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五百五十六章 非你莫属
    “你在说我吗?”女子冷冷问道。  .

    “你说呢?你一个大姑娘。就这样子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帅气的男子。而这帅男还是斜躺在船上。这船就是我的床,你说,你懂礼数吗?”燕青说道。

    “帅,就你。一个小屁孩子而已。”女子的眼中充满了鄙夷。

    “那只能说是你的眼光角度有问题,看到没。月影、寒凌都抢着为我洗浴。”燕青甩了甩头,一脸拽拽的样子。

    “是不是也想要我宁红玉也给你洗浴陪澡?”女子就是宁红玉,宁家主的掌女。宁府真正的大小姐。药王城第一美人儿。

    “你就是宁红玉?”燕青斜瞄了她一眼。

    “当然。”宁红玉挺了挺高耸的胸脯,那地儿颤栗了一下,燕青心也收紧了一下。

    此女,的确有着惑人的美。月影、寒凌跟她比,只配提鞋子的份头了。

    “呵呵,药王城第一美人儿。雄性们心目中的梦中情人。”燕青貌似不为所动,倒是令得宁红玉愣神了一下。

    她甚至怀疑自己好久没出去是不是没有人气了。

    “你见到我了,晚上是不是也会作梦。”宁红玉居然嫣然一笑,顿时,百花盛开一般,赏心悦目。

    女人哪,宁丁叫她过来照顾燕青的生活起居她不乐意。

    可是,一旦自己的美貌被无视的时候虚荣心又在作怪了。反倒激起了她的野性。

    “作梦,为什么?”燕青决定狠狠的先踩她一脚。

    “难道你不明白?”宁红玉有些恼了,脸涨得都微微有些红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讲的话什么意思?”燕青装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男人?”宁红玉气坏了,感觉被蔑视了。

    而且是给一个心目中的小屁孩子,一个武道弱者鄙视了,堂堂药王府大小姐哪受得了?

    “难道你要试一下?”燕青面上故意的闪过一道猥琐。

    “呸!”宁红玉瞪了他一眼.

    “呵呵,是不是还得外加上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可惜的是哥我不是狗,是人,是药王府请来的帅哥丹师。”燕青还是那幅懒洋洋提不起劲头的吊吊儿,玩的就是宁红玉。

    “不不不,你不是狗。你是一只疯狗。”宁红玉一句话出,燕青彻底给噎倒。

    “你晚上过来就是为了讲这句话是不是?”燕青问道。

    “你认为我该过来跟你花前月下是不是?说白点,你还不够那个格。

    我宁红玉欣赏的男子还没出世,那是青年才俊中的盖代强者。

    非脱凡境,而且,年岁过4o的不考虑。

    就你,要修炼到脱凡境,胡子应该全白了会不会到都是个问题。

    并且来说,就你那点可怜的丹道本领只不过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所以,你不在我的入选之列。甚至,你连入选的门槛都跨不过。”宁红玉还真称得上上尖嘴利牙。差点把咱们牛粪哄哄的燕老大贬得一文不值,体无完肤。

    “呵呵,你能炼制出五阶半的玉容丹吗?兴许你可以尖嘴利牙。但是,哥的玉容丹将是让你青春永驻的良方。你敢说不用哥的玉容丹吗?”燕青旋即一笑,一脸高调的盯着她。

    “放心,你那五阶半的本小姐没兴趣。”宁红玉继续打击燕某人。

    “好了,哥累了,要休息了。”燕青又躺进了船里干脆要闭眼。

    “我如果回去父亲会生气,所以,为了完成父命我又不能回去。不过,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机会。”宁红玉说道。

    “没兴趣。”燕青三个字一出,宁红玉气坏了。感觉脖子一紧,燕老大已经给宁红玉一把从船上像提拎鸭子一般抓到了空中。

    “你敢说对本小姐说的机会没兴趣?”宁红玉凶巴巴的了,貌似,马上就要河东狮吼。

    “没兴趣就是没兴趣,你就是躺哥床上哥也懒得瞧上一眼。不满意是不是,你是高手,立即捏死哥就是了。”燕青点尘不惊,照样子那股子懒洋洋味儿。

    嘭嘭嘭……

    并不是燕老大给某女虐了,而是燕老大清晰的听到了宁红玉愤怒的心跳。

    “呵呵,本小姐现在对你产生了一点兴趣。放心,就一点点。远远达不到入选的高度。”嘭!这里燕老大屁股生痛了。

    因为,给宁红玉砸在了船上。奇怪的是那只老旧的船居然纹丝不动,倒是令得燕青吃了一惊。

    重新审视起这条老船来,此刻,才现。这船好像有秘密,貌似,它居然是一船灵器级的飞舟。

    捡到宝了。

    得想办法把这船也顺走才是。

    毕竟,飞舟在春秋大裂谷可是高档飞行器。一般都是门派有大事时用一下,私人没几个从佬能拥有它的。

    再抬头一看,美人儿早无影无踪了。

    “唉……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燕青淡淡的吟着,船儿此刻居然随着词意在一漾一漾的。

    怪事了,刚才给狠砸了一下居然没动静。念句诗词居然能让此船荡漾,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难道这船也能听懂诗意?

