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 第六十一章 尘埃落定
    王华强这会儿已经站在了贺若弼的身边,一个时辰前,贺若弼的援军就开始源源不断地赶到战场,尤其是一万余名骑着驮马,穿着锁甲的重装长槊兵,在老将苏孝慈的率领下机动到他这里,下马结阵步战,挡住了鲁广达的后军和樊毅所部疯狂的反击,从那时起,胜负已定。

    王华强也是在那时向苏孝慈移交了指挥权,回到贺若弼所在的蒋山之上,看着鲁广达带着最后的亲兵发起绝望的反冲击,感叹道:“这种时候才能看出谁是真正的忠义之人,鲁将军真是太可惜了。”

    贺若弼哈哈一笑,跨上了身边的战马,今天自始至终,他都在胡床上不动如山,只有现在胜负已分的时候,他才离开了自己的指挥位置。

    骑到了马上,贺若弼长出一口气,志得意满:“今日之战,和诸位之名,必将永载史册。王参军,现在本帅要入城了,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前往?”

    王华强微微一愣,现在战斗还没结束,贺若弼就急着要进城,这让他有些意外,他沉声道:“贺将军,战斗还没结束呢,再说南陈虽然主力战败,但守城的还有四五万人,城南大营里还有六七万军士,若是全部撤回城中防守,也未尝不可,您作为主帅,现在不要轻易以身犯险。”

    贺若弼摆了摆手:“没事,任忠已经全军投降了,萧摩诃的帅旗已倒,看起来不是战死就是被生擒,我只要以任忠的降兵为先导,直接就能进建康城,你觉得陈叔宝这个软蛋会继续抵抗吗?”

    王华强心想,自己此来的主要目的还是奉了韩擒虎之令,来劝贺若弼不要决战,这回不但没有阻止贺若弼的行动,反而帮他打赢了这场大战,要是再帮着贺若弼去进城抢功,那就无异于彻底和韩擒虎翻脸,从这一阵子韩擒虎和王世积的关系看,两人关系不佳,合兵多日来,居然没有起码的走动。

    相比之下,贺若弼看起来和王世积的关系还不错,上次的渡江作战,不管王世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客观上都帮了贺若弼大忙,而且王世积从来没有象韩擒虎那样明着和贺若弼抢功。

    所以贺若弼若是得了灭陈的首功,心情大好,一定会向王世积主动示好,根本不可能为了自己这个小角色,去得罪位高权重,以后能在朝堂上给自己有力支持的王世积。

    现在自己的头号仇人就是王世积,此战过后,他至少也能升到柱国,以后运气好可以出将入相,再不济也能裂土封疆,出镇一方,自己想要为大哥报仇,唯一的办法就是能拉到有力的朝臣,以后抓王世积的把柄,告他一个谋反罪。

    这次的南征,充分让王华强见识到了人性的黑暗与扭曲,这些才华横溢的当世名将,为了争夺军功都一个个无所不用其极,更不用说那些高居朝堂的重臣了。

    名义上的主帅晋王杨广,被贺若弼和韩擒虎死死地顶住了不让过江。而作为晋王元帅府长史,本应维护杨广权益的当朝宰相高熲,却也是反过来帮着贺韩二将说话,个中情由,值得玩味。

    王华强隐隐地感觉到这次南征,作为太子的杨勇没有挂帅,而身为杨勇亲家的高熲,却对着杨广多方限制,阻挠他取得军功,也许这会是一个自己今后可以利用的关系。

    王华强一时间想得出神,贺若弼叫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来,只见贺若弼笑着问道:“王参军,我再问你一遍,你现在是跟我进城,还是回去向韩将军复命?”

    从贺若弼那可掬的笑容中,王华强分明感觉到了一丝无形的压力,贺若弼此举,实际上是在让自己选择站队,如果现在跟他走,那以后就会被他看成自己人,但想要找到能帮自己向王世积复仇的人,就太难了。

    可是如果现在自己当面拒绝了贺若弼,那就开罪了这次南征的第一功臣,以后王世积会联合贺若弼一起对付自己,甚至还有他们背后的政治盟友高熲,韩擒虎绝对不可能为了自己这个小角色去开罪这股可怕的势力。

    想到这里,王华强咬了咬牙,向着贺若弼一抱拳:“小的帐下大都督王华强,愿追随贺将军进建康。”他这一瞬间打定了主意,先抱上贺若弼这棵大树,以后再慢慢发展自己的力量,为了表忠心,他主动地抛弃了韩擒虎给自己的中兵参军一职,而恢复了王颁手下帐下大都督这个初始职务。

    贺若弼哈哈大笑,马鞭作了一个向上的手势,说道:“华强,咱们这就去建康。”

    贺若弼带着千余护卫骑兵,从蒋山上一路奔下,那面贺字帅旗所经之处,正在打扫战场的隋军将士们无不欢呼,陈军在战场上弃尸三万多具,其中光是逃跑时自相践踏而死的就有五六千,其余的降兵有四万多人,余众皆溃散。

    现在隋军正在战场上清理尸体,本方的集中到一起确认身份,准备火化后把骨灰运回家乡,而陈军的尸体则先斩下首级以计功。

    贺若弼一路奔过,满意地接受着本军将士们的欢呼,更满意地欣赏着陈军俘虏那垂头丧气的模样,以及看他时畏惧的眼神,王华强跟在贺若弼的身后一路经过,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作为一个战胜的将军是有多风光,如果自己现在就在贺若弼的那个位置上,哪怕明天就死,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花了小半个时辰,贺若弼和王华强一行奔到了任忠所部那里,任忠的部下是最先投降的,万余将士齐刷刷地解甲放仗放下兵器,被随之赶来的数千隋军骑兵圈成了一个大圈围坐着,也正因为此战中这部分陈军一箭不发,甘心束手就擒,所以居然无人阵亡,唯一的受伤是一个小兵坐下时被地上的一条蛇咬伤。

    贺若弼骑到任忠军的面前,对着领兵在此,看守敌军俘虏的总管杨牙问道:“任忠也降了吗?”

    杨牙摇了摇头:“没有,末将来时,任忠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他部下的副将率部投降。”

    王华强的心猛地一沉,任忠和韩擒虎是有私下联系的,在今天自己来找贺若弼之前,任忠就已经决定投降了,甚至还让留守在城南营地里的儿子接应自己,给自己一面令牌穿越了建康城,找到任忠,又安排自己混在军中出城,并在阵前来到贺若弼这里。

    可是现在,任忠却突然失踪了,王华强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会不会回去向韩擒虎投降了?

    只听贺若弼沉声道:“任忠那个投降的副将何在?”

    杨牙一挥手,一名已经被解除了武装,没有头盔,没有佩剑的年轻陈军将领步行上行,向着贺若弼拱手,低头说道:“败将萧世略,见过贺将军。”

    贺若弼微微一愣:“萧世略?你可是萧摩诃之子?”

    那名陈军将领看年纪也才二十出头,白净面皮,身体强健,但这会儿却低声道:“正是败将。”

    贺若弼点了点头:“你可知任忠去了哪里?”

    萧世略说道:“今天的仗一打响,任将军就很反常,即使在前军田瑞战败,鲁广达战胜,他也一直没有行动,还严令我们不许轻举妄动。后来前方战败,他就让我领军,相机行事,而他却说要回城向皇上请求援军,带着几个护卫就走了。”

    贺若弼沉吟了一下,连忙问道:“任忠是什么时候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