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医道 > 第29章 吴门庄氏
    白夜转过头,目光就落在了一个年约二十岁上下的男子身上。男子大约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整个人给人一种傲然的气势。纨绔子弟么?白夜心中轻笑了起来,白爷我当纨绔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和泥巴呢?

    对于男子的训斥和威胁白夜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区区纨绔,白夜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轻笑着道:“庄先生,我是庄老先生的管床医生。庄老先生是我一手接待的。对他的病情,我可以说算是最为了解的。刚才说到转院,想必无非是哥伦比亚大学神经外科中心,或者是哈佛医学院附属总院神经外科研究所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无论是哥大的克里教授还是哈佛的曼萨诺教授或者是亚历山大教授。我相信都会听取我的意见。”

    这话顿时让为的中年男子眉头一挑,如此镇定自若的年轻人,不由得让他不感到吃惊。

    吴门庄氏,虽然名声不显。可是最早是从南浔庄氏一族出来的。清代庄廷龙一案之后,庄氏其中的一支外迁吴门,传承至今可谓是书香门第。

    而且,在这之后,庄氏子弟开枝散叶,有一部分更是改名换姓。到后来更是衍生出了不少的杰出人物。

    作为庄氏一族的真正嫡系。在社会上庄氏名声不显。可是在豪门世家圈子里面吴门庄氏也是不容小觑的。

    平常时刻,哪怕就是一般的官员豪富见到自己也有种噤若寒暄的感觉。.而现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这种从容淡定却让他有种异样的感觉。

    更为关键的是,白夜的话语说到他心中去了。他转院的目的地恰好就是哥大神外中心。

    中年男子沉声道:“世林,你闭嘴!家族的教导真的是当成耳边风了么?回去之后给我面壁思过三个月。如此的跳脱野性。出言不逊;书都读到九霄云外去了么?”

    说着,中年男子对着白夜道:“请问怎么称呼?”

    白夜笑着道:“白夜,白天的白,黑夜的夜。”

    “白医生,你好。”中年男子微笑着说到,接着话锋一变道:“白医生,鄙人庄文河,我有一个事情不是太明白。按理说,如今这种医患关系之下。作为医院,作为医生。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你们大多会采取最为保守的方案。说白了,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可白医生你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竭力劝说我们进行手术。我倒是有些不太明白了。”

    这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上面了。以现在的医疗环境,说句不客气的。医生们都不想惹麻烦。尤其还是庄老爷子这种非富即贵的人。更是医院避之不及的。白夜的举动的确有些值得怀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白夜心中笑了一下,自己的打算的确就不怀什么好意。其实,这不过是白夜在医学上展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现在自己主要的目的和目标都放在了修炼这方面。可是,做出的承诺盟下的血誓也是要完成的。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名气迅的增长起来。获得更多的临床经验。甚至是攻克某一项疾病完成自己的承诺这就成为了重中之重。而手术就成为了白夜突破的一个方向。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以自己的手段,完全可以做到一些常人难以完成的高难度手术。就比如庄老爷子此刻的病情。

    这个手术的难度在于两个方面,第一,需要度。老爷子的身体根本无法支撑长时间的手术。这就需要手术医生有着最快的度,最准确的方案。第二,手术过程之中颅脑内部出血点止血的问题。出血点分散在基底、丘脑和小脑,这些地方都是脑部内最为重要的区域。稍有不慎就会引恐怖的后遗症。而恰好这都是白夜有信心的地方。

    要说私心,白夜的私心就是利用这个机会让自己迅的出名。至少在一定范围的小圈子里面出名。让人知道,北华医院有一个医生,手术很厉害。有了这个资本,白夜才有后续的其他可能。否则,还不知道要被这个承诺拖多久时间呢。

    沉吟了一下,白夜直视着庄文河,笑着道:“庄先生,我说我有私心。我想借此出名,您觉得这个回答满意么?”

    这话不仅仅是让庄文河目瞪口呆了。旁边,庄氏一干人等都狠狠的瞪着白夜。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白夜早就死几次了。

    庄文河此刻却是哈哈大笑着道:“白医生,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我信了。那么,这个手术就拜托给你了。世林、晓琳你们留下。我立刻去联系一下这方面的专家。”

    白夜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丝毫没有激动,很是淡然点头道:“那好,既然庄先生答应了。那我就立刻去安排手术事宜了。”

    随着白夜离开,庄世林身边一个年约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女孩子就开口道:“大伯,这个白夜的话你也太相信了吧。这么年轻,他肯定是骗你的。”

    陈教授此刻也缓声道:“庄总,不瞒您说我觉得也得慎重。”

    庄文河此刻却是笑着道:“无妨。能够直视我庄文河而不怯场的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本事。而且,他说了,他想出名。既然有目的那就行。我相信此人绝不是冒失之人。如果没有把握,他还不至于把自己的前程压上。”

    非常人做非常事,说得就是白夜和庄文河这类人。就比如刚才。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对白夜的年纪和医术百般怀疑。万万不可能做到如庄文河这般的果断干脆。

    庄文河说得对。白夜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这么做。否则,要是赌博的话,一旦输了,白夜也会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此刻白夜就在饱受着质疑。急诊科小会议室内。所有参加会诊的人员都已经目瞪口呆了。每一个医生都望着白夜。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复杂、有些无语。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货是哪里冒出来的。白院长的公子?这是读书读傻了吧。还准备手术,由他来主刀。就凭你?

    其中一人沉吟了一下,缓缓道:“白医生,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于冒险了。你要明白,一旦开颅。固然可以降低颅内压。可是,继性感染的几率也会成倍的增加不说。更关键的是,出血点分散。如何有效止血你有方案了没有?另外,度能不能跟上,病人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支撑整台手术。这都是关系到生死的事情。你这么说不觉得有些冒险了么?”

    “就是,这不是拿病人的生命在开玩笑么?我坚决反对这个方案。手术指标是有。但是绝不是我们北华医院的技术力量可以支撑的。”又有医生旗帜鲜明的反对起来。

    白夜此刻却是十分的淡然,缓声道:“我个人觉得,保守治疗肯定是不行的。从病人的检查来看。目前随时都有可能引起颅内压升高。紧接着导致全身各个系统生衰竭。真到了那个时候,想救都来不及了。”

    “白医生,你还真是医者仁心啊。”一个声音从门口响起。紧接着,秦守恒前面开路。身后刘世恒以及各个相关科室的主任都走了进来。

    刘世恒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严肃的神态。沉声道:“真是胡闹。白夜,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的。你知不知道,庄老先生是庄周集团董事长庄文河先生的父亲。而且是享誉国内的国学大师。你这么做一旦出了事情,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么?”

    ps:对不起大家,今天有事,更新推迟了。今日三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