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 第五十一章 晨跑
    “诶,楚绫。这个系统里有能够让我增加体能的金手指吗?”

    这是周易在见到楚绫之后的第一句话。

    楚绫摇了摇头:“你想靠在这里的训练来提升你的体能?收效甚微。”

    “呃……”周易失望的挠了挠头。“你之前不是说对身体和大脑训练都有效吗?”

    “是有效,但对身体的训练的效果收效甚微,并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只是和你大脑训练比起来就相差很多,不值得在这上面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训练而已。身体训练,主要还是靠你在现实世界里的训练来提升。”楚绫继续说。

    “所以在这里训练体能什么的就没啥用了?”

    “不如拿来增强你的意识和战术,积累足够多的经验。足球这个东西,说到底,是经验的游戏,就算你天赋卓越,也需要大量的经验,否则你不会知道该怎么正确处理在比赛中的每一个球。”

    “了解了解,明白明白……”周易连连点头,还是有些沮丧地说:“那我们就开始吧……”

    对他来说,现在得当务之急是体能,可是在梦里又不能练体能,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楚绫,你能比平时早一个小时把我叫醒吗?”

    大脑里的这个系统还可以做闹钟,这也是周易后来在睡梦中训练才现的。有点类似于生物钟,到了某个点,人就自动醒来了。

    只不过生物钟不能像闹钟那样提前设定好时间,到点就肯定醒。

    不过现在有了楚绫之后,周易就可以随便设定自己的生物钟了。

    说七点起床,就能七点清醒过来。

    “为什么要早一个小时?”楚绫问。

    “我要晨练啊。”

    “好,没问题。”楚绫低头沉默了一秒钟之后,抬头对周易说:“已经设定好闹钟,早晨七点叫你起床。”

    早晨七点,周易准时从睡梦中睁开双眼。

    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床,何影还在睡,没有丝毫动静。

    真是不容易啊,这竟然是我第一次比他起得早……看到何影睡觉,周易就忍不住想。

    随后他掀开了被子,看见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周易并不在意,尽管昨天他不记得自己怎么脱掉了衣服,又怎么躺在床上的,但肯定是孙盼他们帮着收拾的嘛。

    在起床的时候,周易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酸痛,这应该是昨天运动过度的后遗症。

    不过听郭怒那个运动狂人来说,这是正常的,体能的积累就是通过一次次榨干自己的身体来扩容,提升身体的运动量上限。一个普通人开始锻炼,最开始或许只能跑一千米就累得不行了,第二天还会觉得身体酸痛,但只要坚持下去,很快就能够跑到两千米、三千米,最终就算一口气不停歇跑个十千米,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这就是身体适应了。

    体能训练就是要让身体适应这种运动量。

    道理周易是懂了,不过……还是痛啊!

    他呲牙咧嘴,慢慢起床,开始穿衣服、穿鞋。

    在穿鞋前,他看到了被放在鞋子旁边的一对沙袋。

    是老郭的宝贝呢。

    周易将沙袋绑在了小腿上再穿鞋。

    穿好鞋,周易从床上慢慢溜下来,开始尝试活动身体,扩胸,压腿,都让周易呲牙咧嘴。

    在反复做了好几次之后,周易觉得他总算能适应这种痛了,不至于每次做动作都要咧一次嘴。

    这或许就是身体习惯了吧?

    热身完毕,周易轻手轻脚地出了门,要去晨跑了。

    当何影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天空才蒙蒙亮,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开始穿衣服,为每一天的晨练做准备。

    但是当他穿好衣服起来的时候,才惊讶的现在他旁边的床上,竟然是空荡荡的!

    被子敞开着,周易并不在上面。

    这小子上厕所去了?

    何影走到卫生间门口,门打开着,里面空无一人。

    何影又走到周易床的另外一边他怕周易晚上睡觉翻身,从床上滚下去,滚到了另外一边。

    但这边的地毯上也什么都没有。

    真是奇怪了……

    何影摇了摇头,如今的周易越来越神秘,已经有些神龙见不见尾的样子了。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何影也没想太多这事儿,他简单的洗了把冷水脸,就穿上鞋子出去晨跑了。

    每天早上都要晨跑,生活作息规律,爱安静,爱看书。何影在中国的球员当中绝对是为数不多的异类。

    在何影刚刚起床的时候,周易才走出酒店的大门。

    他在路边看着冷清的马路,路灯还没有熄灭,在马路上洒下了黄色的光斑。

    欧洲十月份清晨的温度还有些低,刚刚从温暖的被窝中出来的周易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还是得跑,跑起来就暖和了。

    周易向左转,沿着道路往前跑。

    就在他刚刚离开没多久,何影也从酒店大堂里走了出来,然后拐向了往右去的路。

    也许是错觉,当周易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时,现他已经跑了半个小时,但……好像没有昨天那么累了。昨天也是跑了半个小时,就高呼不行了。

    这是说我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适应了吗?

