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 第五十二章 朋友
    周易洗完澡,刚刚换好衣服,何影就回来了。

    在看到周易头湿漉漉的样子,他有些惊讶。

    周易看到何影,条件反射的用何影本地的打招呼的方式问候:“你吃了吗?”

    何影也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用惊讶得目光打量着周易,尤其是周易的头。

    周易自然也看出来了,但他实在是不好跟何影解释这个事情,就只是简单地说:“哦,我刚洗了个澡……那我也去吃了!”

    说完,他就夺路而逃,出了房间。

    何影看着周易匆匆离去的背影,皱眉摇头。

    随后他拐进卫生间,准备洗个手。

    但刚刚把手放进盥洗池,水并没有从水龙头里出来,而是递到了的脖子上,把何影惊了一跳,他一缩脖,扭头就往上看。

    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在他的正上方,挂了几件湿漉漉的衣服,正在不停朝下滴水呢!

    平时周易洗澡也没见他在卫生间里洗衣服啊……

    这小子究竟在搞什么?

    孙盼、杨牧歌和郭怒三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餐,同时在谈论周易,因为他们之前去敲了周易房间的门,但没有人应答。

    “不会睡到现在还没醒吧?”杨牧歌皱眉道。

    “有、有可能。”郭怒说,“昨天、昨天那样训练之后,身体一般、一般都会很疲倦……”

    “妈蛋,再疲倦能有我疲倦?!”孙盼顶着两个黑眼圈和红眼睛骂道。

    杨牧歌看着孙盼一副憔悴的样子,笑而不语。

    郭怒缩了缩脖子,也不说话了。

    “都怪那小子,见到他我一定要让他请客!”孙盼恶狠狠地说,随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你们说那小子会不会怕见我,所以就躲着不出来了啊?”

    “周易不是这样的人。”杨牧歌摇头。

    “就、就、就是!”郭怒也勇敢地反驳了孙盼了一次。

    “闭、闭、闭嘴!”孙盼反击。

    郭怒缩了缩脖子,又不吭声了,这条其他人都怕的疯狗,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人畜无害的哈士奇……

    随后三个人都不说话了,没了周易,这饭桌上似乎少了点什么特殊的气氛,大家都无话可说,只是埋头吃饭。

    一顿饭都快吃完了,突然一个盛满了食物的盘子放在了空着的那个位置上。

    “靠,才晚了这么点,餐厅就没什么吃的了啊……”

    三个人同时抬头,就看到了周易嫌弃的脸。

    “我靠,你小子没死啊!”孙盼率先叫道。“我们去叫你吃饭,门都快砸烂了,都没听到你应声,还以为你死了呢。所以我们决定吃完早饭就去报警。”

    “什么话,等你们吃完饭再报警,我都臭了好吗!”周易哼道。

    “你打开包装之后的保质期就四十分钟是吗?”孙盼翻了个白眼,周易都这么说,让他真不知道还要怎么黑他了。

    杨牧歌看到两个人在斗嘴,笑了起来少了的特殊那一个回来了,他们四个人之间这种气氛才对嘛。

    郭怒很关心周易为啥这么晚才来吃饭:“对、对啊,周易,你怎么今天这么晚?”

    “嗨,我去晨跑了。”

    “晨跑?”三个人都很吃惊,他们认识周易也两个多月了,还从来没见他会晨跑。

    周易甩了一下头:“是啊,我给你们说,你们也应该尝试一下晨跑,跑完之后整个人就跟脱胎换骨了一样,凤凰涅槃啊!”

    “累毙了吧?”孙盼才没理会周易的自吹自擂,一针见血。

    其实不光是他,杨牧歌和郭怒都看得出来,虽然周易精神尚可,但脸上的疲倦和苍白还是掩饰不住的。这个晨跑,肯定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

    “没有。”周易张嘴说瞎话的能力已经成了条件反射。

    “肯定有!”

    “并没有。”周易面不改色。

    “嘁。”孙盼不相信。

    周易则指着孙盼的黑眼眶问:“诶,孙盼,你眼眶怎么这么黑?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如果说孙盼刚才是一针见血,那周易现在就是一刀子捅在了孙盼刚刚结痂的伤口上。

    孙盼马上站起来:“我吃饱了!”

    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在这里坐下去,自己就要成筛子了!

    郭怒并不在孙盼和周易两个人斗嘴的节奏中,他看着周易疲倦的脸,然后突然说道:“周、周易。明天你晨跑的时候叫、叫上我,我陪你跑。有、有什么事儿的话,我、我也好给你搭、搭把手。”

    “我也来吧。”杨牧歌马上接着说,接着他扭头看向孙盼。

    孙盼连忙摆手:“别看我,我可起不来!再说了,我是门将,门将要那么能跑干什么?”

