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丁氏家族
    “你们俩个不如就在这洞府中修炼怎么样,这里灵气比外边多。  .而且,房间也多。”燕青说道。

    “不了,我们该回哪里就回哪里。这是规矩,当然,在突破的关键时刻会过来打扰一下的。”刘宇晨坚决的拒绝了。

    “对了晓生,你来这么久了应该知道岛上有没专门换炼器物品的堂口?”燕青问道。

    “天菊岛上没有,因为,天菊岛以为培养新生为主。

    而永恒武府又不是专门的炼器武府。不过,离天菊岛最近的飞马岛上集市,一天船程,岛上还有丹药店以及器物店。

    主要是方便周遭武子去那处地儿换取。可以用银两交换,也可以用实物交换。

    每隔一定的时间段还有重要物品以及高阶丹药的拍卖会。

    周遭五十来个岛屿的武子以及府民们都会到该岛上换取。”白晓生说道。

    “晓生,你打听一下幽冥洞鬼鱼是怎么回事?”燕青问道。

    “这个不用打听了,前天晚上闲聊时就听我隔壁刘东那家伙讲起过这事儿。

    幽冥洞在黑岛上的黑河之中。里面阴气很重,令人胆寒。

    曾经就有不小心掉进去的武子直接给吓破胆的。

    那里面相当的诡异,好像是通往地狱的黄泉河一般。

    有人说看到过一条鱼,但是,那鱼神秘莫测。

    不管你怎么样抓都抓不到。甚至有念气境武者好奇进去探查,结果成了疯子。

    也有人说过,脱凡境强者都在里面迷了路过。

    不过,燕少问这事儿干嘛?”白晓生有些怵的说道。

    “那个赵副岛主要整我,就是住进这个洞府安排的必须完成的任务。”燕青冷笑一声道。

    “吗滴,这根本就是把你往死里整啊。不能去,实在不成干脆搬出洞府,总比丢了命来得值。”白晓生骂道。

    “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为什么赵副岛主一直要针对燕少?人家堂堂内府长老啊,跟你一个新人计较个什么?”刘宇晨想了想说道。

    “能猜到一点,据零蛋蛋说原先暂借这个洞府修炼的蔡原是赵家的表亲。蔡原被我打断了腿骨,赵家自然要为他出头的了。”燕青说道。

    “给强大的赵家盯上了,燕青,这事麻烦了。”刘宇晨皱紧了眉头。

    “不光赵家,现在连乐家都恨上咱们了。

    不管了。人死卵朝天,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们卖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

    如果能给某家有实力的内府长老看上收为亲传弟子的话咱们就找到了靠山。

    到时,就是赵家乐家也得掂量掂量。

    不然,真逼得老子没路走的话狗急了也跳墙,大不了鱼死网破。”白晓生恶狠狠的说道。

    “除非是核心长老,不然,内府长老也不拥有跟赵家乐家相抗的实力。”刘宇晨说道。

    “这个不一定,其实。各大武府都很复杂。

    那些有份量的内府长老往往身后站着的就是某个大家族。

    这里面千丝万缕的,关系复杂着。没有靠山基本上就玩不转。”燕青摇了摇头。他看了白晓生一眼,道,“晓生,你平时多留意一下,看看牛憨笨被派到什么地方打杂了。唉,这九阶的生肌膏哪里有?”

    “九阶,太高端了。那种生肌膏基本上就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绝世药材才能炼制成功。就是白骨也会长肉的宝材。

    而且,咱们这地带根本就没有能炼制九阶丹药的高阶丹师。

    据说在木极域中央地带是有,不过,那地儿离咱们这里相当的遥远。

    在武道界来讲,我听老头子讲过。咱们燕国那一片地带根本就是武道修炼的贫瘠地带。

    因为土地灵力稀薄,造成药材也高端不到那里去。

    从尔造成了一系列的影响,没有高阶神兵利器,没有高阶丹药.

    自然,也出不了高端强者。这是一条武道修炼的链条,缺一不可。”白晓生摇了摇头有些感叹。

    “燕少,这种事急也没用。咱们只能等了,但愿憨笨吉人有天象。”刘宇晨安慰道。

    白晓生两人走后,燕青进入修炼室,这次修炼的项目就是吸收先天阳火。

    因为,燕青想让爆魔术进入新一层次,实现四倍叠加。

    到时,就是遇上念气初境强者也有一战之力了。

    “你要闭死关,为什么,谁刺激你了是不是?”飞天岛岛如其名,它好像一只展翅膀正在飞翔的雄鹰一般盘居在浩渺的圣湖之中。岛上居民三十万,主要以丁姓为主。

    此岛就是千年下来永恒武府第一强者丁同祖师的出生地。也是丁氏家族的源地。一上岛就能看到高达百丈的丁同雕像。

    而丁月月一回到家里就冲着母亲吴芳说道。吴芳一愣之后赶紧问自家这个宝贝女儿出了什么状况。

    丁氏家族不入武府六大家族排名之中,但是,其真实实力并不比乐家赵家差的。只不过丁氏家族比较低调而已。

    而且,要论名气丁氏家族因为出了一个丁同这个春秋大裂谷的伟大强者,所以,更盛它们一些。

    当然,这跟丁同当年有规定有关系。树大招风,虽说丁氏家族出了一个丁同。

    但是,丁同就怕自己离开之后会给丁氏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毕竟,当年丁同雄霸春秋大裂谷以及周遭地带。名气是打出来的,但同时也结下了不少仇家的。