    这个现让周易很兴奋,于是他决定在跑半个小时!

    但就在十分钟之后,周易便开始后悔了,因为他感觉到了昨天在跑步机上跑半个小时那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脚也沉重的就像是灌了铅一样虽然没灌铅,但是灌了沙子……

    靠,原来就只比昨天好十分钟啊!

    周易有些失落,这进步小的让他都没啥成就感了。

    他气喘吁吁的往回跑,度已经比刚刚开始跑时下降了很多,因为实在是跑不起来。

    等快到酒店的时候,他已经是在慢走了,张大嘴巴,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慢走,身体佝偻着,好像随时都可能扑倒在地上。

    但他总算是成功挪回了酒店,并没有真的躺倒在外面。

    进到了酒店,周易又慢慢挪回房间,然后直接进了卫生间,连衣服都没脱,就拧开了花洒,随后他有气无力的靠在墙壁上,任由花洒的冷水从头顶浇下,但周易一点也不觉得冷,他现在浑身是汗,热得不行。

    冷水冲了一会儿,才变成了热水。

    周易依然没动,靠在墙壁上的他慢慢滑下来,最后坐在了地上。他感觉心脏跳得非常非常快,快的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样。

    从出到回来,他这一趟跑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花时间的主要是后半程,因为太累了,实在是跑不动,又没有扶手可以支撑身体,所以到后来周易只能选择走,而不是跑。在这个过程中,有几次周易真的觉得自己都要挂了,累的完全喘不过气来,每次迈腿都仿佛要耗费掉全身的所有力气一样。

    在这一个小时四十分钟里,他自己都不知道产生了多少次“老子明天再也不跑了”的念头,尤其是在后面,这个念头产生的非常频繁,已经变成了定论老子明天就是不跑了,打死都不跑了!

    在水中坐了不知道多久,周易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慢慢起身,准备脱衣服洗澡。

    脱下被完全湿透的衣服,周易看到了戴在他手腕上的电子表。

    这款黑色和蓝色搭配的电子表,是他十七岁的生日礼物,爸爸从国内某国际知名品牌的专柜里买的。爸爸没说多少钱,但后来周易自己上网查过,专柜价三千,功能很酷炫,什么二重感应器啊,可以测量海拔、气压、温度,还有太阳能电池,号称防水两百米,抗震十米,电波自动校时……

    为了测试这表是不是真的放水,周易还曾经把这表泡在盛满水的盆子里,结果被妈妈现了之后狠狠地骂了他一顿:“人家说防水两百米,那你是不是要扔北湖里去试试!”

    周易很委屈的表示:“那北湖也没有两百米深吧?”

    然后他就被妈妈一个爆栗打在了脑门儿上……

    不过这表的防水效果也因此得到了验证,是真的不错,洗澡什么的时候不摘下来完全没问题。

    看着这个他全身上下最昂贵的东西,周易想到了他的父亲。

    来欧洲一个多月了,说老实话,其实他没怎么想过在家里的父母,因为是国际长途,他连电话都没给父母打过一个。他的心思都在欧洲这个花花世界,以及花花世界的足球上,他沉浸于和欧洲豪门们挑战的情绪中。

    远方的家只是一个符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但现在,看到手表,他想到了自己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他想到他的爸爸陪他参加海选,忙前忙后,东奔西跑,为此用光了十天的带薪年假,还另外找领导请了假,整整一个月的奖金都泡汤了。

    他想到了妈妈在火车站对他坚持要走的路的不认同,以及对他的评价:“周易,我是你妈妈,我最了解你,很多事情你都坚持不了三天。你说你会全力以赴?但我从来没见过你全力以赴。”

    当时他还很恼火自己的妈妈竟然都不相信他,还是亲妈吗!

    可是现在看起来……妈妈说三天,而自己这次却连一天都没坚持到。

    真不愧是亲妈!

    离开之前还打算装逼地来一句“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如今想来妈妈说得对,动嘴皮子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成本最简单容易的事情。

    但……要这么继续被妈妈瞧不起吗?

    到时候回到家中,自己要怎么面对妈妈和爸爸?

    不行,这太丢人了!

    周易咬牙,明天、后天、大后天……以后天天都要像今天这样晨跑!

    我还就不信了我混不出来!ps,两件事。

    第一件是我在马德里期间写的足球日记已经在起点中文网的公众平台上更新了,是我在马德里所见所闻所想的文字,还有不少照片。大家如果对马德里的足球,对我在马德里干什么感兴趣的话,可以在微信上关注起点中文网的公众账号,上面有连载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咱们的书上了三江,正在投票,希望大家别忘了去投三江票啊,一天可以领取一张,虽然不一定要拿第一,但现在连前五都没进也实在是不太好看啊……我觉得这次的新书质量还是挺好的,所以对书还是很有信心的,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