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极武帝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是人是鬼?
    不过,感叹归感叹,秦武对这把剑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毕竟这也该算是别人的遗物之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随意掉落在这种地方,要是被皇甫义真他们看到的话,即便这剑不如归虚境功法,想必他们也会欢天喜地的像捡着宝了一样吧……不,这剑本的确算是宝物了。

    秦武伸手用袖子拭去了一些剑上的灰尘,他发现不光是剑刃上有血的痕迹,剑柄上同样也有,只是不知道是这把剑的使用者当时已经浑身浴血,还是他自身也伤的也不轻了。

    不过秦武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血迹,能够存在四百多年而不风干吗?虽然这地方阴暗潮湿,不过秦武还真有点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人血,至少现在血腥味是肯定没有了。

    虽然疑惑,不过观察了一番后秦武还是走远了一些,让这把剑重归于了黑暗之中,免得被一会出来的皇甫义真他们发现,也算是对墓穴主人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没过多久,皇甫义真和他的手下们也纷纷从偏殿中走出,如果不是演戏的话,那么他们脸上垂头丧气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收获。

    “还是没有吗”秦武问道。

    皇甫义真走过来对秦武说道:“偏殿里也什么好东西都没有,柯桑那边也还没传来消息,老夫打算还是先把每个房屋都仔细搜一搜,说不定就能有所收……”

    呼呜!!!

    皇甫义真话音未定,忽然一声尖锐的鸣叫响彻在这墓穴中,似乎是某种口哨暗号。

    一听到这声音,皇甫义真脸色顿时一遍,大叫道:“不好!这是柯桑的信号!他们已经发现秘籍了!”

    皇甫义真拔腿就想往哨声方向跑,刚迈起一条腿时忽然又想到什么,连忙回头说道:“秦先生,还请帮老夫一把!”

    秦武拒绝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再插手了,我帮你夺取秘籍,不同样还是盗墓吗?”

    皇甫义真恳求道:“老夫明白秦先生的坚持,不过老夫并不是想请秦先生和老夫一起夺取秘籍,而是想请秦先生,如果老夫危难的时候,能救老夫一命,这个应该没有违反秦先生的原则吧?”

    秦武点了点头:“这个可以。”

    毕竟皇甫义真为了拉拢自己,还是给过自己不少好处,不能忘恩负义,如果皇甫义真都有生命危险了,那就说明他并没有夺取到秘籍,那么救一条性命的话,也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事。

    得到秦武的承诺,皇甫义真也算是放心了一些,随后便全速赶往柯桑发出信号的方向,只是秦武并没有继续跟他们一起,而是像个局外人一样,慢慢朝那个方向前进,反正秦武相信,就算自己现在也在皇甫义真身边,以归虚境秘籍的诱惑力来说,肯定也还是会打起来的,哪怕自己加上皇甫义真后,会对他们造成压倒性的不利。

    都还没走多远距离,秦武就已经听到从远处传来的打杀声,看来他们果然是找到了秘籍,不然也不会这么迅速就撕破脸皮,只是不知道高桂和易九重那两边,看到自己没在皇甫义真身边时,会怎么想呢?

    嘛,不过那都不关自己事了,自己跟驿城任何一方势力都没有仇怨,碍于自身实力,他们也不会为了以防万一而对付自己,自己现在的确就是个局外人而已,让他们自己争去吧,秦武甚至还隐隐约约的想着,要是他们三方斗着三败俱伤才好。

    当然了,秦武这么想的原因并不是想自己去收渔翁之利,而是觉得,这样一个在乱世中造福了苍生的强者,死后没得到别人的祭拜也就算了,还来这样一位值得尊重的强者坟墓盗取东西,实在太不应该,如果三方都重伤了,那么秘籍他们也就抢不出去了吧?这样一来,也就没盗取这位强者的什么东西了,最多就是跑到他安眠之地打搅了一下,以后有空来烧烧香祭拜祭拜,也算安慰其在天之灵了。

    就在秦武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秦武耳边嘿嘿响起!

    “嘿嘿,你小子倒是奇怪,都到这里了,却忽然说不干了,这可把你同伙好好坑了一把,而且你自己不想去争夺秘籍也就算了,现在还希望别人也得不到,这你可就有点顽固的过分了啊。”

    秦武当即一惊,大喝道:“谁!”

    四下望去,周围却除了黑暗外什么也没有,而且那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根本辨别不出其源头,更令秦武惊惧的是,刚才那些东西他都只是心里想想而已,这四周连人都没有,秦武觉得自己还不至于自言自语将那些话说出来吧?那这人怎么会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别找啦,我不想让你找到的话,就凭你小子还找不到的,既然你也无聊,不如陪我说说话如何?”那个声音说道。

    不管是凝神感知还是双眼寻找,乃至听声辨位,都捕捉不到这个说话的人位置,最后秦武只得作罢,只是他隐约觉得,这声音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不知这位前辈想和我说什么?”秦武轻声道。

    明明声音很小,但那人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一般,当即回道:“哟,你小子怎么就觉得我能被称为前辈了?”

    虽然有些奇怪这人为何不说事,而是问起这个,不过秦武还是答道:“前辈能对我现在的举动一清二楚,但我却连前辈人在哪里都找不到,在这种四下无光的地方,如果前辈想要杀我的话,我可能也根本察觉不到吧,这样一来,你就有敌法昂比我强,比我强,那自然是前辈。”

    听完,那声音笑道:“哈哈,有道理,那我就勉强收下这个称呼啦。”

    只是秦武还追问道:“不过,在下还有一事,想先请问一下前辈。”

    “行,你问吧。”那声音答道。

    秦武略微沉重的呼吸了一口后,缓缓问道:“我想先知道,前辈你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