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竞技 > 魔兽死骑行 > 第九章 激流堡VI
    巴图咳嗽了一声,坐在地上喝着魔力果汁,刚才连续的释放让它有些精疲力竭了。

    在食人魔将那名人类包围之后,它就失去了继续释放法术的兴趣,作为食人魔帝国元唯一的传承,它一直表现的很小心。例如从第二次兽人战争活下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作为食人魔的元,巴图一直力求学到更多的知识,例如古尔丹的亡灵法术,还有那个人类所控制的元素生物。

    火元素生物。

    在第二次兽人战争中,巴图就曾经看到在暴风城中一名法师控制了两名火元素,将二十名兽人给炸飞,虽然它不清楚那个人类会不会用这样的方法,但是那种瞬间爆炸的冲击力是巴图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轰隆”

    当滚滚炽热的气浪冲击波吹到巴图的脸上,它心中立刻就感到了恐惧。

    它知道,火元素一但爆炸,所产生的能量足够将食人魔给砸成肉酱,可以说两名精锐级的元素生物的自爆所产生的威力可以炸开城墙。

    不过仅此而已了,巴图知道,一但火元素自爆之后,它就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无论它们之前究竟有多么强大。

    它已经可以预料到,当那个人类所有的底牌全部失去之后,会在食人魔的围攻之下悲惨的死去。它曾经无数次看到人类的强者被兽人围攻致死,当然,食人魔也不会意外。

    但巴图没有料到的是,洛克所召唤的火元素生物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只要等到火元素充能时间到,就可以继续召唤。

    所以它注定要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付出代价,在刚才其实它加入围攻是可以将洛克杀死的,不过现在已经迟了。当它恢复好体力和魔力站起来观察战况的时候,现了一个让它不能忘记的场面。

    “炎魔之子!”

    巴图很快就现,那名人类不仅没有死,反而越战越勇,甚至他又召唤出精锐级的火元素,在食人魔军队中掀起阵阵腥风血雨。

    食人魔军队崩溃的度过了巴图的想象,当两名火元素再一次自爆,并且一头亡灵巨兽撕开了包围圈的缺口后,食人魔的军队终于崩溃了。

    巴图这才意识到,它还是小瞧了这个人类,不过已经迟了,洛克身上开启献祭光环和邪恶光环,用势不可挡的气势,向着巴图跑去。

    很快,巴图就现自己被疾病感染了,身体渐渐变得沉重,它是一名巫师,但精锐级的它只能够使用一次闪现术。

    巴图还是被洛克追上,它被一脚踢在了地面上,然后冰冷的剑刃架在了它的脖子上。

    聪明的巴图在现人类没有下杀手的时候,第一时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它抬起头,大声嚷嚷道:“不要杀我,我投降。”

    “你们这些蠢货,都停手。”

    巴图战战兢兢的说话,身体开始抖,这没有好丢人的,它已经在食人魔大王下当副手几十年了,也屈从于兽人,现在就算是屈从人类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洛克喘着粗气,烈焰在诸界毁灭者的剑刃上不断的吞吐着。

    战争上的局势变幻莫测,这些食人魔停止了溃散,它们怎么也想不到,小不点人类竟然俘虏了它们的元,而且,元居然还投降了。

    洛克感受到食人魔的变化,至少大部分的食人魔眼神中失去了战斗的意志,不少食人魔还瘫坐在地面上。

    炎魔之王从空气中出现,站在洛克的身边,看着不远处的食人魔说到:“你果然成功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接下来干嘛。”炎魔抖了抖身上的烈焰,疑惑的说到:“食人魔虽然投降了,但是想让它们听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洛克耸了耸肩膀,看着远处的人类士兵在夜色的掩盖下试探性的对食人魔动了进攻。

    事情的情况有些变化。

    他拉起巴图,然后用诸界毁灭者指着不远处的人类说到:“让你的食人魔把那些人类打退,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否则你知道后果。”

    巴图打了个寒颤,然后对着不远处的食人魔喊道:“你们快去打退那些小不点的进攻。”

    洛克让炎魔守住法师塔的门口,然后他拉着巴图走入了法师塔。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谈。

    …………

    “食人魔动进攻了。”

    杰拉眼神盯着人类士兵和食人魔的厮杀场面,观察着下面的场景,她大脑开始思考如何从这个城堡中跑掉,刚才心中的焦躁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劳瑞娜点了点头。

    从城堡上向下俯瞰,食人魔和人类的交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虽然人类勇猛的对食人魔动进攻,但战果却非常有限,食人魔强壮的身体是人类战士难以战胜的存在,往往需要砍上十几刀才死的食人魔,只需要一锤,就能够杀死一名人类士兵。

    如果不是刚才激流堡加大的兵力,恐怕那点试图进攻的人类士兵,早已被食人魔全部杀死了。

    试探性的进攻很快就结束了,在激流堡在路口丢下十几具尸体后,匆忙的后退了。

    战场很快就变得安静,地上的是人类尸体被食人魔扛起来带回了法师区,而战败的人类士兵依靠在墙壁旁边,大口喘气。

    “战斗结束了。”劳瑞娜脸上写满了失望,事态并没有跟她想象中那样展,她抬起头看向半空中的两轮明月:“明天,我想应该可以看到哥哥,毕竟他也不敢对暴风王国的特使做什么事情。”

    杰拉本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她还是沉默了下来。

    纵然是逃跑之心最热烈的杰拉,此刻的逃跑的心情也变黯淡了,激流堡不生,她基本没有逃出的可能性。这还不如等到激流堡的王子来接见自己。

    “也是,激流堡应该不会对我们下手。”杰拉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毕竟我们是暴风城的特使,我是圣光大教堂的圣骑士,而你则是他的……妹妹”

    “应该,大概不会吧……”

    劳瑞娜微微一愣,脸上却露出苦笑:“可我是真的听闻是哥哥杀死了父亲。”

    杰拉呼出一口气:“那只是一个传言。”

    屋内一片沉默,只有昏暗烛光跳动地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