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六百零九章 美人肥羊
    “嗯,味儿不错。.我感觉体力又恢复了一些。不过,听说高阶的猫肉味儿不错。啥时有空时一定要尝尝。”白芒舔了一下舌头,用一幅意犹未尽的眼神扫了肥猫跟燕青一眼。

    知道这家伙有神经错乱想打自己主意了,燕青只是一摧力生死符。

    顿时,白芒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赶紧说道,“别,别介啊,我开个玩笑。”

    “下不为例,不然……”燕青冷冷的盯了他一眼,那家伙赶紧陪着笑脸直点头说不敢了.

    这下子貌似相当的顺利,不久,估计下到了地底几百丈深处了。

    “看来,这只百极熊实力雄厚。能在如此厚的冰层下生存,没有强大的实力那是不可能的。”白芒瞅了瞅说道。

    “这火螈丛林又不是大雪山,地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厚实的冰层?”肥猫问道。

    “笨蛋,百极熊是干什么的?他们对冰的感觉最灵敏了。表面没有冰,并不代表地底深处没有。”白芒讥笑道,肥猫气得直挥拳头。

    地下冰层中居然出了许多梦幻般的冰洞,燕青一扫,不下十几个。

    “这下子麻烦了,不晓得他们进了哪个冰洞?”肥猫有些难为了。

    “你鼻子灵,闻一下,但凡有生灵走过的地方不可能不留下一点味儿。”燕青说道。

    “那倒是,这个我倒是忘了。”肥猫得意的一拍肚皮,鼻子抽了几下,指着第三个洞道,“里面有味儿,肯定在里面。”

    这冰洞中的冰气好像有阻挡神识探视的作用,燕青一目几十里在这里仅能作到几百米探视距离。

    一问白芒,他说也差不多。

    因此,三个家伙更为小心的进了第三个冰洞。

    刚进去不久,洞道里居然诡异的飘起了鹅毛般大的雪花来。

    而且,越往里雪花越密。

    不久,轰隆隆一声巨大的震响声传来。

    “快跑!”白芒一声大叫,身子往旁边一侧窜了出去。

    顿时,一股可怕的卷风袭卷而来。它带着满洞的雪花冷得令人睁不开眼。

    而一股令人窒息的冰意布满整个冰洞。要是你不溜走的话肯定直接给这股子冰意冻僵。

    而燕青即时施展了八极分光术,也不晓得穿越到了什么地方。

    抬头一看,雪花没啦。

    好像穿越进了一个另外的冰洞之中。

    再一扫,能见度仅有几百米左右。而肥猫跟白芒都不见了。

    现左侧面红影,一团飘带凌厉的拂过。

    “张大美人,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勾离的声音阴阴的传来。

    “勾兄,我说过,在她死前得让我享乐一番。”云端的笑道。

    “好,我答应过你。不过,你也答应过我。里面的宝物我占六成你四成。”勾离哼道。

    “咱们都过誓的,放心,六成归你。”云端浪笑着。

    又是一阵噼哩啪啦的打斗声传来,接着就是粗大的喘气声。

    张大美人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燕青一看,整一个惨字了得。

    此刻,以前傲如冰霜,艳赛桃花的张大美人却是罗衫凌乱,头蓬散。

    也有点走光,连裙子都给扯破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她正冲向了自己。

    救还是不救……

    “你救我,宝物全给你。”张大美人看到了燕青,此刻是病急乱投医。好像逮到了救命稻草。

    不过,燕青并没答应下来。

    毕竟,要面对勾离跟云端两个脱凡六重楼颠峰强者,战一个有胜算。战两个有可能丢命。

    这个太不划算,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你是不是男人。”张大美人愤怒的叫道。

    曾经何时有男子对他如此,平时自己就是骄傲的孔雀。

    是男人供着的对象,平时看他们就像是一堆臭.

    今天貌似自己也给人蔑视了。张大美人的愤怒可想而知。

    不过,此刻洞中雪花翻卷,行动迟缓。张大美人先跑,后边追击的人给落下了百米距离。

    而洞中能见度低,燕青又躲在一个角落处,他们俩个注意力全给张大美人吸引住了,所以,也现不了。

    “是不是男人,如果你愿意让哥试,哥就出手。”燕青冷冷道。

    “你个混蛋,你休想。”张大美人愤怒的咆哮了,当然,用的是密音,外人听不到。

    “呵呵,他们离你仅有八十米了。你是选择让云端那畜牲糟蹋后再死还是选择让哥爽一把你再复仇于他们。你自己看。”燕青半眯着眼。

    “我让你爽!不过,爽过后你不帮我你就不是人。”张大美人在咬牙骂人。

    “哥答应你了,如果爽过后不帮你哥我不是人。”燕青笑道,手一卷动。

    于是道,“你先冲过去,要装得像些,要全面的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因为,哥我要先打下闷棍。”

    近了。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天涯明月刀次出击,无情环音波一响。

    勾离跟云端顿时一愣。

    够了,哥要的就是要让你们愣一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刀气,恐怖的刀气。

    哧!