    “你不是爱冲出禁区防守吗?还是需要奔跑能力的吧?”杨牧歌说道。

    “老杨,你跟周易在一起才多久啊,不要净学人家身上的缺点好吗!”孙盼捂着心口悲愤地说,“看到你这么老实的人都会插刀了,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

    在训练中,助理教练许阳现了周易的训练态度比以前更为认真,尤其是在体能和力量训练部分。

    不过许阳对于周易的这种变化并不意外。

    肯定是昨天的那场比赛刺激到了他。

    确实这孩子在身体素质上差了太多的课,可如果只要他肯这么认真努力的训练,还是完全可以把落下的课补上的。

    许阳年纪比郝冬都还大,是教练组中最大的,老派教练的一个特点就是特别关心训练态度,科学的训练方法那些东西他们可能不太在乎,但肯定狠抓训练态度,照死里练,往往是他们的杀手锏。而训练最刻苦最拼命的球员往往也是他们最喜欢的。

    这样的教练因为在训练方法上渐渐跟不上现代职业足球的展,已经逐渐被淘汰,就像是十二分钟跑被yoyo体测取代一样。

    不过这样的老派教练也并非一无是处,最起码他们强调训练态度和训练量是永不过时的。倒是中国足球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从非常强调体能的天天一万米到现在场均跑动六七千米就算是好了,中国足球的展轨迹,真是令人唏嘘……

    晚上周易又在三个朋友的帮助下,在酒店健身反进行体能训练,依然是郭怒和杨牧歌一左一右陪着他跑,而孙盼在旁边看。

    但不能说孙盼就没有帮倒忙,或者说是毫无用处。

    最起码最后,依然得是孙盼把周易背回房间。

    连续两个晚上,何影看到自己的室友都是被孙盼给背回来的,他很惊讶,却并没有去问并不熟悉的三个人。

    在孙盼他们走了之后,何影看着趴在床上睡的很死的周易,叹了口气看样子今天自己还得给他脱衣服……

    清晨当周易穿好衣服,将沙袋绑在小腿上,来到酒店大堂的时候,惊讶地在大门口现了郭怒和杨牧歌。

    “你们还真陪我跑啊?”他很意外。

    “当然。最起码在你每天晚上能够自己走回房间之前,我们都陪你跑,免得出意外。”杨牧歌说道。

    “就、就是。”郭怒点头。

    周易看两个人全副武装打算和他一起跑的样子,挠了挠头:“那多不好意思……”

    “哟呵,周易你还知道不好意思?你是没睡醒吧?”孙盼的声音伴随着自行车铃声响起。

    周易这才看到孙盼骑着自行车出现了他的面前。

    看到孙盼,周易也惊讶:“这自行车哪儿来的?偷窃是犯法的啊,孙盼。我很高兴你为我做出这样的牺牲,但是这牺牲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偷你妹啊!我找酒店借的!”孙盼怒道,然后按了一下自行车铃铛,昂头很得意地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体能教练!你要听我指挥!快,废话少说,开始训练了!”

    孙盼又按了一下铃铛。

    叮铃铃的铃声响起,周易和郭怒、杨牧歌三个人跑出了酒店大门,拐上马路。

    而孙盼则在他们身后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跟着,时不时会上去,然后扭头冲周易叫嚣:“连自行车你都跑不过吗!我已经故意骑得很慢了!”

    一开始周易还和他斗嘴:“要啥自行车啊?你要啥自行车啊!有本事下车!”

    后来周易就不吭声了,因为没力气说话。他张开嘴巴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呼吸,大口大口的呼吸,用鼻子和口一起呼吸,尽可能多吸一些空气进去。

    跑到最后,周易实在是跑不动了,昨天那种快挂了的感觉又重新浮了上来。

    不过这一次还好,他并不是孤身一人奔跑在伦敦清晨的街头,在他的身边还有他的朋友们,虽然孙盼叽叽喳喳嘴巴不停,但正因为他的这种闹腾,才让周易没空去想放弃,没空去难受。

    还是杨牧歌见周易身形跌跌撞撞,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才叫住了孙盼。

    骑在前面的孙盼回头一看周易那个熊样,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于是一甩车龙头,杀了回来。

    来到周易面前之后,他支住车子,让郭怒和杨牧歌两个人扶着周易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扶稳了啊,摔下来可别怪我!”孙盼又打了个响铃,然后蹬动自行车慢慢地向酒店方向骑去,而郭怒和杨牧歌两个人就在旁边跟着跑。

    虽然孙盼嘴巴上那么说,但他其实骑得非常慢,郭怒和杨牧歌一路慢跑都可以轻松跟上,并不费劲。

    周易有气无力地靠在孙盼的后背上,再看着陪在他身边跑的郭怒和杨牧歌,喘着粗气轻声说:“谢谢啊……”

    “该、该说谢谢、谢谢的是我,周易。如、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不、不可能打上比赛的……”郭怒摇头说道。

    “别客气,周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杨牧歌笑着说。

    正在卖力蹬车的孙盼哼道:“矫情!”

    周易点了点头:“嗯……确实有点矫情了。所以……驾!驾驾!快点再快点,我回去还要洗澡呢,晚了餐厅又没什么吃的了!”

    “妈蛋,周易你有劲儿了是吧?下来自己跑!”

    “不下,说不下就不下,打死都不下!”周易说着双手还搂住了孙盼的腰。

    “靠,你别抓,那是肚脐眼儿!啊!啊哈哈哈!别……别、别挠我痒痒!”

    “老郭,你看孙盼又学你!我不是挑事儿的人,但换我我可真忍不了……”

    “……”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吧,你们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