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 第三十九章 比赛的正轨?
    先丢球的竟然是多特蒙德青年队,这让在场边观战的多特蒙德俱乐部主席劳巴尔很吃惊,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青训主管里肯,里肯脸上的表情不比他好多少……

    虽然在欢迎中国客人们的时候,里肯和劳巴尔都很热情,可是他们心底里谁都没觉得这场比赛有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走个过场。  听说这支球队在此前四场比赛里一球未进,四场全败,这样的成绩足够说明他们的实力了。

    劳巴尔和里肯觉得这支球队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是中国的有钱企业掏钱让他们来欧洲旅游的,踢球只是副业,而俱乐部方面如果不是收了钱,肯定懒得来陪他们玩这种过家家一样的比赛。

    但现在,残酷的现实却摆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先丢球的是他们,先进球的却是“乌合之众”。

    里肯和劳巴尔很吃惊,但比他们更吃惊的人却在中国队的替补席上。

    在队友赖聪他们都为这个球欢呼的时候,梁齐齐和杨飞两个人却坐在替补席没起来,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稳如磐石了。

    实际上现在他们突然觉得替补席的椅子坐垫里似乎有钉子,扎的他们的屁股蹭来蹭去,想要抬起来又不甘心,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他们是来看好戏的,他们确实也看到了好戏。

    但这不是他们想要看的好戏。

    这个进球,周易在其中的作用和表现,只要眼睛不瞎,脑子不傻,都看得出来。

    而郭怒呢?这球的端就是他在门前高高跃起,抢在多特蒙德青年队前锋施耐德前顶出去的球……

    梁齐齐和杨飞两个人的顶替者,都挥出色。

    他们在替补席上还怎么可能坐得住呢?

    两人对视一眼,杨飞问:“蒙的吧?”

    “蒙的!”梁齐齐咬牙道,似乎想要把周易都嚼碎。

    中国少年们的疯狂庆祝直到主裁判的干预才停止。

    大家簇拥着进球者何影跑回自己的半场。

    周易并没有跟在何影的身边一起接受大家的称赞,而是跑向了郭怒。

    “顶的好!”他对郭怒竖起大拇指。

    “嘿嘿……”郭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腼腆地笑了起来。

    何影被队友簇拥着,大家都在恭喜他、恭维他,但他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他的目光始终落在了他的室友,周易的背影上。

    他以为周易是一个嘻嘻哈哈,什么都不在乎的人,自然也没有追求进球和胜利的斗志。

    他早上对自己说的话,自己也只当是他一贯无厘头风格的胡说八道而已。

    没想到……

    他竟然真的帮助自己进球了!

    难道……自己一直以来对他的看法都是错误的?

    在他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其实藏着另外一个灵魂?

    但不管怎么说,在对抗命运的路上,自己现在好像有伴了。

    这感觉……还不错。

    中国少年们在尽情庆祝进球,这一幕落到多特蒙德青年队球员的眼里,可就不是什么滋味了。

    在赛前,他们谁都没把这场比赛和这个对手当回事儿的。

    关于这支来挑战他们的中国球队,他们也有所耳闻,毕竟这支球队在欧洲的青年队当中已经挑战了四个对手,而且还刚刚和拜仁慕尼黑青年队踢过。

    多特蒙德青年队和拜仁慕尼黑青年队都是对手,双方的年轻球员也都有比较的意思。

    既然拜仁慕尼黑青年队能够9:o击败这支球队,为什么我们不能比他们做得更好?

    我们要上半场就彻底结束这场比赛!

    这就是赛前多特蒙德青年队球员们的真实想法。

    可谁曾想,比赛开始之后,先进球的却是他们所瞧不起的对手!

    既然这种他们所意料不到的情况真的出现了,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出现的原因和理由。

    “妈的!”在防守中滑倒的后卫格雷茨不甘心地说,“要不是我脚下打滑的话……怎么会让他们轻易得分?!”

    他的滑倒确实成为了中国队这个进球最好的背景,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在不少多特蒙德青年队球员中引起了共鸣如果格雷茨不摔倒的话,他应该可以逼抢中国队的十六号,让他没办法轻易把足球送出去。

    最终多特蒙德青年队球员们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中国队的进球是运气好,而他们的丢球则是运气不好。

    当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克洛普放弃了观察格策的念头,反正格策不在u17,就在u19,他想要了解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各种途径了解。

    倒是中国队的十六号,让他很好奇。

    周易在这个进球中所表现出来的素质,让克洛普着迷。

    选位、跑位、传球、指挥队友跑位,克洛普都在这次进攻中看到了。

    但这是一次偶然,还是必然?

