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好女婿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斩草除根
    皇城东面的明召坊,里面尽失高官显贵们的府邸。其中有一家四进的高门大宅,正是恭顺侯吴惟英的府邸。吴家本是归顺的蒙古人,第一代恭顺侯是跟着永乐帝靖难的功臣,后在洪熙朝进封恭顺侯,一直传承了两百余年。两百多年的京师贵族生活,使得吴家早已没有了一点蒙古人的影子,各方面已经和汉人无异。

    内宅的书房,这一代的恭顺侯吴惟英正对着儿子恭顺侯世子吴克明大发雷霆。

    “混账东西,是谁让你如此胆大妄为,竟然白天派人刺杀那陈越?若是刺杀了也就罢了,偏偏还让他逃了去,你嫌咱家还不够倒霉吗?还是想让万岁爷把你爹头上的这个侯爵也免了去?”

    吴惟英气的脸都青了,刚被免了京营提督的位置,转眼儿子又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若是被陛下知道了自家参与刺杀之事,真是爵位丢了都是轻的。

    “爹,自从有了这姓陈的,我先是比武输了三万两的银子,然后您又丢了京营提督的位置,咱家派人在西山开的煤矿又被他查封,您让我怎么能忍下这口气!”吴克明气愤的叫道。

    “怎么就忍不了,这京城里的勋贵又那么多在西山开煤矿的,就连东厂提督王之心都开了,怎么没见人家动手?偏偏你的笨蛋,别人一忽悠你就上了,你是不是傻?”

    真正让吴惟英生气的不是儿子策划了刺杀,而是被别人忽悠着挺身自己上了,刺杀陈越的十余人一半都是吴家的家丁,都是从江湖上搜罗的好手,结果死伤了干净没杀到人还惹了一身骚。

    “爹,您不用担心,镇远侯世子、西宁侯世子他们都派人参加了刺杀,成国公世子朱高贤虽然没有派人,却向儿子传话,会帮着摆平这件事情。爹,难道您不知道,今天有十多个御史言官以及朝廷的大员,都上奏弹劾了陈越,他们把这次刺杀说成了是陈越嚣张跋扈惨杀和他冲突的路人呢!”吴克明兴奋的叫道。

    “哼,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你们露出了那么多的破绽,只要皇帝下令,以锦衣卫的手段,自然能够查明事情的真相。我问你,咱们的人都撤了没有,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吴惟英担忧的问道。

    “人都撤了,我已经安排他们离开了北京,用的武器都是京营制式武器,也没什么特殊的,应该牵连不到咱家。不好!”吴克明脸色一下子白了。

    “怎么了?”吴惟英的神色也紧张了起来。

    “为了确保刺杀成功,我收买了那陈越的两个伙计,许诺他们给以百户的官职,让他们帮着把陈越引入陷阱。虽知道其中一个临战反水,这才使得刺杀功亏一篑,那个反水的被当场杀死。另一个,另一个却不知去向。当时陈越有强援杀来,兄弟们急于撤退,竟然谁也没注意那个叫麻杆的怎么了。”吴克明脸上满是沮丧。

    “那麻杆知道你们的身份吗?”吴惟英沉着脸问道。

    “知道的,是咱们府上管事吴福策反的他,麻杆好像和吴福认识。”

    “你这混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漏洞!”吴惟英简直被气疯了,“你还不赶快去派人寻找那麻杆的下落!不,先把吴福宰了尸体处理掉,然后再把麻杆等知情者全部杀死,斩草除根!”

    “是,爹,我这就去,我亲自去!”吴克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答应着,快步跑出了房间。

    ......

    夜幕降临,喧闹了一天的北京城终于安静了下来,一盏盏灯火逐渐熄灭,整个城池大半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行七八个黑影悄悄的行走在安静的宣武门大街上,然后又转入了一条胡同。

    “世子爷,那就是那麻杆的家。”一个黑衣人指着前面一栋普通的房屋低声道。

    “查清楚了吗?麻杆是否回来了?他家有几口人?”吴克明低声问道。

    “回来了,手下兄弟亲眼看到麻杆进了家,再没有出来。他家除了麻杆以外,还有他老娘,以及他哥嫂,连同他哥嫂的儿子共五口人。”

    “嗯,去吧,记得把麻杆留下我有话要问他,其他全部杀掉,斩草除根!”吴克明阴冷的吩咐道。

    “是!”

    五六个人快步向宅子奔去,只留两个人跟在吴克明身边护卫,到底是身骄肉贵的世子爷,这种厮杀的场面他没必要参与。

    一个人蹲在了地上,另一人踩着他肩膀翻上了墙头,然后从里面打开了院门,然后吴克明看到手下顺着打开的院门进了院子。没过一会儿,院内便传来了闷哼以及低声惨叫声,不过声音很低若是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

    “这帮兔崽子,干这事倒是拿手。”吴克明笑了,觉得差不多了,便带着两个从人向院子走去。他要亲自审问那麻杆,是如何逃脱的,有没有对别人泄露了秘密,不问清楚终归不能放心。

    刚进了院门,便有很大的血腥味传到鼻子里,想必是麻杆的家人已经被全部杀掉,这帮兔崽子干活倒是满利落的。

    “怎么不点上蜡烛?”见到面前的房间黑洞洞的一片,吴克明站在门前不悦道,这瞎灯灭火的进去太不方便,再说杀人已经结束并没有惹出多大动静,即使点上了蜡烛又有什么?

    “是!”隐约间一个人在屋里答应了一声,然后便有一点火光闪现,然后便有一支蜡烛燃起,吴克明满意的点点头,借着蜡烛之光终于走进了屋里。

    “麻杆呢,留没留下他的命?”吴克明刚说了一句话,就听到“咯吱”的声音,身后的屋门突然被关上,然后便是两声闷叫,吴克明霍然转身,便看到跟着自己进来的两个随从的身体正缓缓往地上滑落,而两个狞笑着的男子正捂着随从的嘴巴,从他们身体里拔出血淋淋的短刀。

    “啊!”吴克明一声惊叫,却被一脚踹倒在地,然后一支蜡烛缓缓移动了过来,照亮了吴克明脸的同时,也照清楚了围着他五六个人的脸庞。看着这几张陌生的脸庞,吴克明知道自己掉入了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