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 第二十一章 出发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过得很快,但在有些人觉得却太慢了,他们已经习惯了假期的生活节奏,现在让他们去上学,确实会不适应。

    不管是觉得快还是觉得慢,时间的流逝本身是恒定的,并不会有任何变化,这一个星期终于还是过去了。

    但就连着第一个星期的课,周易都没有上完,星期五他就没来学校了,他的课桌空荡荡的,连平时放学都不带回家,而是堆在桌面上的课本都收走了,收拾的非常彻底。

    郑璐璐在上课的时候,偶尔会分心走神,向周易那张空荡荡的课桌上扫一眼。

    班上的其他同学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周易走了就走了,这班级少了谁都一样运转。只是周易刚走那一天,男生们凑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会聊到周易,羡慕他能够有资格去欧洲和那些豪门俱乐部的青年队比赛,增长见识。

    在喜欢足球的男生们看来,周易的经历简直就跟上天堂没什么两样,让他们羡慕的抓狂。羡慕之余他们也等着两个月后周易回学校,给他们带球星签名。

    郑璐璐从他们身边走过,听到他们这样的议论声,她心里却有一种预感,也许两个月后那张课桌还会空着……

    就在周易的同学们还在羡慕他的时候,周易和他的父母都已经在火车站了。

    爸爸和妈妈这次双双集体请假,就是为了来送儿子。

    “这次爸爸不能再送你去北京了,你自己一个人坐火车小心一点,别和陌生人说话,不要别人问你什么你都说。一个人在外要保持警惕……”周健良就像是个唠叨的女人一样,对周易叮嘱个不停。

    “在球队里不要和队友闹矛盾,有什么事情尽量让着别人……不要处处树敌……”

    旁边一直没吭声的妈妈忍不住了,抢过了话头,强行打断了周健良的唠叨,对周易说道:“别听你爸那一套。如果有人惹到你了,你占理的话就别客气!”

    “你懂什么!儿子一个人在外面,惹出麻烦怎么办?是你帮得到他,还是我啊?”周健良瞪了一眼妻子。

    “那也不能让咱儿子吃亏!”李翠芸顶了回去。

    周易连忙在旁边劝:“哎呀,哪儿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你们就放心吧!”

    两个人这才不吵了。

    爸爸周健良重新拉着周易开始唠叨,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不要乱吃东西,不要乱喝水,生活要有规律,要早睡早起,要注意卫生……

    周易突然觉得还不如让他和妈妈吵下去呢……

    周健良一口气说了大半天,终于把他所有想到的事情都交待完了。

    而这个时候火车站候车大厅的大屏幕上也显示出了最新一轮的火车检票信息,周易所乘坐的火车开始检票了,在候车大厅等待的人们纷纷起身涌向了检票口。

    这意味着分别已经来临。

    李翠芸看向周易:“一个人在外面,注意身体,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别受伤了。”

    身为妈妈,她反而并不唠叨,很干脆,话也不多,但说的却是很窝心的话。

    她最关心的还是周易的身体健康,恐怕这也是任何一个母亲对孩子最基本最朴素的祝愿了。

    周易看着妈妈,心中却有一个念头在翻腾。

    这一个星期,他愣是没给自己的妈妈说过他的打算,眼看着这次自己就要走了,这一走的话,未来如何他也不知道。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如果不能够解决这个事情,他在前进的路上恐怕是走不快的,因为心中总有担心和犹豫。

    于是他鼓足勇气开口:“妈,有件事情我想……给你说。”

    李翠芸看着周易,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他说下去。

    “……这次去欧洲,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打算还是要朝职业足球这条路努努力。”

    周健良见儿子终于把他得打算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也有些紧张,偷偷将拳头攥了起来。

    “我希望……妈妈你能同意我……”

    “职业足球这条路是说走就能走的吗?”李翠芸却并没有直接说同意或者不同意,而是反问周易。

    “我会全力以赴的……”周易答道。

    李翠芸却摇摇了头:“周易,我是你妈妈,我最了解你,很多事情你都坚持不了三天。你说你会全力以赴?但我从来没见过你全力以赴。”

    这么说起来,似乎是不同意了。

    “不,这不一样,妈妈。这次我肯定会全力以赴的!这次去欧洲,我们会和那些豪门俱乐部的青年队比赛,如果我能表现出色,我就可以吸引到欧洲球队的目光,我想那样我就有机会进入欧洲的足球队了……”

    “说说而已,动嘴皮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最没有成本的事情。”李翠芸并不相信儿子说的漂亮话。

    “老婆……”周健良感觉到母子之间的空气突然有些紧张,便想要缓解这种气氛。

    没想到李翠芸扭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就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接下来李翠芸重新将目光投向了她的儿子,似乎有些不相信她的儿子。

    周易似乎也被妈妈的态度激起了火气,他大声说:“我说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这次我会证明给你看!用我的实际行动!”