    一刀破空斩两人,滋啦!

    想不到两人在箭不容的瞬间各整出了一面盾形物往前一挡,结果,天涯明月刀哧溜一声插进盾形物中央劈在了两人大腿上。

    两声咆哮过后,两人大腿上一片鲜血。

    而雪花一卷,燕青抱着张大美人已经穿越到了另外的冰洞之中。

    “我是春秋大裂谷第一高手万象老祖的亲传弟子,他待我如亲生女儿。回去后我定有重报。”张大美人看了燕青那略带点色意的眼神,赶紧说道。

    抬靠山出来了!

    这是某小国常用的下作手段。

    “我知道。”燕青一脸淡定的看着她。

    “你知道就好,我这人说话算数。你先给我护一下法,我恢复一下。”张大美人好像唆使下人一般喘着粗气想站起来尔后坐下打坐恢复体能。

    “呵呵,你你恢复过后就是我挨刀之时。那什么的报酬,哥无福享受。”燕青笑了笑。

    “你想怎么样?”张大美人豁然转头看着他。

    “你说呢?”燕青抱紧了她不松手。

    而且,两只手正好抱在了肉鼓鼓的地方。

    两颗草莓夹于指缝之间令人有些心猿意马。

    “我……我是女儿国国君之女张若兰。

    你真有这个意思的话可以问我母亲提亲。

    我可以先给你一个信物。今后,这女儿国国君之位就是你的了。

    因为,母亲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没有儿子。”张若兰又想玩虚的了。

    而且,眼圈儿一红,令人万般的疼爱。

    不过,这一招某岛人士早就用烂了。

    燕青从那边来的,自然熟习。

    “呵呵,我只信奉生米煮成熟饭。”燕青摇了摇头。摸了一下张若兰手臂上隐藏着的守宫砂。

    噼啪!

    一道爆响声传来,张若兰身上孔雀之火突然杀出烧向了燕青。

    “啊……你……”张若兰突然全身惊挛般的颤抖了起来。呼哧一下,她尖叫道,“混蛋,住手。”

    可是太晚了,身上衣裙全给燕青一把圣火烧光光了。

    而且,燕青这厮火劲控制得级的捧。只烧光了衣物而皮肌丝毫未伤。

    一具的羊羔呈显,令人喷血。

    “我只是小惩你一下。”燕青收敛了笑意跟色目,冷冷的盯着她。

    “唉,你来吧……不过,你讲话要算数。你要向我母亲提亲。”张若兰闭上了能令人颤栗的美目,她躺在了地下,胸脯剧烈起伏着。一颗晶莹的泪珠儿悄悄从眼眶中流了下来,顺腮而下,嘀嗒一声落在了地下。

    不过,良久,感觉对方并没进一步的动作。

    张若兰不由得睁开了眼。

    顿时,一愣,现对方居然正在擦拭着一把怪刀上的血迹。他很细心,很专注。

    “你这是什么意思?”顿时,张若兰豁然坐了起来,脸涨得通红。

    貌似,自己绝美的身材,绝美的脸蛋被对方无视。在他眼中,还不如他的一把刀。

    女人哪!

    特别是高傲的女人。

    你要玩她她要跟你拚命,你真不玩她的时候她反倒失落,甚至愤怒。

    “我在安抚我的刀。”燕青头也没抬。

    “我还不如你的一把刀吗?”张若兰气坏了,杀人般的眼光盯着燕青。

    而且,此刻全部展露出了极品的诱人。

    令人喷血的青春之气扑面而来。

    “对于一个要杀我的女人,她就是再美又如何?因为,她不懂恩情。而我救了一个要杀我的女人,我相当的后悔。”燕青淡漠的说道。

    “你是救了我,可我也用身子报答你。你要知道,对于一个女子来讲,身子往往比命还重要。”张若兰居然走到了燕青面前,距离他就一尺之短。

    只要燕青肯抬头,一尺之前就是令人喷血的芳草桃源以及上面高耸的胸峰以及生命之肚脐。

    “身子比生命还重要,为什么你不选择死?”燕青还是没抬头,淡漠的说着,还在继续擦着天涯明月刀。

    “唉……你不懂。你真不懂。我活着并不是为了我自己。为了她,我宁愿活着比死还痛苦。”张若兰叹了口气。

    “好吧,我相信你。先把衣服穿上。”燕青抬起了头,一脸玩味儿似的看着她极品。

    “你个混蛋,不许看。”张若兰尖叫一声,醒悟过来,赶紧手忙脚乱的掏出了衣裙穿上。

    “看一眼跟看十眼有区别吗?”燕青色笑了一声,张若兰整张脸又通红了。她赶紧穿上了衣裙。

    “色痞子!”张若兰啐了一口。

    “你们想挖什么宝物?”燕青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