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47章 刘整万户与赵嘉仁水军的第一战
    “以后你就是军眷会会长了。秦会长,辛苦你了。”在家里,赵嘉仁用乐观的态度和妻子打趣。

    秦玉贞并没有被逗乐,她只是沉默的握住赵嘉仁的手。身为大宋的高官就有高官的义务,赵嘉仁也无法避免。就在赵嘉仁以为这种沉默会继续下去的时候,秦玉贞叹道:“三郎,成亲前我就知道你在鄂州立下大功,杀的蒙古军积尸如山。见到你的时候,你绯袍银鱼袋,真的是光鲜体面。可到了今日我才知道这份光鲜背后却是分离。”

    赵嘉仁其实很想劝妻子开心,然而秦玉贞的话让赵嘉仁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最后他只能说道:“我会尽早回来。”

    “真的?”秦玉贞问。

    “嗯……”赵嘉仁沉吟片刻然后答道:“我若是两年不归,你就可以去官府和我离婚。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即便是心情沉重,秦玉贞还是被赵嘉仁的话给强行逗乐,她忍不住扑进赵嘉仁怀里,捶打着赵嘉仁的肩头。虽然说的话是玩笑,但是引用的法律却是真的。大宋虽然没有什么夫妻双方感情破裂就能离婚的说法,但是大宋法律规定,若是家里的丈夫离家两年不归,妻子就可以去当地官府要求离婚。从法律上看,大宋很多地方已经非常人本化了。

    不管心中多么不舍,出发却无可避免。赵嘉仁亲自带队,在这种时候让家属看到家人并不是猪羊般被赶上战场,而是在素来有威名的赵嘉仁赵知州带领下上战场,这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即便如此,分离的码头上也是哭声一片,弄到干部们各个脸色不好看。赵嘉仁也没有责备任何人,他先是下令各部队列队,接着命道:“我军此次出击为国为民,临别之时给大家唱首歌以明志!就唱大刀行进曲吧!”

    这些日子以来,部队中开始教这首曲子,学校学生们在街头宣传抗击蒙古侵略的时候也要唱这首曲子。赵嘉仁下令,各部队就服从命令。

    ‘大刀向鞑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爱国的同胞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部队列队之后,已经有了军队的肃杀感。歌声在各个部队响起,还是这样一首节奏明快,内容质朴的歌曲。战斗的感觉更浓,那些哭泣的家属原本感觉着亲人上战场就要九死一生,有了歌声的带动,即便只是微弱的感觉,他们也隐约意识到他们的亲人是要去战斗。码头上那种送葬般的感觉也被冲散一些。趁着这样的时刻,赵嘉仁就率队上船,部队还算是平稳的出发。

    船队抵达嘉兴府,嘉兴府的船厂已经建造出大票的军船。部队一边在梅雨季节里面艰难的训练,一边在梅雨季节中帮助造船厂以最大效率开工。等梅雨季节结束,总算是凑起基本量的内河战斗舰。

    船队运载着部队与物资逆流而上前往湖北,在鄂州做了短暂修后沿着汉水北上。过了郢州之后,就进入蒙古人控制的地区。船队就在曾经阻止夏贵的蒙古城寨附近停下,此时福州磨制镜片的技术水平大增,有水力机器之后,镜片磨制器节省不少人力。不仅高级军官们有望远镜,中级军官也都拿起望远镜观望城寨。

    城寨里面最令人瞩目的自然是报告中反复强调的回回炮。这是一种对重式投石机。以前的投石机都是利用扭力投放石块,射程不远,投放的石块也不多。这种回回炮则是利用杠杆原理,在投石机的杠杆前端放一个巨大的木箱,里面放上石块,杠杆的另外一端的巨大托盘上放置要投射出去的石头。发射时候无需巨大的扭力,只要往前端的大木箱里面多放石头,再用拉绳的方式开始加速,就可以利用重力将石块投射出去。

    军官们都学习过杠杆原理,见识过回回炮的图纸以及模型,此时亲眼看了回回炮的实物,大家很轻松的理解了要面对敌人什么样的武器。一时间众人倒是很想看看这玩意的实际投掷距离到底有多远。不过心里这么想想,嘴上却不敢提出如此过份的要求。这是打仗,己方的船只被击沉就没办法交代。

    蒙古城寨里面的人也许是感应到了赵嘉仁船队中军人的想法,又或者只是想对宋军船队示威。投石机开火了,还连续投掷了三颗石弹。观察员立刻报出距离,“报告,根据观测,蒙古军的投石距离有一百步。”

    一百步是大概150米,这数据与军官们的估算差不多。

    “这么近,岂不是和我们的两斤炮一个射程么?”