    说完,他拉起箱子,也不说再见,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混入进站的人群,向检票口走去,很快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唉,好好一出温情脉脉的告别戏,怎么最后就这么收场了?”周健良叹了口气。

    “你懂什么?”李翠芸转过头来数落她的丈夫。“我不这么做,你以为咱们儿子就真的肯全力以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一开始努力几天,然后就会给自己找理由偷懒了。他要真想要成功走他自己选择的路,那就必须给我认真起来,必须全力以赴。”

    “啊?这么说你是同意他……”周健良有些意外妻子的话里话外的态度变化。

    “先尽全力试一试吧,还不见得就能成功呢。那条路是那么简单说一说就能走上去的吗?”

    “这倒是……”周健良点了点头。虽然他儿子通过了全国范围的海选,成为了唯一一个也业余球员身份进入那支球队的人,但欧洲职业足球的水平和中国的职业足球水平都还差得远呢,他这个球迷是很了解的。

    所以这条路还真不是儿子说想走就能走的。

    两个人肩并肩站在原地,略微探头,向检票口张望,努力在人群中寻找着儿子的身影。

    直到检票口关闭,他们这才转身离去。

    “诶,我好奇问一下啊……那如果儿子没成功呢?”周健良在和妻子并肩逆着涌向检票口的人流往外走的时候,突然问道。“你会责怪他浪费了两个月时间不?”

    “没什么。”妻子的回答很淡定。“顶多是把对他的期望从清华北大调整到、浙江大学这样的。”

    周健良差点没和旁边的人撞上。

    “你对咱儿子可真有信心啊……”

    “他是我儿子嘛。”

    周易在上车之后还有些赌气,不过当火车震颤着启动,缓缓离开站台,向北京驶去的时候,一股复杂的情绪将他包裹住。

    告别家人和熟悉的城市,不舍;以及对驶向未知远方的憧憬和好奇。

    这辆列车会最终把他带到哪儿去呢?

    是开满了鲜花的成功彼岸,还是……

    周易想到了妈妈有些怀疑的眼神,他攥紧了拳头。

    哼,看着吧,我肯定会成功的!我绝对!绝对会成功的!

    如果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

    真可惜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了……

    在北京,周易重新见到了孙盼和杨牧歌,三个人重逢之后都很高兴,周易还用力拍了拍孙盼的胳膊,赞许道:“不错!胳膊腿儿都还在!”

    孙盼翻了个白眼:“什么话!倒是你,你妈妈没把你软禁在家里,我也很吃惊啊!”

    “开玩笑!我决定了的事情那是一定要做成的!”

    除了孙盼和杨牧歌之外,周易还看到了郭怒,他又上去和人打招呼:“嗨,老郭!”

    郭怒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孙盼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站在周易旁边:“喂,人家和你打招呼呢!”

    郭怒没想到孙盼竟然上来凑热闹,他本来不想理会周易的,现在他不理会也得理会了,只好不情愿地回礼:“你好……”

    声音细若游丝,但好歹还是回应了周易。

    最起码这是他和周易认识以来,第一次对周易说“你好”。

    周易见郭怒回应了他之后,马上顺杆爬,直接上手搂住了郭怒的肩膀,同时扭头对孙盼说:“诶,孙盼,别这样,大家都是队友嘛。”

    孙盼不吭声,瞪着郭怒。

    而郭怒虽然对周易直接上来扒他的肩膀有些不满,但是孙盼在旁边瞪着他,他也不敢造次。

    只好一脸委屈的让周易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杨牧歌在旁边看到这一幕,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周易在野生动物园和狮子互动,而狮子的饲养员则在旁边端着枪对狮子虎视眈眈,只要狮子有什么移动,哪怕是抬一下爪子,枪就响……

    全员在北京集合完毕之后,就要启程去往欧洲了。

    在机场,球员们穿着统一的服装,拖着各自的行李箱,等待办理登记手续。

    还来了不少记者,这些人基本上只围着三个人采访,一个是节目组的导演徐涛,一个是总教练郝冬,还有一个就是何影了。

    这个画面简直是“何影是这支球队头牌球星”的最好注解。

    孙盼就看不得这个,他哼了一声。

    周易则盯着那些记者感慨:“真是大场面啊……我们集训得时候可从没见过记者啊……”

