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 第六十八章 陈国公主
    新书期,求各位的支持,您的收藏,点击,推荐与打赏,都是天道继续创作的动力。

    。。。。。。。。。。。。。。。。。。。。。。。。。。。。。。。

    王华强说完后,转身欲走。

    那女子突然说道:“等等。壮士,你误会我意思了。”

    王华强这时候也急着要去看看段达那里和韩擒虎说得如何了,也不想在这女人身上浪费时间,头也没回,沉声道:“有话快说,我还有急事”

    那女子轻启朱唇,声音如珠落玉盘:“我皇兄还有钱,你救了我,以后不管如何,今天我一定要让他赏赐你。”

    王华强浑身一震,转过头,沉声喝道:“皇兄?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子勾了勾嘴角,正色道:“我叫宣儿,是皇兄陈叔宝的第十四个妹妹。”

    王华强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会有个陈国公主。吃惊之后,是深深的恐惧,刚才要是自己来得稍慢了半拍,让那两个肾上腺过剩的醉鬼真的得了手,那只怕日后杨坚清算起来,跑进宫城的自己也免不了掉脑袋。

    但他突然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宗室应该全被赶到了东大殿,这里可能会有些陈叔宝的嫔妃,但他不太相信真的会有个公主在这里,于是便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如果你是陈国公主的话,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个名叫陈宣儿的陈国公主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虽然她这个时候仍然是灰头土脸,但这一撩额前秀发的风情,让王华强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的神态从容,别有一番气度。

    陈宣儿说道:“母后对我说,我是长公主,国难当头,我不能扔下我的侍女们,宗室们在一起很安全,而这里只有几百个可怜的女人,如果有什么祸事,也应该由我们天家的女人先顶着才是。”

    这时,两个十二三岁,侍女打扮的小姑娘哭着扑了上来,用一件披风遮住了陈宣儿的娇躯,两人边哭边叫道:“公主,公主,都是奴婢们不好,黑暗中跟您散了。”

    王华强一看这架式,知道这陈宣儿所言非虚,于是沉声问道:“公主殿下,请问在这大殿里,还有别的陈朝宗室吗?或者有没有其他你皇兄的妃嫔?请你指认一下。”

    陈宣儿秀眉一动,话语声中带了几分警惕:“你想要做什么?”

    王华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她还没有放下对自己的戒心,于是哈哈一笑,说道:“公主殿下请放宽心,我既然在这里,就不会让外面的军士乱来,只是你身为公主,应该和宗室们在一起,比如你的母后,现在应该也在西大殿吧。”

    陈宣儿点了点头:“不错,母后和我的两个弟弟都在那里,她们很安全,我是自愿过来的。”

    王华强一下子看穿了这姑娘的心思,她的母后大概是想借这机会把她混在宫人里,找机会逃得性命,毕竟作为亡国皇家宗室,生死全在敌国君主的一念之间,南朝宋齐梁陈四代,每一代的上台都是通过对前朝宗室的血腥屠杀而巩固政权的,身为男儿的儿子无法混进女人堆,而作为女儿的公主却是有可能蒙混过关。

    王华强心中暗自感叹,这陈宣儿母女险些弄巧成拙,可能陈宣儿本人还没有看出她母后的良苦用心,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在这里是可以保护到别的宫女呢。

    王华强看着陈宣儿,说道:“公主殿下,请问你的母后是哪位?”

    陈宣儿说道:“我的母后是施嫔。”

    王华强点点头,扫了一眼大殿,高声道:“在场的还有陈国宗室和陈叔宝的妃嫔吗,如果有请站出来,我是隋朝将军,现在负责这宫城的守卫,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只是我们的皇上会针对原先大家等级的不同,区别发放每天的饮食和脂粉,如果这里都是普通宫女的话,我就要走了。”

    王华强这一番话果然起了作用,一时间竟然站出来六七个陈叔宝的妃嫔,还有三个陈叔宝的妹妹,这些本应花一般美好的女子都把脸抹得黑一块灰一块的,让男人看到后都不会有什么,但一个个却是身形婀娜,应该都是十足的美人。

    王华强领着这些女子出了殿门,只见段达已经到了这里,而他身后,两个赤膊汉子正被五花大绑,捆得跟肉棕子一样,被扔在地下哼哼唧唧,酒还没有完全醒来呢,想来就是那个老郑和老吴。

    段达看到王华强领出了十几个女子,神色微微一变,正欲开口,却被王华强主动先拉到了一边:“段都督,这些人里有几个陈叔宝的妃子,还有四个是陈国公主,陈叔宝的妹妹。有一个陈国公主正要被老郑强-暴,幸亏我去得及时。”

    段达倒吸一口冷气,失声道:“这两个混球真是色胆包了天,我的令都不听!”

    王华强拍了拍段达的肩膀,示意他小声点,低声道:“也怪我当时大意了,没留下你先镇住局势,他们两个喝醉了酒,又不是我的下属,不买我的账,幸亏我诳他们去了大殿,说是有钱拿,他们两个现在这样是怎么回事?”

    段达叹了口气,说道:“这两个混球喝得醉醺醺的,直接就跑到大殿里嚷嚷着要分钱,还对着韩将军出言不逊,把那陈叔宝都吓到了,韩将军本来气得要杀他们两个,我求了半天情才保了下来,这会儿捆结实了扔在这里醒醒酒。”

    王华强叹了口气,笑道:“不过有他们这么一闹,恐怕韩将军也不敢不见我了,对了,我来这里的消息,你传达了没有?”

    段达点了点头:“这是自然,韩将军好像很不高兴,但还是让我叫你进去。王参军,今天真是谢谢你救了我们兄弟一命,等这两个混蛋酒醒过来,我一定狠狠地修理他们一顿,向王参军赔罪。”

    王华强摆了摆手:“现在先去把两个大殿的宗室和宫女都看好了,刚才时间紧,我没时间去细细查,估计可能还会有些漏网的公主或者妃嫔躲在宫女中间,还有就是宗室,上百号人肯定也会有的想办法逃走,既然连让公主混在宫女中都能想到,那更不用说别的皇子皇孙了。

    我听说陈叔宝他爹生了四十多个儿子,三十多个女儿,光在建康城内的就有五六十个,这些人都要看守好,尤其是皇子,不能跑出去一个,现在我们只是攻下了建康,江南的大片地方还没占,若是有人奉着某个皇子继续抵抗,这战争还结束不了,大家都没办法马上回家。”

    段达听得心惊肉跳:“王参军,我算是服了你啦,宗室那里我亲自带人守着,整个大殿都围起来,不会飞过去一只蚊子。”

    王华强点了点头,转身就向着正殿走去。

    陈朝的皇宫正殿里,陈叔宝正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而韩擒虎则坐上了一张胡床,正对着他,身后是扶剑傲立着的韩世谔,两百多名亲兵正在整理着大堆的金银财宝。

    陈叔宝坐立不安,满头大汗,在这夜里的大殿,对面是凶神恶煞,长得宛如地府阎罗的韩擒虎,他连话都不敢说,这会儿他的身边没有一个自己人,让他第一次尝到了孤家寡人的滋味。

    今天下午任忠跑进来跟他说大军战败的时候,他的人一下子就垮了,不知何时,满朝的官员都跑了个精光,平时一直跟哈巴狗似跟着他的施文庆和沈客卿等人也都跑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那个教条刻板的怪老头袁宪还陪在他左右,一直等到蔡脱儿跑进来,说任忠引着隋军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