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推棺 > 第三百零零六章 寻访闺蜜红巷里
    李秘并不否认宋知微的取证结果,但人总不能无端端就自杀了,为了甚么事情会自杀,这件事是否足以造成她自杀,这必须是要搞清楚的。

    在宋知微的卷宗里头,余水莲自杀前几日,曾与温老三有过争吵,因为温老三对她从来都百依百顺,这一次吵斗,便让她受不了,这才选择了自尽。

    那卷宗里头也有温老三的供词,说自己埋怨妻子不该留宿闺中密友,说能留在别人家过夜的,都不是好女人,让自家婆娘提防一些,可余水莲却不以为然,还与温老三争吵起来,温老三一赌气,便睡在了码头仓库里,两天之后气消了,这才回家,没想到妻子却已经悬梁了。

    这或许也勉强能够说得过去,但在李秘看来,余水莲能够获得如此良好的街坊口碑,必定是个玲珑的高情商女子,心理素质又岂会差劲到动不动就自杀?

    或许这在理刑馆大部分人看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李秘却并不会这么想,因为他不是古代的人,思维方式和宽度深度,到底是有所出入的。

    这几个书吏也是暗骂自己,好端端的为何要谈论这一茬,眼看着就要点卯散衙,结果又让李秘抓了壮丁。

    不过李秘眼下是理刑馆红人,宋知微早上才给他们解释过李秘默默的付出,赡养曹建安等人的家属,他们对李秘也没了成见,反而因为自己对李秘的冷漠和鄙夷而感到抱歉,此时也就只好忙活起来。

    几个人到卷宗库去,非但将这一年来的类似案件都找了出来,也找了不少关于其他府县的邸报。

    当他们将这些卷宗和邸报送到李秘签押房之时,外头已经天黑了,李秘也有些过意不去,与他们道歉了几句,才放了几个人离开。

    眼下大堂号房里的书吏都走了个一干二净,整个理刑馆比鬼屋还要清净,李秘很快就排除杂念,一心钻到了这案子上来。

    他查阅了这些卷宗,几乎每个自尽的女子,卷宗腔调都与余水莲相差无几,仿佛在他们看来,女人自杀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竟然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来!

    古代女子讲究三从四德,似吕坤这样的大儒,不也写了一本闺范图说,教天底下的女人怎样的才叫好女人么?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们对女子的这种姿态,才使得这些案子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李秘将卷宗看了又看,终究是看不出甚么眉目来,这些女人背景不同,现状也不同。

    如果硬要寻找共同点,那便是这些妇人都是已经成了亲的,丈夫也都不经常在家,都有三五个闺中密友来派遣寂寞,仅此而已。

    除此之外,这些女人各有不同,有富家太太,也有寻常人家的荆钗妇人,甚至还有尼姑庵里头的师太!

    若没有温老三来闹,李秘仍旧在签押房里头,看到这样的卷宗,估摸着也会和其他人一样,随意点判勾画,便报上去了。

    可温老三如此一说,李秘倒是如何都放不下,这些卷宗里头既然说了,这些女子都有闺中密友,那么为何不通过这些闺蜜来调查自杀的原因?

    既然是闺中密友,便该是无话不说的,尤其是余水莲的闺蜜,竟然亲密到可以留宿温老三家里,引起温老三吃醋,可见她与余水莲的关系是有多亲密了,既是如此,为何不问问这个闺蜜?

    念及此处,李秘便将卷宗夹在腋下,拄着刀鞘,便走出了签押房来。

    这刚走出来,迎面便碰到了宋知微,他想必也是刚刚加班结束,一脸的疲倦,见得李秘,也是笑了笑,朝李秘道。

    “贤弟也是够勤奋,不过你也是在外头游荡够久了,再卖力本官也不会给你加俸提薪的。”

    宋知微如此调笑着,显然没有将白日里的争端放在心里,李秘也笑了,朝宋知微道:“宋兄不也是现在才散衙么,难道也是为了让知府大人给你升官加薪?”

    宋知微也笑了,不过他眼尖,一眼便扫到了李秘腋下的卷宗,当即就摇头道:“贤弟也是够戮力,这签押房里措置不完,还要带回家去?”

    李秘本不想告诉宋知微,但想了想,这桩事到底是要让这个上官知晓的,便如实告道:“我想去探访一下温老三,顺便到余水莲这闺中密友那里去问几句话。”

    见得李秘仍旧没撒手,宋知微果然皱起眉头来,若说其他案子,牵扯到倭寇之类的,李秘办得确实漂亮,可余水莲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民妇,这样的女人在苏州府里遍地都是,实在没什么可疑之处,李秘揪着不放,宋知微这个主官脸上需是不好看。

    “贤弟又是何苦?你哥哥我虽然不如你有才华,但到底是当了不短的推官,大小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案子已经没悬疑,为何还要继续追查?”

    李秘也坦然,朝宋知微道:“我觉着卷宗上所述,余水莲与温老三争吵,并不足以让她自尽,这该是常理才对,为何人人都视若无睹?”