    燕青对这旧船是越的兴趣了起来,开始研究它了。于是,电荷磁域罩住了整艘船。

    这船整个外形像是一轮弯月,有点像是威尼斯小舟。

    两头尖尖中间低。

    半仙力摧入进去。

    此刻,船上镶嵌的一对蓝宝石居然微微一亮。燕青顿时一惊,这对蓝宝石不正像是湖底下见过的那一对太阳般的双眼吗?

    只不过它是蓝色的而已。

    轰!

    燕青好像掉进了什么陷坑中似的。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绝美女子。

    吗滴,又是女尸一个模子。

    燕青惊呆了。

    它吗滴宿命又来作怪了。

    难道她就是舞妃,就是湖底下给万婴阵困住的那位。活脱脱的另一个有血有肉的李梦如。

    “你终于来了……”女子叹了口气,一脸忧怨的盯着燕青。

    “我……我好像不认识你吧?”燕青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带着美声颤栗。

    “呵呵,认不认识不都一样吗?你要帮我出来。”女子说道。

    “你是舞妃?”燕青问道。

    “嗯,他们叫我舞妃,我就是吧。”舞妃眉头皱了一下。

    “不是听说十万年前宁非子要逼你合道双修,结果你投井了。”燕青相当的好奇。

    “呵呵,那是他们的说词而已。

    当年我预感到了宁非子要冲我下手。所以,我把一对眼留在了船中。

    即便是宁非子布下了万婴子母阵,想借我的先天阴极道体修炼。

    不过,他们十万年了都没能得逞。包括现在偶尔会来一下,那个叫宁北远的老狗。

    只要我不愿意,谁也夺不了我的阴.”舞妃说道。

    “你的阴是留给有缘人的是不是?”燕青问道。

    “嗯,他就是你。”舞妃说道。

    “我,为什么选择我?天底下比我帅气的男子多得海里去了。”燕青摇了摇头。

    “呵呵呵,没有理由。我就是你的。”舞妃一脸淡然庄重。好像理所当然,燕老大真有股子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凭什么说你是我的,咱们根本就不认识。而且,你是十万年前的人了。咱可是才十七岁啊。”燕青心里有股子恶寒,这十万年的老处女居然要嫁给老子。

    这是个什么怪念头。当然,从容貌看她保持着十八岁的青春。

    她的美貌太成熟,宁红玉跟她比,只是一枚青涩的咸橄榄而已。

    “年龄不是问题,时间也不是问题。这不需要理由,我早说过。”舞妃还是那股子非你莫属的调调儿。

    “我靠!”燕青摔倒在了船里。

    “别倒,其实,你救了我的话对你来讲好处多多。”舞妃说道。

    “好处,还多多,到底有多少好处。”燕青问道。

    “就连作为王境强者的宁非子都想得到我的先天阴体。

    其实,他是想得到我的阴。这个阴是老天给我的一种特殊能量。

    不论修炼什么功法都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而只要得到了我的阴就可以把这些危险控制在最低点。

    而且,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很多不能圆润的武技功法,套路都可以圆润起来。

    至于修炼度可以翻一倍至二倍。对于一个强者来讲,一天分成两天修炼,那能多出多少的修炼机会来。

    而凡人一世只有百来年,而强者都想拥有永恒的生命。

    所以,他们得不断的追求天道。只有不断的突破自我,突破境界,才能拥有永恒的生命。”舞妃说道。

    “以我目前的实力不可能救得了你,如果你有特殊的法门我可以考虑。”燕青说道。

    “现在就有一次机会,万婴子母阵每千年都会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出颤栗。

    到时,是它防御最弱的时候了。而这个月的月圆之夜就是它千年颤栗的时候到了。

    到时,你想些办法出最强攻击。而我在里面配合。

    到时,里外一体。也许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你得想办法拖住宁北远那匹夫,不要让他的神魄出窍进入阵中。

    不然,有他在,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舞妃说道。

    “对了,我现宁丁手中有八块春秋石母作为控阵石。我的这三块是不是一样的。”燕青打开了一道墓帝空间让舞妃看了看自己的石头。

    “当然不一样,他的炼制过。不过,十万年过去了。我已经琢磨出了万婴子母阵的布阵以及突破办法。只要你也有八块春秋石母我可以先把控阵密纹传给你。尔后你想办法刻录进去。”舞妃说道。

    不久,一大堆信息以密纹方式钻进了燕青脑袋之中。

    另一个燕青在墓帝空间专门琢磨万婴子母阵了。

    燕青现,此阵还真是歹毒。万婴是子,而舞妃是母。子母连心,虽说不是亲生的。却是能让你产生亲情,到最后,欲罢不能。

    而且,婴儿连成级攻防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