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西游之问道长生 > 第一百三四章 谁是你道侣
    青丘秘境之中。

    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空落下,天地之间,视线一片苍茫。

    三道人影一前两后,踩着曲曲折折的碎石小径,向前走去。

    朦胧烟雨,如纱如雾。

    正是深秋时节,就应该是一个多雨的季节。

    “陆公子,就在这里了。”

    苏青璃一袭素色衣裙,身形高挑婀娜,素手撑着雨伞,犹如葱管的纤纤十指,蔻丹明堪琉璃。

    此女鬓发之间别着一朵淡白色的娇弱花瓣,素雅洁白。

    在一株榕树下,缓缓顿住步伐,回过身来,对陆北柔声说道。

    她的眉眼之间尚有一股萦绕不散的哀伤,那一张雪腻莹润的脸颊,更是憔悴。

    回头见陆北神思悠远,苏青璃展颜一笑,一双凤眸清寒不减,可这笑容分明却有几分凄婉的味道。

    此时,已经距啸月妖王一行祸乱青丘狐国,过了七八天。

    若按凡人之中的风俗,今日正是苏萍的头七。

    深秋的风,带着丝丝的凉意,吹散了苏青璃的鬓发。

    陆北一袭素色书生长衫,气质冷清,不避风雨,那一双平静而清冽的目光越过雾霭雨雾,投向脚下江面对岸之上的一座祭坛。

    六角祭坛之上,六根布满铜锈的铜柱,延伸出六根黝黑的符咒锁链,紧紧缠绕着一个类似奇门兵器,月牙铲的兵刃。

    这兵刃静静立在那里,在逐渐凄迷的雨雾之中,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冰寒气息。

    陆北目光湛然,没有说话。

    三圣公主杨婵也是默默站在一旁,不过一双妙目,则是时不时以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苏青璃。

    此举自然引得青丘长公主苏青璃的暗暗蹙眉,玉容之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心道,此人好不知趣。

    杨婵明眸微动,似乎也感受到苏青璃的厌恶,也不再看苏青璃。

    而是以神念传音向陆北道:“陆北,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闻言,陆北转过头来,望着杨婵,同样以神念传音道:“怎么,不喜欢这里?”

    “不是。”三圣公主纵然此时以一身男装打扮,可仍是眉眼精致如画,仿若翩翩浊世公子,贝齿咬了咬下唇,解释道:“就是想回去了。”

    陆北无声笑了笑,目光一瞬不眨地注视着杨婵,出言宽慰道:“待取走封月洛水,咱们就回家。”

    闻言,杨婵眼睫轻颤,平静的心湖荡起一圈圈涟漪。

    不知为何,就是松了一口气,纷乱的心绪也渐渐宁静下来。

    就在这时。

    六角祭坛之上,好像遥遥传来狼的阵阵嘶吼之声。

    陆北心中一动,凝神观看,却见那柄封月铲晃动不止,黑色波纹向四方蔓延,铜柱伸出的六根锁链哗啦作响。

    同时,他能感应到血脉深处炼化啸月妖王的精血,突然悸动不止。

    陆北面上就是露出一些疑惑。

    “陆公子,这封月洛水不定时就要如此……所以,平时都是以禁咒困附的。”

    见此,苏青璃撑着一把油纸伞,迈着盈盈步子,走到陆北身畔,轻声说道。

    “原来如此。”陆北忽而感觉到身旁有阵阵幽兰香气浮起,眉头皱了皱,沉声说道:“长公主殿下,可否将封月洛水的禁制解开了。”

    “那是自然,封月洛水已是陆公子之物,青璃这就去解开禁制。”望着陆北那一张冷峻的面庞,苏青璃晶莹玉容之上,满是复杂。

    此女眸光闪烁,吹弹可破的粉腻脸颊微微发红,一边伸出自家纤弱的柔夷,将手中雨伞递给陆北,一边樱唇轻启道:“陆北,你可以……叫我青璃的。”

