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就地全杀
    “造反,谁敢杀我们张家人就是天王老子都不成。.废话少说,把他们几个拿下。谁敢反抗就地格杀!”张喜来一指燕青,顿然,几十个先天强者攻了过来。

    强大的先天真气形成可怕的风暴浪潮袭卷而来。

    嘭嘭嘭……

    一阵轰响声响起,大地在颤抖。空间在惊挛般的泛起了无数扭曲着的波纹。

    柳军跟展飞尽管全力相抗。奈何对手太强大了。而且,张喜来带来的人中居然还有先天四五级强者。

    自然,几拳之下,燕青一伙全给砸翻在地狂吐鲜血。

    而张喜来阴笑着带着人抓向了倒地的燕青一伙。

    “小畜牲,我要先踩烂了你胯下那条吊东西。”张喜来阴厉的哼着一脚抬起狠踩了下来。

    “哪个敢动八王子,立斩不饶!”这时,空中一只金鹰如疾射的箭一般降落下来。

    老远,一道金色剑斩划出一道长达几丈的剑弧斩向了攻向燕青的先天强者。

    轰!

    张家人联手组成剑阵轰击过去,金色剑斩给轰成了碎渣散尽。

    而金鹰鸟上落下来的面具人给震得倒飞到了百米开外,而那只六阶的金鹰鸟却是没能逃脱厄运,直接给轰成了血雾爆开。

    不过,给银衣面具人挡了一剑倒也让张家的进攻停滞了一下。

    “上,不管了,就地格杀。”张喜来大吼一声,几十位强者猛击了过来。

    面具人独木难撑,三招之后给十几个张家人合力打翻在地鲜血狂吐。

    连面具都给打碎了,露出了一张腊黄的脸,自然是受伤的原因造成的。

    “别急八王子,我们来了。”这时,空中传来一等侍卫副侍卫长赵权的咆哮声。

    赵权可是赵春芳的堂叔。旋即,十几个一等侍卫从空中排成阵势攻向了张家人。

    顿然,现场混乱成了一片。

    轰隆隆的爆响声不绝于耳,空中剑光飞腾能眩瞎人的眼。而面具人胸口一片鲜血,但他紧紧的死死挡在了燕青面前。要是有人敢攻过来,相信面具人会以死相拚的。

    不过,十几个一等侍卫在张家狂猛的攻击下不久都伤重倒地。

    虽说单论个体的实力差不多,但也架不住张家人多。人家是三个打一个,不败才怪了。

    “畜牲,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张喜来残酷的笑着,其中那个功境最高的先天五级强者如大鹰一般飞抓向了燕青。

    这要是给抓中肯定肚烂肠流死得不能再死。

    面具人猛扑而上,在空中剑光酒下一片鲜血。

    面具人闷哼一声倒地,胸脯口一片鲜血,连内脏都露了出来。

    倒不是说他不敌张家那位先天五级强者,主要是面具人先前在张家人的合击之中就受了重伤。

    眼见燕青危险了,而燕青摧了爆魔术蓄势待。只到此刻燕青也没有甩出乘洪给的那块令牌。

    不过,就在这时候。空中一道冷冷的哼声传来。

    “你们在本院门口打斗真把本院当摆设了是不是?”随着哼声,那位抓向燕青的五级强者给一巴掌直接煽得滚落于二百米开外,而且,半边脸皮都直接给煽飞掉了。鲜血淋淋,好不恐怖。

    强大的气势从空中压将下来,现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死亡临头的感觉。

    “放箭,攻击!”张喜来今天是铁了心了,也可以说是张家人给张飞斌的死冲昏了头脑。

    张中成痛失爱子之下也是豁出去了。再加上大王闭关,就是燕王出关的话到时燕青已死。燕王也得掂量一下跟八海钱庄死磕的下场。

    当然,活着时又不一样。作为一国之君,肯定会拚死保护儿子的。

    “哼,真拿本院不当本院了吗?”那人坐在金鹰鸟上真生气了,抡起拳头朝着张家拿着弓箭的十几个先天强者扫横了过去。

    啪啦啦……

    拳罡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不过,这道弧线虽说美丽,但它却是死亡弧线。

    十几个家伙飞了出去,而且,直接在空中不是断腿就是断手或打爆了脑袋瓜。

    现场弥漫着一股子恐怖的血腥味儿,血雾涵盖了周遭上百米方圆之地。

    看着刚才还鲜活着的十几个先天强者此刻全下了阿鼻地狱。

    所有强者都震撼了,全吓得停下了脚步。

    此刻,众人终于看清楚了。居然是镇国武院的唐院长,面对这位燕国武道界的泰山北斗,所有人都感觉脊背好像有冰风在吹着,凉嗖嗖的。

    而张家带来的剩余的几十号高手全都啰嗦着退了好几步,不敢仰头看空中的唐森。

    这些家伙都明白,刚才自己等人都在鬼门关上转悠了一圈,脑袋还能挂在脖颈上已经算是千幸万幸的了。

    “唐院长,燕青杀死我侄儿张飞斌。一命还一命,这是我们张家跟他的事,请不要插手。”张喜来还要嘴硬,硬着头皮争辩道。

    “废话,你们真尊重过本院了吗?

    燕青是我唐森唯一的亲传弟子。大王定下的诸君。

    在斗兽场签定死战文书的是张飞斌,死了跟他何甘?