    “节目正在使劲宣传,所以有更多的媒体关注咱们了。”杨牧歌说,他也隐隐有些兴奋。因为记者们的出现,让他们这群人吸引了机场航站楼里不少人的眼光,确实有一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了。

    郭怒站在他们的旁边,一言不。

    他们四个人并没有和其他队友站在一起,而是稍稍靠外了点,若有若无的,似乎是一个小团体。

    周易、孙盼和杨牧歌三个人在训练营的时候就混在一起了,大家也不意外。

    让他们意外的是郭怒这条“疯狗”竟然也会和他们在一起!

    之前在训练基地,周易叫郭怒一起吃饭,郭怒都没给他好脸色的,怎么一个星期之后,大家再重逢,“疯狗郭”就和周易站一起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群人实在是想不明白。

    “何影,你对于这次挑战欧洲豪门青训营的设计,有什么看法和期许?”

    围着何影的记者向他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何影一脸平静地回答道:“我认为这个设计很好,我们可以亲身体会欧洲的高水平足球。”

    “那么,是否想过胜负问题呢?”

    “我们会尽全力争胜。”何影简单地答道。

    与此同时,那些围着郝冬的记者们也在问类似的问题。

    “中国足球和欧洲足球差距明显,尤其是青少年球员的培养方面。请问你们这次出去毕竟是做电视节目,如果输球,并且输得很惨的话,你们考虑过对收视率的影响吗?”

    相比起采访何影的记者,采访郝冬的记者们就要不客气多了,说话都更直接。

    “胜负都是足球的一部分。在比赛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这不仅是足球的悬念,也是这档节目的悬念之一。”郝冬说道。“况且我不认为我们这些孩子们就一定比欧洲的孩子差,就一定会输球。我有信心取得胜利。”

    郝冬和节目组带着十六名足球少年排队通过安检,消失在了安检口的另外一边,记者们则在讨论郝冬刚才的回答。

    “真不愧是郝大炮啊……这种话都敢张嘴就来。他有信心取得胜利?我可一点都没信心……”

    “节目制作组号称是什么全国十七岁这个年龄段最好的一批球员,这不是扯呢吗?那他们应该直接把十七岁以下国家队拉去,而不是东拼西凑找这么一支杂牌军,那些人都是各个俱乐部随便找的,什么同年龄段最强?就一个何影还能当得上这个称号,其他人嘛……搞不好在各自俱乐部的青年队都打不上比赛!还有个学生球员……真是搞笑!”

    “这就是电视真人秀节目嘛。都是宣传的噱头。至于那个学生球员嘛,也就是为了给广大学生观众一点代入感而已,谁指望他真能拿出什么像样的挥?说不定连比赛都打不上!”

    “对,这位老兄说得对。说白了就是一个电视综艺节目,和那些女、快男什么的本质上根本没区别。你们不要老拿你们这些报道足球的专业阳光去看待他们。这就是一场秀!剧本什么的都是提前写好的。”记者中有一个人站出来说道。“搞不好啊,就连比赛的胜负都提前商量好了,只要赞助商钱砸到了位,就算是让那些豪门的青年队输给中国队,也不是不行嘛。”

    “靠,这样还有什么意思?这不是踢假球嘛!”

    “假球?说了啊,这就是一场秀!是电视节目,你看电视剧你还在乎真实性?观众爱看就行,你管人家呢?”

    有人打量着这个说话的记者,现有些面生,便问道:“这位是……”

    “啊,我是娱记,专门报道综艺娱乐的。”对方介绍道。

    一群足球记者中还是有几位年纪稍大的摇了摇头:“什么都选秀,什么都海选,就连足球这么严肃的事情也开始胡搞了……这真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

    “那就别打拯救中国足球这样的招牌嘛,这那里是中国足球的希望,分明是中国足球知耻!不专业、娱乐、恶搞……”

    “不是说了吗?噱头、噱头而已。你们啊,认真就输了!”

    在记者们的质疑声中,这群“乌合之众”所乘坐的飞机已经划上了跑道,准备起飞,飞向西征路上的第一站西班牙巴塞罗那。

    目前看来,他们还没资格承载中国足球的希望,倒是已经负担起了口水和怀疑,甚至还提前被戴上了“耻辱”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