    “这市井街头多少汉子对婆娘三天一顿大,一天三顿骂,可曾见过多少个女子果真想不开去自尽?缘何到了这余水莲身上,这就不可疑了?”

    宋知微也苦笑一声,朝李秘道:“贤弟你在苏州府多久了?”

    李秘也不知道宋知微为何如此发问,但仍旧朝宋知微道:“宋兄这是明知故问,你是想说我不了解余水莲的为人?那些街坊邻居可都是有口皆碑,这些可都是你们亲笔写在卷宗上的……”

    宋知微却摇了摇头,朝李秘道:“我并未说你不了解余水莲,而是你并不了解温老三……”

    “温老三?”

    “正是!”

    “这温老三家中原先是书香门第,到了祖父那一代便破落了,他父亲没读书,他也没读书,便衰败凋零。”

    “他父亲死前,花了一些钱,买了个女孩儿给温老三当童养媳,便是这余水莲。”

    “温老三将余水莲一手养大,却看顾得极其严格,便是与男儿多说一句话,温老三都不会给她老脸色看。”

    “他确实不打不骂,但余水莲不敢违逆他,并非因为余水莲温婉驯服,而是惊惮于他的淫威!”

    “愚兄说这温老三脑子不正常,不是说他悲伤过度,而是他脑子真的不太正常,他时常怀疑余水莲在外头偷人,却又拿不出证据来,整日里臆断妄想,余水莲根本就是他的禁脔!”

    “你知道此人的丑恶面目之后,还想继续查下去么?”

    李秘听完也是为之愕然,温老三的悲痛是真实无伪装的,因为他真的心疼余水莲,但他的丑恶扭曲心理,却是李秘不知道的,但同样也是真的,只是没在李秘面前表现出来罢了。

    虽然宋知微不知道这个名词,但李秘听完这一切,却还是涌上心头,那便是冷暴力!

    温老三虽然没有打骂,但却有冷暴力,又是控制狂,如果真如宋知微所言,那么余水莲自尽,也并不是那么诡异奇怪了。

    然而李秘却仍旧是想不通,他朝宋知微道:“既然温老三是这么个人,余水莲也忍耐了这么多年,为何偏偏选择这个时候自尽?这里头到底还是有个应激点的吧?”

    “应激点?”宋知微对这个新鲜名词也有些疑惑,李秘便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说,总归有个原因,使得余水莲毅然决然地做出最后的选择,这个原因到底是甚么,必须要弄清楚,清楚之后,整个案子也就清清白白,再无疑问了。”

    “所以,请宋兄再忍让我一夜,让我弄清楚这个原因,否则我是不会罢手的!”

    李秘如此一说,宋知微也是摇头苦笑,朝他说道:“好吧,本官就陪你走一趟,也好让你死心,教你也知晓,这苏州府可不只有你李秘会查案!”

    宋知微如此一说,李秘也是难为情,朝宋知微道:“宋兄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宋知微也知道自己揶揄得过分了些,当即也不再提起,而是朝李秘道:“我知道,咱也不多说,我这就带你去寻人。”

    如此说着,宋知微便带李秘离开了理刑馆,走到了街上,才发现街上以及弥散着极其浓郁的年关氛围。

    那夜市上花灯如昼,大红色充斥着视野,到此都是买卖年货的,一些个草头班子也开始在预热,街头热闹非凡,河道上的画舫也是传来歌乐之声,仿佛水都是粉红色的,河风吹来的都是胭脂味。

    李秘也不看这些,他之所以留在签押房,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对过年的抗拒。

    他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虽然在这里已经出现了他在乎的人,需要去守护的人,需要去维持的关系,朋友,兄弟或者好友,但他终究是少了些归属感的。

    所以他不愿意参与过年的活动,因为这会让他想念后世的日子,会让他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外人,像个人间游魂一般格格不入。

    宋知微见得李秘脸色不对,直以为他还在思考案子,也就不再谈及街上的繁华,而是朝李秘道。

    “这余水莲也没甚么朋友,毕竟温老三看管极严,与她交厚的闺中女友名唤魏楚娘,据说是来寻亲的,住在城西红鸦巷……”

    “红鸦巷?”李秘总觉着这地方有些耳熟,但一时半刻又想不起来,直到他看到了宋知微脸上别有深意的笑容,他才恍然想起,这红鸦巷可不是姑苏城里有数的烟花柳巷之一么!

    这红鸦巷里并无高大青楼,里头多半都是暗窑子,也就是那些生计无依的孤寡女子出卖皮肉的红灯区。

    这也就难怪温老三会大发雷霆了,他本就控制着余水莲,生怕别的男人将余水莲给抢了去,这余水莲竟然还跟一个住在红鸦巷的女人成了闺中密友!

    这红鸦巷是甚么地方!魏楚娘敢住在红鸦巷,又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余水莲与这样一个女人往来,也就难怪温老三不放心了!但凡良家女子,谁见了这样的女人,不得躲得远远的?

    宋知微以为自己解决了李秘的迷惑,殊不知他越是提供细节,李秘便越是觉着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