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野心
    “现在唐天盯着的,不好下手。ww*w..不过,只要那两个杂种一出圣火岛就好办。唐天不可能整天跟随着。不过,今天唐天也太不给咱们北家面子。居然直接出手轰杀了我们千名精锐。”北方流说道。

    “这仇我记下了,一旦我升级。就是唐天又怎么样。我们要的不是一个圣火城以及十几个岛屿。我们要的是整个武府。”北空一脸枭雄霸道。

    “其实,可以联手药王府。”北方流一脸阴厉的说道。

    “那也得等到我升为正式的神窍一门时才能下手。不然,我最多跟阳亚东扯平。而唐天可是略胜药王府那个老不死的家伙。”北空哼道。

    “阳家可是还有个阳祖。”北方流有些担心。

    “那个半死人就不必顾及了,能治好的话早治好了。现在,恐怕连清醒都难。也许,早死了。阳家无非是在跟别家武府玩噱头而已。”北空一脸嚣张。

    “北家也直接面对那两个畜牲了,这事儿咱们就好办了。

    到时,就是暗杀了他们,只要往北家身上一堆了事。

    最好是武府直压北家,到时,一动乱就是咱们的机会。”赵家家主面对的是一团阴影在讲话。

    “放心,一旦动乱起。我会支持你坐上府主之位的。

    到时,阳家就不存在了。我黑天跟他们有着不共戴天之恨。

    阳祖,你个老不死的东西。

    当年要不是你,我黑天会落得如今这下场吗?

    不过,幸好,我现在慢慢恢复过来了。

    一旦我恢复到能拥有灭杀唐天的能力,先拿他开刀了。”黑影哼道。

    “潘离那小子居然失踪了,我正在抓狂搜捕他。那子母问心针一定要拿回来。不然,一旦败露就麻烦了。”赵家主哼道。

    “那个丁从容也要抹掉,他可是一条能让把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尾巴。”黑影说道。

    “我已经联络上了黄泉门,不过,他们要的是天价。

    说是丁从容、燕青、蓝存钧之流可是武府绝顶天才。

    武府估计有派人暗中盯着的。一旦三位天才被杀,武府肯定会彻查此事。

    如果给他们查出是黄泉门干的就将惹上大麻烦。

    所以,一个人头十亿两,并且,没打折,不二价。

    因为,他们派出的可是脱凡九重楼的金牌杀手。

    一不小心折损一个就是天大的损失。我们赵家最多能出一个人头的钱,二个就掏空我们赵家了。”赵家主说道。

    “另二个的钱我来出。”黑天哼道。

    燕青正在墓帝空间研究子母问心针。

    外罩的盒子是铁岩木制成的,当一打开盒子。一股涛天的杀气扑面而来。

    燕青感觉头一晕,差点直接摔倒。这厮赶紧盒上了盒盖。

    “好恐怖的杀念,你得先摧神法原典形成精神之墙保护住自己才行。

    尔后拆解开天涯明月刀让绝魂双钩出来护体。

    不然,你难以撑受它的杀念。

    不要说炼化他,估计自个儿直接给这杀念吞噬了。”肥猫感叹道。

    燕青照作了,不久,玄塔从府中摧出封冻了自己。

    毕竟,这玄塔可是百极熊修炼出来的。不光是冰意惊人,也是杀念重重。

    再次打开了盒子,这次终于看清楚了。

    盒中躺着一枚针,不过,一细看,应该是两枚针。

    一只大一只小,大者香肠粗大,长一尺,小者就指头粗大,仅有半尺长。

    而且,此针色呈乌黑,不过,乌黑之中又有细沙样的金铸铭纹显露。

    而小针此刻却是完美无瑕的镶嵌在大针腹部,好像一对母子似的。

    电荷磁域罩在了子母针上,龙目一摧往里一透。

    “大胆!”一道火爆的声音传来。燕青看到一团阴气凝成了一个长相粗犷,身穿兽皮,脚踩黑气,长相跟鲁智深有得一比的凶脸大汉。

    “阁下就是黑天?”燕青淡定的看着他。

    可以肯定,这家伙只不过是黑天主魂分化出来的一个副本一丝魂念罢了。

    气势虽说惊人,但没有肉身支撑着,燕青何用鸟他?

