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医道 > 第1章 疯子的小黑屋
    哈佛大学坐落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

    可以这么说,整个剑桥市就是哈佛,哈佛就是剑桥市的代名词。

    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宿舍这边。

    不时有学生从宿舍走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每当走过1o7宿舍门口的时候,都露出了一丝不屑和嘲讽。

    “嘿,鲍勃。听说了没有?那个华夏人已经疯了。他已经连续两个月都没有出门了。听说,1o7宿舍已经被这个疯子变成小黑屋了。”

    “詹姆斯,你太多话了。你这是明显的种族歧视。不过,我喜欢。两个月么?我听说,他已经连续半年都没有上课了。前天我遇到了金森。他告诉我,校方已经准备将这样的人开除了。”

    “真是可怜啊。我听说他的父母在半年前因为一次旅游意外去世了。从此,他就疯了。”

    “够了!”

    一声轻喝从这些学生的身后响起。一个年约而是二十三四岁的华裔男子一脸平淡的看着他们。在男子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明显是跟班的华裔男子。

    为的男子身高大约在一米八,一身得体的西装,整理得一丝不苟的型,铮亮的皮鞋,浑身上下散出卓尔不凡的气质。

    但是,很明显这些西方人并不害怕,詹姆斯已经站了出来,笑着道:“刘,这是实话不是么?白是那么优秀的人。却承受不住打击而疯了。你们不是竞争对手么?你不是嫉妒得要命么?现在白拖欠了学费,又连续旷课;校方的耐心已经没有了。他即将扫地出门,他将不再是哈佛学子,他会一名不文。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这话顿时让华裔男子面色一变,沉声道:“我跟白夜的事情,那是我跟他之间的问题。用不着你来操心。”

    门外争执的声音也逐渐消失了。双方都明白,白夜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为了这么一个人争执毫无意义。

    “杰哥,白夜真这么废了?”跟班男在这些西方人离开之后低声询问着。

    刘俊杰此刻的神情有些复杂。有怜悯,也有惋惜。但是,这种眼神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转而,刘俊杰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疯狂的嫉恨。沉声道:“咎由自取。活该。”

    不知不觉,华灯初上,夜色如墨。整个学校已经沉静了下来。而1o7宿舍的房门,甚至都没有打开过。

    哈佛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公寓式的房间,有多人间、双人间、单人间可以自由的选择和组合。

    1o7是多人间。偌大的宿舍里,此刻却只住了一个人。黑色的厚实绒布窗帘。一旦全部拉起来,的确就是一个小黑屋。

    房间内充斥着各种弥漫的霉气味道。除此之外还混杂着一股馊味。嗯,似乎还有浓烈的臭袜子味道。靠着窗台的书桌前面。一盏小小的台灯点亮着整个房间。黑黑的屋子里显得有些阴森。

    房间的一个角落,摆放着无数个泡面袋子,有袋装的、偶尔也有些许桶装的泡面。.只不过桶装泡面的口沿这边已经生出了厚厚的黄霉。

    原本的四张床上凌乱的堆积着各种衣物。地面上,桌子上,床上,四处可见一张张写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

    台灯之下,一个瘦弱的青年此刻正在伏案疾书。深陷的眼眶、高高突起的颧骨。眼睛很大。男子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是,此刻看着却犹如是三十几岁的大叔一样。头已经快披到肩头了。胡须更是已经有一寸之长。

    身上的一件白色衬衣硬是被穿出了黄色衬衣的感觉。但是,男子的眼睛却尤为明亮。给人一种炯炯有神的感觉。

    抛开这不修边幅的犀利哥风格不谈。单纯从底子来说。这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

    这就是被整个哈佛学子称呼为疯子的华国留学生白夜。大白的白,夜色的夜。指甲修长的白夜,此刻还在奋笔疾书。

    一张大大的a1,841mmx594mm的尺寸上,此刻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六芒星图案,六芒星之外,则是一个华国传统的八卦图。再之外,则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和一些数学的公式和计算。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在图纸的最下面。写下了十个数字1o、18、23、29、37、45、4912、17、26。

    “术数变化!还有这个什么数学概率和统筹。果然这比修炼难得多了啊。”

    白夜脸上带着一丝邪笑,眼神之中有种俯瞰众生的蔑视。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可是,这一站顿时让他颤抖了一下。原本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荡然无存。紧接着,传来一声叹息:“唉,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可惜啊,要是有灵气。白爷我何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不过,只要这次的计算准确,我很快就有钱购买资源了。再找到龙脉地气。到时候,我就能够恢复修炼了。”

    白夜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惋惜:“可惜啊。这种工作实在是太耗费精力了,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再支撑我进行这样没日没夜的计算。而且,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下一次,哪怕我又花费了半年时间计算出来。如果时辰不对,恐怕也无法得到想要的结果。术数推断、占卜前程果然不是我的强项啊。”

    “你不要忘记了你对我的承诺,我爸希望我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我爸希望我能成为这世间最出色的医生。如果你不做,我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占据我这身体的。”突然,白夜开口说了起来。这感觉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一个身体内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这是一体双魂么?又或者是被灵魂附体了。白夜的身体顿了一下,紧接着眉头紧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沉思而又纠结的表情;又开口道:“我白夜以我本心下血誓。一定完成你的目标。一定达成你的梦想。如违此誓,就让我永远都无法修炼。这一下你该放心去了吧。”

    随着这一句话说出来,可以看到原本白夜明亮得过分的眼神却开始逐渐的暗淡下来。平淡无奇、再变得深邃起来。

    同时白夜活动着身体,脸上也露出了喜色,低声呢喃道:“人,万物之灵啊。不愧是先天道体。哪怕就是一个普通人,灵魂执念还这般的强大。半年都不肯离去。也罢,既然你我同为一体。那你的目标就是我的目标了。而且,如此强悍而厉害的先天道体,这要是放在修真界,我根本就不需要七百年的时间。这么算来,也算是我承你天大的人情了。这个心愿我无论如何都会帮你完成的。”

    说完白夜却是望向了桌面的白纸。皱着眉头呢喃着:“按照这什么强力球的规则,前面59个白球号码选5个,后面35个红球号码选1个。我这还得再精简删除四个号码才行啊。”

    “可是,梅花易数、周易术算、五行术算再加上这西方的什么统筹学、概率学、塔罗预算、星座测算基本上我都玩遍了。只能精简到这个程度了。要想拿到头奖。不能再冒险了啊。”白夜自言自语起来。

    此刻如果有人听到白夜的话语,肯定会惊呼疯子。强力球头奖也能算出来么?这要可以,那就是扯淡了。完全是颠覆科学的节奏啊。

    可是白夜却是又拿出了一张崭新的草稿纸算了起来。边算还边嘀咕:“失误啊,怎么把自身八字给忘记了。”

    天干地支、生辰八字,逐一的排列开来,顿时,白夜就露出了更为自信的微笑。果然,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里了。白夜,命里缺金啊。这名字取得不好。不过,姓氏还不错。西方有白虎。白姓为金。而且,此刻我身在西方。这一次,这强力球的八亿大奖就非我莫属了。

    白夜念念叨叨的碎碎念着。如同是一个深闺怨妇一样。紧接着,白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缺金,那就可以把白球的23和45给干掉了。这样一来,只剩下了1o、18、29、37、49;后面么?红球为火,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土行的17和26就不要了。

    就这一注号码了。我还不信了。我白夜作为前御界仙尊之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博览群书,多方涉猎。我还玩不过这些蝼蚁创造出来的东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