    “不不,看石弹的重量,无论如何都得有30斤吧。威力比我们的两斤炮要大。”

    “这么大的家伙才投射30斤,我们的火炮要是这么大,至少得能投放300斤的炮弹。”

    ……

    众说纷纭,赵嘉仁从这故作轻松的话里面能够听出众人的担心。在这时候谁不担心呢。

    “进行测量,准备明日战斗。”赵嘉仁下了命令。

    第二天,测量工作刚开始,汉水上游就来了打着刘字旗号的军船。包围襄阳的蒙古军分成三大集团,位于汉水西岸的有张弘范军与阿里海牙军。张弘范在北,阿里海牙在南。位于汉水东安的是阿术与刘整军。这支军队比较靠南,扼守汉水。整个三大集团的北方则是蒙古地盘,并不存在宋军。

    刘整万户接到报告,又有宋军水师前来救援,很自然的就领着水军前来应战。双方打了照面,刘整并没有从宋军那边看出什么不同。现在汉水上的军船外形都一样,火炮的制式也相同。

    通过前些日子与大宋水军的交战,刘整越来越有信心,他立刻下令船只前去交战。刘整的部下们随即扳动船桨,向着大宋水军驶来。

    这些日子的战斗经验被仔细总结,最后得出一个‘快、稳、狠’的三字诀。

    ‘快’就是行船要快,这样才能让船队最大程度避免被宋军击中。而且刘整发现只要他的船队行动变快,那些大宋水军就会忍不住率先发炮,使他们的火炮提前进入过热阶段。

    蒙古水军按照之前的经验认真操作,加上他们是顺流,很快就把船速加到很可观的程度。刘整看到对面宋军的反应好像颇为迟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住了,见到刘整水军这么快速冲锋,他们竟然离开了深水区向着岸边的浅水区行进,大有对蒙古军避其锋芒的意思。

    很好!刘整心里面想。既然对手有些怂了,就该蒙古军发挥‘稳’的优势。那就是稳定开炮,不求击中对方,只求大乱对方的阵型。

    而‘稳’之后就是‘狠’,趁着宋军混乱之时快速靠近宋军,在近距离开炮。

    用了这‘快、稳、狠’的三字诀,刘整这些日子以来的水战基本都是胜利。

    ‘嘭!’‘嘭!’刘整对面的宋军开火了。

    冲在前面的蒙古军船被一枚炮弹击中船身中央,那炮弹直接在船身上砸出一个大洞,水从大洞里面滚滚而入,那艘船顷刻就开始下沉。

    ‘嘭!’‘嘭!’‘嘭!’赵嘉仁船队进入浅水区之后由桨手们停住了船只。蒙古军船划得快,宋军炮手对着几乎是匀速直线运动的蒙古军船持续开炮。

    每一门炮上面都有望山。不是三点一线的那种简单货,而是双圆形的那种望山。学过物理当中速度与加速度并且通过考试的炮手们都知道,在水面上双方的位置是不断变化的,完全直接瞄准并不可靠,需要有一点点的提前量判断。

    当然,只知道这种原理并不够,赵嘉仁在训练炮手上花掉的火药大概是刘整训练的二十到五十倍之间。

    刘整并不清楚他对面的这支军队是用钱铸造出来的,他所能看到的是这支宋军的炮手们几乎是弹无虚发,随便几炮打出来,蒙古军的军船就有一艘要中弹。宋军的炮击速度不能算快,频率却非常稳定。那熟练的动作让刘整想起了好几年前的往事。他那时候还在大宋下当军头,朝廷推广的新水军军船与火炮,临时教员就是赵嘉仁的麾下。那时候赵嘉仁的麾下讲,‘炮击要匀速,稳定’。

    刘整的第一波派出十二艘军船,眼前的宋军正在匀速稳定的不断击沉刘整的船只,没多久火炮停下轰鸣,刘整的十二艘军船已经全部中弹开始沉没。那些宋军军船则驶入深水区,船上有人拿着挠钩套索,开始把落入河里的蒙古军抓起来。

    眼瞅自己的落水部下被抓,刘整热血上头,喝道:“第二队,第三队出发。把咱们的人给救回来!”