    他想要多观察观察这个十六号。

    在多特蒙德大力提拔年轻球员的克洛普吸了吸鼻子,似乎闻到了让他感兴趣的味道。

    进球之后的中国队士气大涨,突然就有豪情万丈从心中喷薄出来,他们甚至觉得可以击败多特蒙德青年队了。

    但是被这个进球激怒之后的多特蒙德青年队却在仅仅五分钟之后就教中国队做人了。

    他们利用中国队大举进攻的机会,动了一次反击,最终由格策在禁区外一脚远射,把足球射进了孙盼把守的球门。

    而郭怒呢,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扑上去封堵这脚射门格策射的非常突然。

    丢球之后的孙盼很懊恼,他觉得只要自己的手指头再长一点,就可以把足球拨出去了。

    他用力捶打了一下草皮。

    而其他的中国队球员们,在丢球之后也显得沮丧。

    格策的远射就好像给了他们当头一棒,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对手其实很强……

    进球之后的多特蒙德青年队球员们上前和格策拥抱庆祝这个进球。

    这么快扳平比分,令他们胸中的恶气都被宣泄一空,也似乎证明了他们之前对丢球原因的分析就是运气不好。

    现在他们运气正常了,进球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多特蒙德青年队的球员们已经在考虑要在这场比赛里进十个球还是十一个球这种事情了。

    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多特蒙德在进攻中持续对中国队保持压力,中锋施耐德从之前的得分手变成了进攻桥头堡,主要是给格策做球,格策现在担负起了球队得分的重任,在进了一个球之后,他的脚感不错,自然要大加利用。

    多特蒙德的进攻让中国队的防线很难受,同时他们的防守也让中国队的进攻没什么办法。

    在中国队进攻的时候,多特蒙德的青年队收缩防守,在禁区前沿布下重兵,他们体现了德国球队严谨的战术纪律,在防守的时候阵型保持完整,丝毫不乱。

    周易好几次接到球之后,都只能选择回传和横传,完全没有把足球往前送的可能。

    体会到两支球队这种差距的不仅仅是球场上的球员,还有场下的中国队教练们。

    看到中国队就算有进攻机会,把球控在脚下,却也无法威胁到多特蒙德青年队的球门,教练们在教练席前摇头感慨:“完全没机会……”

    “这么看来,其实这场比赛我们能够打进一个球,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想想之前的几场比赛,一球未进!”

    “是啊,是啊,就算这么输掉比赛,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了……”

    不过总教练郝冬并没有参与进他们的讨论里去,他直接从教练席上起身走到了场边,神情严肃地盯着球场。

    “想解决的办法?”助理教练许阳凑上去问。

    “不。说老实话,许指,我想不出什么办法。”郝冬摇头道,“现在的我也只能够在场边这么看着,和那些观众没什么区别。作为一个教练,现在我只能指望我的球员们。”

    他将目光投向了周易。

    身为一个组织中场,面对这样严阵以待的防守,周易又能拿出什么表现来?

    郝冬很好奇。

    青年队的比赛,他更愿意看到自己的球员们在比赛中面对各种局面所做出的选择,他觉得,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年轻球员来说,是比技术更重要的。

    说白了,这就是球商。

    球商这东西,可不是靠训练能够简单练出来的。

    这是天赋。

    有些球员,身体素质非常好,技术好的令人瞠目结舌。但到了球场上的表现却总是不尽如人意。

    为什么?

    因为球商低下。

    该传球的时候不传球,该向前的时候往回,该射门的时候却选择了强行突破……

    郝冬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他想要看看,周易有没有这个球商。

    周易刚刚接到球,多特蒙德的球员就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他连忙把足球又传了出去,但还是被冲上来的多特蒙德球员撞倒在地。

    但主裁判的哨子没响,他认为这是合理冲撞。

    周易来不及去和主裁判理论,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被撞痛的胳膊。

    这么下去不行。

    别说把足球送到禁区里去了,就连把足球传到三十米区域里都很难。

    得想个办法,不能总是横传和回传了。

    他开始东张西望,观察情况,然后将场上的双方球员的实时站位都在脑海中呈现出来。

    通过观察这个站位的平面图,他迅在大脑中进行着推演。

    如果自己这么跑,对方会怎么跑,自己的队友又会怎么跑……

    如果自己换个方向跑,对方和自己的队友又会怎么跑。

    这种思考并没有花费周易太多的时间,他只用了一秒钟都不到就完成了各种推演。

    推演结束,周易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他左右观察了一番,开始往回跑,跑向中圈。

    这让他远离了多特蒙德的防守,同时身边有大量的空间,接着他举手要球。

    现在拿球的是中国队的左中场李响。

    他本来想往前去,可无论是边路突破还是内切中路的路线都被多特蒙德严密的防守阵型堵死了。

    他找不着往前的去路。

    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扫到了举起手臂的周易。

    他连忙将足球传了过去,一脚斜线回传。

    看到周易举手要球,场边两个人同时精神一振,将目光牢牢锁死在周易身上。

    一个人是中国队的总教练郝冬,另外一个人则是躲在角落偷偷观察的克洛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