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七十章 京机五鼠
    如果老板娘一直以这幅表情出现的话那她就是一个傲世的冰山美人,如广寒宫月宫仙子嫦娥一般的清雅,有股子令人高不可攀自惭形愧的感觉。  .

    “你这玉片哪来的?”老板娘问道。

    “噢,老板娘对它感兴趣?”燕青淡然一笑,决定跟老板娘玩神秘。

    “呵呵,我见过类似的玉片。只是好奇而已。”老板娘那月宫仙子般冷傲表情只是一现即化了,马上又换成了那幅能迷死你不要钱的勾魂表情来。

    “噢……”燕青顺手把玉手塞回了裤兜里,道,“咱们开工吧,材料在哪里?”

    不过,燕青现。自己在塞回玉片的一瞬间老板娘的神情又变了一下。

    “咯咯,就在床旁。”老板娘居然玩味儿似的一笑。

    燕青走了过去,现材质是木质的。这就好办得多了,相同的材质好贴。于是,当他熟络的把木质画一块一块的先铺在地面上审视一下时顿时整个人都呆了。

    为嘛?

    “你……你这是干什么?”燕青指着画讲话都有些结巴了。

    “咯咯咯,我喜欢。我要天天把它压在身下。”老板娘笑着,眼中露出的是裸勾引神情。

    “我贴还不成吗?”燕青火了,埋头苦干了起来,不久就把画贴好了。哼道,“请把丹药拿出来,本王子没空要走了。”

    “我先试一下舒服不舒服……”老板娘妖精样的笑着躺在了新贴的画上。

    一会儿翘翘腿儿提提臀部。一会屁股在燕青的脸上磨蹭一下。燕青气得脸都绿了,当然不是老板娘真的把屁股贴自己脸上了。

    而是指床上贴的画,因为,那画描的就是燕青的画像。也不晓得是哪个能工巧匠画的,居然十分的传神。老远看的话还真以是燕青的蜡像躺在床上。

    因为,那画居然有着3d效果,立体感相当的强。燕青都怀疑那位画师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也是穿越过来原本搞立体影像的美工。

    幸好老板娘搞的燕青贴床画还穿得有衣服,要是来个画像那可就糗大了。

    “嗯,舒……服……”老板娘居然梦幻般的呻吟了一声,尔后扔给燕青一个袋子。

    燕青看都没看匆匆下楼像逃命似的窜出了香满阁。

    “那不是八王子吗?又进老板娘房间了。”柳笑那骚包货抬头一看顿时讶然。

    “简直是王室的败类。”七王子燕华啪地一声巨响伸掌拍碎了桌子。他一幅气急败坏模样,自然是引起别人注意。尔后借舆论的威力来修理燕青了。

    这效果果然级的好,顿时就吸引来了满楼食客的眼球。

    “你们知道不知道啊?”这时,一个家伙贼头贼脑出现了。

    此人叫李飞,人称飞天鼠,京城五鼠之一。善长攀壁爬岩穿室入户,其实,就是一盗贼罢了。跟燕子李三差不多角色。

    据他吹嘘说是连国师大人夫人上茅厕时的屁股他都看过。王宫几位娘娘退了妆的素容都瞧见过。所以,别看他那幅贼头贼脑不着调的长相,但人相当的有名气。

    后来都惊动了燕京府六扇门四大名捕其一出手,不过,此人轻身功夫太厉害,一直抓不到人。结果,那名捕夫人的短裤衩都给挂在了燕京广场上示众。

    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窜,四大名捕愤然之下同时出手。

    不过,事越闹越大。结果更惨,四哥俩几位夫人的内裤肚兜等妇女专用之物都给写上名字挂在了广场上。

    四大名捕气得直磨牙,可是拿这家伙没办法。因为,他来无影去无踪根本就找不到人。

    此人还有一个能耐就是只要他出现都会带来一些惊艳的花边新闻。

    “飞天鼠,别磨叽了。赶紧把事说出来给本王子听听?”七王子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

    “这事儿还跟八王子有关系,不过,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知道的。”飞天鼠瞄了七王子一眼,说道。

    “拿去,一千两够了没有?”燕华一把把银票拍在了重新换上的桌子上。

    “嘻嘻,好嘞。这事儿真跟八王子扯上关系了。你们刚才是不是看到他从老板娘的闺房出来啦?”飞天鼠神秘一笑。

    “看到了,好像走得很急。”有好事者说道。

    “不是走,是窜出来的。难道里头有什么危险不成?倒是奇怪得很。”另一个老兄摇头晃脑的哼道。

    “这就对了,八王子现在买不到丹药了。”飞天鼠说道。

    “狗屁,有银子还怕买不到丹药?”有人哼道。

    “你不懂,他得罪了回春阁。而回春阁联手各大药店包括南门地摊市场,谁敢卖丹药给八王子回春阁就要抄了摊位。”飞天鼠说道。

    “那八王子岂不是惨啦,没有丹药怎么修炼?”柳笑拖长声音一脸的幸哉乐祸啊。

    “现在又有来处了,就是香满阁的老板娘提供的。说是贴画换丹药。而且,这次贴的画相当的……”飞天鼠讲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

    “赶紧说啊老兄?”有人急了。

    “对对对,赶紧说出来,这画儿怎么啦?”

    “有屁快放,本王子一千两是纸张是不是?”七王子都生气了。

    “那画是木头制成的,而且,效果逼真。是京机第一画师张大三的手笔。而且,据说老板娘把此画送到丹师公会又合上一些材料铸制过。整张画贴上去的话跟真人一样。”飞天鼠口沫横飞的说道。

    “又是墨竹图不成?八王子贴的墨竹图的确效果惊艳。可惜咱家没钱请不动他,不然也整一幅贴堂厅上就牛叉了。”有位兄遗撼的摇了摇头。

    “不是,这次那幅画居然画的是八王子。而且,是贴在老板娘的闺房的大床上的。那床很大,将近一丈。”飞天鼠摇了摇头,一脸暧昧神情。

    “啊,八王子的画像贴在床上。那岂不是天天将给老板娘压着睡了?”有人惊叹的尖叫道。

    “嘿嘿,你们说呢?”飞天鼠得瑟的一挺胸脯伸手拿走了桌上的一千两。

    “伤风败德,伤风败德啊……”楼上包厢里有老学究正吃饭,一听,那是摸着胡子大声的摇头叹息好像自己刚死了儿子似的。

    “这种画八王子居然也愿意贴?就不怕天天闻老板娘臭屁吗?”有人惊叹道。

    “呵呵,那是香屁,人家八王子喜欢闻味儿。”飞天鼠这话儿刚落地,突然,卟卟两声微响。飞天鼠跟讲臭屁的另一个男子尖叫了一声,嘴上全是鲜血。而几颗门牙给打落滚在了地下。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是谁出的手。

    后来仔细一瞧,居然是两粒黄豆。

    高手!

    所有人脑子里嘎蹦出了这句话来,而飞天鼠跟那个男子吓得赶紧朝着楼里作了个躬说了声得罪扭头就跑。连地下掉落的牙齿都顾不及捡了。因为,此等高手要他们俩个的命的话那是易如反掌了,惹不起啊。

    难道是老板娘干的?

    应该不是,因为,京城所有人都知道老板娘不会武功。

    “真是衰气。”一出来肥猫不满的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