    说到最后,苏青璃微微抿唇,注视着陆北的神情,一双清寒的凤眸中,明显有着一丝不太相称的娇羞之意流露而出。

    陆北眉头越发皱紧,神情沉寂,一把伸手接过雨伞,然后,就是目光一滞。

    盖因,这位青丘长公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以小手指,轻轻地挠了挠了他的手心。

    继而此女身形翩然飞起,越过面前流淌的水流,向对面祭坛飞去。

    望着虚空上苏青璃的背影,陆北目光幽邃,明晦不定,也不知在寻思什么。

    “陆北,你可以叫我青璃的。”这时,杨婵走上前来,故意拿捏着声音,细声细气道。

    “婵儿。”

    陆北好笑地看着端庄妍丽,娇嗔薄怒的少女一眼,少女娇哼一声,螓首偏转一旁,也不理陆北。

    陆北摇头一笑。

    不大一会儿。

    在陆北和杨婵二人的目光注视下。

    苏青璃轻盈地落在了祭坛之上,暗暗掐动手中指诀,随之法力涌动,封月铲之上的禁咒锁链,便是向四面立柱倒卷而去。

    苏青璃神色不变,探手一招,封月铲就是变作尺许大小,落在她的手中。

    苏青璃眸光低垂,打量着封月洛水良久,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生出怅然的情绪。

    这件由青丘一族掌控几万年的妖庭秘宝,如今就要落于外人之手了。

    其实,若本宫能够……就算名义上也成。

    可,这位陆公子好像,好像不怎么喜欢女人。

    念及于此,苏青璃脸颊微微一红,心中也不知是喜是忧。

    无人知道,方才苏青璃在做出那番撩人举动之时,一颗玲珑剔透的芳心,跳动的又该是何等厉害。

    就算勾引男子是青丘一族天生就会的技能,但于青丘长公主苏青璃而言,方才却是第一次!

    陆北从苏青璃手中接过封月洛水,感应到血脉之中传来的隐晦召唤,心头不由凛然。

    “陆北,一会儿就走吗?”

    杨婵见陆北将封月洛水拿在手中打量,就是在一旁低声说道。

    陆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以血脉之中的金乌精血,试图去感应封月洛水中的妖庭秘宝。

    苏青璃却是眼眸微动,神色踯躅道:“陆公子,这最外面一层的封印,需要封月洛水功法才能解开。”

    “哦,”陆北打量了神色踌躇的苏青璃一眼,方凝声道:“可是有什么难处?”

    “这外面的一层封印力量,核心就是洛神的上古封印之法。而洛神当年将解除封印的法门封月洛水功法传授给了我青丘一族,可唯有将那门功法修至最高的第六重境界,才能完全解开洛神的封印。”

    说到此处,苏青璃一双凤眸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陆北的喜怒,面上露出无奈,柔声道:“可,青璃如今也不过第五重境界。”

    “竟有此事?”陆北冷眸闪烁,狐疑地看着苏青璃,微微一笑道:“那长公主的意思呢?”

    “依青璃之见,反正陆公子又没有他事,不如暂且在青丘停留一段时间,等青璃将封月洛水功修至第六重,不知陆公子意下如何?”

    苏青璃轻声说道。

    “不行。”

    杨婵玉容罩霜。

    “杨公子,可是有什么高见?”

    闻听苏青璃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杨婵,嘴角微微扬起。

    她虽然尊重这二人的选择,但此时显然不是让这位杨公子坏事儿的时候。

    杨婵目光恼怒地看着苏青璃,顿声道:“不行就是不行。”

    “杨公子……”苏青璃也是面带薄怒,就待出言。

    “婵儿,”陆北笑了笑,走到杨婵身畔,突然挽起杨婵的玉手,神情沉静地望着眼前的青丘国长公主苏青璃,温和笑道:“青璃公主,正式认识一下,这位是陆某的道侣,杨婵。”

    这时,白色灵光闪现,杨婵一脸含羞带怯地变化出女子装扮。

    一袭白色宫装长裙,端庄明丽的三圣公主,轻轻挣脱一下玉手,没有挣开,就是扭过脸道:“谁是你道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