    “知道了还不快滚!真要等到黑爷我飚灭了你才爽是不是?”黑天冷笑一场,露出了满嘴的黑牙。

    “黑天,你何时如此好心过了?你是魔道巨孽,居然能放过本人,这可不像你的性格。”燕青淡淡的摇了摇头。

    “小子,黑爷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黑天瞪着燕青。

    “滚出来吧,小爷我另给你安排一个房间,比这里住着舒服得多。”燕青魂气化为大手抓住黑天的脖颈,好像在提拎一只鸭子似的扔进了八宝帝王桌其中一间囚室当中。

    这八宝帝王桌经过升级后,里面的独立空间多达上千个。

    大的能装下湖海,小的仅有巴掌大。

    可以说它是一个级的储物空间。

    只不过,直到目前。里面只能关死物,或者说是跟墓有关系的半活物,比如,禁婆、肥猫之类的特殊东西才能入内。

    “太可惜了。”肥猫吧嗒的流着口水。

    “怎么?”燕青斜瞥了他一眼。

    “这家伙的魂魄相当的强大,估计生前有着神窍四五门左右的实力。

    就是他主魂分化出来的一丝副魂也是级大补品的。

    如果吃了炼化过后,咱们的魂魄以及精神力将成倍增长。

    特别是对我的魔功。”肥猫说道。

    “呵呵,这个你就别想了。我留着他要研究一番。”燕青摇了摇头,看了肥猫一眼,问道,“你说,黑天那家伙难道真的死了不成?”

    “没死。”肥猫想都没想,直接摇头道。

    “这就是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那家伙肯定正躲在什么地方修炼恢复.一旦恢复功力,估计整个永恒武府都将成为他报复的目标。

    因为,当年灭他的是阳祖带的头。

    而且,赵家怎么会有子母问心针,黑天既然没死,此针就不可能落于别人之手。

    因为,子母问心针是相当高阶的灵器,黑天肯定是直接收入身体中的。

    肥猫,你想到了什么没有?”燕青问道。

    “黑天跟赵家有关系。”肥猫点头道。

    “此事太大了,暂时还得保密。不然,如果给赵家现我们知道了他们的秘密。那咱们就是死路一条。”燕青哼道。

    “所以你要研究黑天的分魂,找到制服黑天的法门?”肥猫问道。

    “呵呵,当然,我先炼化了此针。

    虽说我还没能达到神窍境。但是,我的魂魄力量比黑天还要强大。

    所以,我也可能作到分魂进驻此针中。

    到时,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它了。”燕青笑了笑,强行的拆解魂魄,尔后用了一天时间才炼化了此针。

    心意一动,母针一动,子针闪电般的弹出隐没于空气之中伺机攻击目标。

    轰!

    一道黑光升腾,子针已经穿越了十几里的岩壁回到了母针之中。

    “果然强悍,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

    估计就是脱凡九重楼者不小心也会着了你的道。

    当然,人家全身防范着的时候也极难找到攻进去的机会。

    毕竟,你实力还弱了一点。”肥猫点了点头。

    “是谁干的?”黑天突然一声狂吼,涛涛的黑河卷起了高达百丈的巨大狂浪。

    吓得河中水兽们纷纷四窜而去。

    因为,黑天感觉自己失去了跟子母问心针的一丝心灵相通。

    虽说目前还没现此针的准确位置,但一丝心灵上的感应还在。

    只不过,现在,那一丝唯一的感应都失去了。

    黑天怎能不怒?

    黑天担心自己存于针中一丝魂魄给敌人夺走那就可怕了。

    而且,黑天可以肯定。

    存于针中那丝副魂还没给对手灭亡。不然,自己的魂魄马上就将遭受重创。

    只不过墓帝空间太高级了,哪里是黑天之流所能现的。

    第二天一大早,圣火广场还是人头撺动。

    而两块巨物屹立在了广场上。

    一座塔形巨石就用来测试武胎等级的,而另一根石柱是用来测试精神力值的。

    “各位,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临了。谁能最终夺冠?谁能得到王境血宝,谁最有机会获得圣火传承。下边的测试马上就开始了。”大长老王金铠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了鼓惑力,刺激度。

    “第一个,丁从容,先测试武胎等级。”阳凯大声的宣布。

    丁从容抖了抖身上的衣袍,在走过燕青身旁时冷笑一声道,“小子,谁能笑到最后才是真男子。”

    “你还算男人吗?”燕青回应,差点气歪了丁从容鼻子。

    这厮大跨步到了那座塔形物之前,尔后身体一摧。一团影光飞入了宝塔之中。

    不久,宝塔开始亮了。

    而且是从第一层开始。

    1o级……2o级……3o级……

    “不得了,过4o级了。”

    “有啥,还在往上跑。45级了……”

    “丁少加油,51……52……53……”

    最后,丁从容憋得脸通红,武胎品级定格在了53.

    在燕国时,当年的燕王八级武胎都震惊全国了。

    这53级就是在春秋大裂谷也是排名靠前的。

    丁从容收回了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离开了测胎塔。

    他还故意的斜瞄了燕青一眼,哼,“小子,你有这种级数吗?”

    “那可说不准的,没准儿本少突然的人品爆了。”燕青淡然的一笑,丁从容用一对白眼讥讽他。

    蓝存钧踏着稳健的步伐走到了测胎塔前。

    “到4o了,还在跑。”

    “5o……52……53……啊,过丁少了。”

    “58……59……”现场沸腾了,看客们异口同声喊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