    张家人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了吗?敢赌就要输得起。”唐院长冷冷盯着他,那家伙条件反射般的缩了缩脖颈退后了几大步。

    “没错,张家人胆敢动王子殿下一根汗毛,王室将出兵灭了张家。王子殿下,我燕举来了。”这时,一道敞亮的声音响起,远处飞来了一片飞鸟,如彩云一般滚滚而来。

    不久,在八郡王燕举带领下,王室禁军中的高手以及一等侍卫倾巢而出。

    这下子双方对峙着了。而唐院长的坐骑悬停在空中倒像是来当裁判的。

    不久,远处居然传来了轰隆隆急促的马蹄踏地之声,大地都在惊挛般的颤抖着。

    飞沙滚滚,烟尘腾开而起不下十来丈高。不久,一片金甲在阳光下闪动,道道金气冲天而去。

    燕王室侯爷中排名第二的霸主飞天侯燕成带着三千金骑军降临。

    燕侯一块令下,金骑军训练有素的立即分成四块排出了兵阵,上百把强大的能射杀先天二到四级强者的灭先孥对准了张家人。

    顿时,张家人全都色变。

    这些金骑军可是驻守燕都的铁骑。个个精英,跟现代社会都卫戍部队一个角色的。

    而且,天子脚下,这些家伙全是狠角色。一声令下,就是王侯将相照样子射杀,就更别说你只是财大气粗的张家人了。

    “张家高手倾巢去了一半多,八海钱庄京城总庄抽调走了一半多高手。好机会啊。”老板娘一听,立即拍座而起。

    “小姐,刚接到密报。张家高手被唐院长镇住了。

    现在已经给禁军跟王室侍卫团合围了。按八王子的脾性,灭杀他们应该不可能。

    毕竟,这事还牵扯着八海钱庄。

    再则说了,这么大的事肯定也得等到大王出关处理。

    估计会先扣押待处理。所以,对咱们来讲却是一次千栽难逢的好机会。”花斌单膝跪地说道。

    “成江,你说呢?”老板娘斜瞄了一眼也是半跪着的叶成江,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出来。

    “动手,灭!只要能抢走八海钱庄二成的银两咱们就赚了。

    过后咱们在作些小动作搞一个通兑风暴。

    自然,肯定会扰乱了八海钱庄的金钱往来生意。

    到时,八海钱庄拿不出金银来就有好戏看了。”此刻的叶成江像是一只要噬人的凶狼。

    “小姐,八海钱庄虽说一直都没露出什么高人来。但是,属下相信。钱庄中肯定有一到二位念气初境之类的强者守护着。只不过没到摊牌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露面的。”花斌说道。

    “呵呵呵,咱们先出兵潜伏于八海钱庄以及张家周遭。不过,攻击的时候等我的号令。”老板娘嫣然一笑,如傲雪的寒梅绽放,花斌跟叶成江吓得赶紧低垂下了头。

    就怕看了过后忍不住会露出那怕是一丝色相来那肯定得吃耳光。

    “小姐,时机稍纵即逝的。假如他们回返就将失去这次机会。”花斌有些急了。

    “呵呵,花斌成江,我跟你们打个赌。八王子绝不会像你们所讲的只暂扣。”老板娘一幅胸有成竹相。

    “难道不敢扣不成?”叶成江问道。

    “错!”花相雨伸出水葱葱的兰花指朝天一斩,看了两个一脸迷惑不解的手下,道,“我敢赌,八王子肯定会下令灭杀张家跟钱庄高手!”

    “他敢吗?那样一来将彻底得罪张家跟钱庄。

    到时,八海钱庄之怒根本就不是燕国王室所能承受的。

    并且来说,八王子现在还没正式成为燕国储君。

    八郡王跟飞天侯也会想到这一点。

    不可能按八王子一个小小的王子的意思办的。

    不然,到时,大王出关。这责任谁也担待不起。”花斌立即表示了不同看法。

    “没错,我也如此认为。两位头领为了王室尊严肯定会同意暂扣钱庄以及张家高手的。”叶成江点了点头说道。

    “废话少说,你们看着。驻守八海钱庄的念气境高手肯定会派出一位到燕青的现场处理事务。马上安排人手包围钱庄跟张家。是否出击听我号令。”老板娘突然的脸一板手一挥,叶成江跟花斌一抱拳匆匆而去。

    不久,一大批脸上涂得有迷彩颜料的黑影悄悄聚拢了八海钱庄跟张家的豪华新宅院。

    “全部拿下!”分管宗人府的八郡王燕举一声令下就要动手。

    “慢着,不必拿下了。”燕青突然一摆手。

    “八王子,不拿下放他们走也太便宜他们了。

    这些家伙太无法无天了,在光天花日之下居然敢动王子殿下你。

    让他们如此胡搞下去那还了得。今天是八王子你,明天也许就轮到某位王爷或娘娘都有可能的了。

    王室威严何在。全得关入天牢才是。”飞天侯燕成一脸严厉而激奋的说道。

    “是啊八王子,不能辜息了他们。全拿下等大王出关再处理。”八郡王点头说道。

    “两位都是国之重臣,你们讲得太对了。

    为了维护王室威严,为了王室成员安全,为了国家安全。

    不必拿下了,对于胆敢灭杀王子的重犯没有情面可讲。

    这批人全是造反者。八郡王,按王室祖制,对于攻击灭杀王室成员的造反者应该怎么样?”燕青一脸冷凌的问八郡王。

    好多兄弟打赏,感谢一下:

    大漠烟霞天佑盛世中华命运不堪浮华的我石头记札永远的叶凡伴允一生牛憨笨qhxz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