    丁同在,他们不敢有动作。丁同一走,那可就说不准儿了。

    “我就是要闭死关,而且,要求族里给我一颗六阶的升境丹。这次不突破绝不出关。”丁月月嘟着嘴儿,气鼓鼓的。态度空前的强硬,坚定。

    “呵呵呵,谁惹着我家宝贝啦?为父马上去打断它的腿。”这时,走进来一个红光满面,一脸霸道,双眼开合有神的中年男子。

    此人叫丁东方,丁月月的父亲。丁东方可是现任丁家家主丁泰的大儿子。年仅才六十,但已经是脱凡境强者了。

    丁东方这家伙在永恒武府护短是出了名的,曾经就为了女儿打断了赵氏家族一个直系族人的腿。

    结果,丁、赵两家为此恩怨还争斗了十年之久。最后还是武府出面调停才不了了之。

    “这事不要父亲你插手,一个混蛋的新人色狼而已。”丁月月哼哼。

    “新人色狼,什么意思?他非礼你了是不是?如果真有,老子割了他那吊玩意儿。麻痹的,那个混蛋敢招惹我家宝贝?不管是谁,就是阳铠的后人都不成。老子跟他死磕。”丁东方一听,顿时脸圬了下来。那是连甩狠话,这家伙,护短是出了名气的。

    “不是非礼,父亲你别乱想。不过,在切磋中那个混蛋狠踩了我一脚。”丁月月赶紧解释一下,知道父亲脾气暴燥。

    真不解释一下的话恐怕燕青会给直接活活打死。到时,恐怕就是柳岛上都救不了他。丁月月,本性还是善良的。

    “切磋,跟谁切磋。还有,踩你哪里了?”丁东方可是不好忽悠,一声冷哼,脸板得像是门板,的。

    “这个……”丁月月脸儿一红,这话可是说不出口。

    “你不说也成,我马上传讯问一下零蛋蛋或王拈儿。你们三个狐朋狗党的经常在一起的,我才不信他们会不知道。”丁东方当即摸出了传讯符,丁月月没办法,只好如实招了。

    “什么?你被一个新人踩了屁股?”丁东方那瞪绝对瞪得像一对铜铃,一脸的讶然,一脸的不信,一脸的莫名其妙外带一脸的气愤。

    “这一届还有如此强大的新人?月月,你可不能乱讲。你现在已经先天四级了,新人中能把你打败的,这怎么可能?就是当年丁同祖宗也最多他那个样子了。难道他比丁同祖宗还要天才。我才不信。”母亲吴芳也是一脸的不信模样。

    “我当时大意了,而且,让了一只手。并且把功境压制在了先天三级。哪晓得他轻功如此的高明,居然能一跳三百米。而且,飞窜起来像闪电鱼一般快。结果,大意之下失手。”丁月月一脸郁闷外带愤怒。

    “我知道了,这是升境丹,你好好闭关修炼。至于说那小子,我会修理他的。”丁东方说着就要出门。

    “父亲,我的事不要你管。如果你乱管的话我不认你了。”丁月月在后边喊道。

    “呵呵,放心,你父亲虽说脾气火爆。但是,他是粗中有细的。欺负一个新人,这种事他干不出来。咱们是什么人,丁氏家族的。这是荣耀,老祖宗的荣耀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吴芳笑着安慰女儿道。

    丁东方一转身来到了父亲丁泰住的院子里。

    丁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武府大名人,脱凡七重楼强者。

    并且,武府光明委员会成员之一。永恒武府的光明委员会还凌驾于核心委员会之上的。

    当然,这个委员会一般时候都不会露脸。只有遇上级大事,有关武府生死存亡时才会启动的。

    当然,光明委员会的委员们全是级强者。没有脱凡七重楼你就别指望着能进去。

    “东方,有什么事进来说就是了。”丁东方正准备先招呼一声等待令示,不过,里面已经传来了丁泰的声音。于是,进了大厅。

    现父亲一个人正斜躺在大厅的床榻上喝茶。丁泰虽说一百岁了,但面色健康,看上去三十来岁左右。

    感谢一下蓝存钧那成为本书第一大盟主,为此。狗子将每天四更,六天爆二十四更。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