    一个多个时辰之后,刘整带着第六队与剩下一半的第五队拼命撤入岸边城寨回回炮的射程内。蒙古城寨内的投石车也开始威慑的不断投出石块,试图阻挡大宋水军的追击。

    赵嘉仁的船队也就停在蒙古回回炮的射程之外,六十几艘船在江上抓俘虏,岸边的陆战队也把游到岸边的蒙古军给抓起来。

    刘整万户麾下的蒙古水军采取的是赵嘉仁设计的船只,每艘船上满员有25人。刘整一队有12艘船,就是300人。之前结束的水战中,刘整的三支船队被完全击沉,他派遣船只尝试救援落水人员,又被击沉了一支半船队,四支半船队可是1350人。

    虽然没有见到刘整的表情,远远观战的赵嘉仁能理解刘整会做出一步三回头的船队操作。要是赵嘉仁也遇到这样的损失,他的心情必然与刘整一样。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最后抓到了多名俘虏,收集到200多尸体。战争中想彻底杀光敌人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再不利的局面,总是有些幸运儿能够得到命运的垂青逃脱战场。赵嘉仁也就满足了这样的战果,他下令继续进行测绘工作,为之后的战争做准备。

    第二天,赵嘉仁的船队再次出击。从早上忙到晚上,只在望远镜中远远看到了上游有隐约的蒙古水军军船身影。然而整整一白天过去,刘整万户的水军都没敢与赵嘉仁作战。

    第二天晚上,负责甄别俘虏的赖至善前来找赵嘉仁,“知州,被抓的蒙古俘虏已经甄别完毕,这是名单。”

    赵嘉仁接过名单后却没有立刻看,他答道:“有点出身的留下,没什么出身的都砍了。”

    “有出身的只有几十人,剩下一千多人都杀了?”赖至善皱着眉头说道。

    “都杀了!”赵嘉仁回答的很果断。

    见赵嘉仁态度坚定,赖至善叹道:“埋他们可要费好大劲。”

    “嗯……”赵嘉仁觉得这话非常对,此时的挖掘工具大多是木质的,可埋尸体需要深埋,劳动量很大的。他思忖之后答道:“那就让俘虏自己挖些坑,用他们挖的坑埋他们。若是觉得砍头比较累,那就枪决。”

    有了高效手段,赖至善只用了不到36小时就完成了沉重的工作。在他前来禀报之时,军事会议也完成了攻克蒙古堡垒的计划。

    “诸位,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不断在野地里与蒙古人作战。这样的作战环境艰苦,战斗辛苦,大家需要时时刻刻打起精神与敌人作战。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战争。以前蒙古军在野战上胜过我们,所以他们想到哪里就能到哪里,我们只能通过江河山脉等地形去限制他们,只能通过死守城池城寨去阻挡他们。现在我要求诸位掌握野战知识,在野战中也能够胜过蒙古军,从而彻底压倒他们!你们,有信心么?”

    赵嘉仁说完,自己都觉得很有问题。这与其说是战前动员,还不如说是一篇说明文。而最后的鼓动根本就是老师对学生的发言么。

    下面这帮人的反应果然如同赵嘉仁所料,也软绵绵的。

    “有。”“知州,我们有信心。”“有信心。”众人的回答零零落落。

    啪!赵嘉仁一掌拍在桌上,他大声喊道,“是男人的就别这么说话,有信心还是没有信心,都给我一起说,大声说。”

    这样的刺激起到了效果,众人明显看着更有精神。他们的回答也变得有力与整齐,“我们有信心!”

    “跟着我讲,我们有信心打败蒙古人!”赵嘉仁开始喊口号。

    见赵嘉仁如此坚定,部下的回应也很坚定,“我们有信心打败蒙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