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七十二章 壁刻
    “可是我们出去了住哪里?”三位长老渐渐冷静了下来。

    苏阳用笃定的语气回道:“住在房屋中,石头、泥土,或是木头的屋子都可以。乱部落是九黎后人,芒部落是东夷神龙氏的人,他们的本族都已经从山洞搬迁出去了,有他们在,我们可以修建自己的房屋,绝对比山洞住得舒适。我们有这么多人,也完全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

    “这样啊,那我们也放心了。苏,你们要迁徙到哪里去?”长老们又问,这个也是关键问题。

    苏阳这次没有用夸大的语句,诚恳的回道:“还没定,我这次出来先选几个地方,入冬之前四个部落的长老一起讨论。”

    说好听点是商议,其实可以内定,四个部落加起来十个长老,岩石就占了五个,且长老的数量不会往上增加了,所以他只需要说服玛祖,也就万事大吉。

    “好,就按苏阳你说的办。”天狼长老是越看苏阳,越觉得后悔当初把容氏换出去了,多好的孩子,怎么就成了别人家的。不过现在部落结盟了,以后也是自己人。

    “苏,今天你就住在这儿,我这就让战士们出去狩猎。”

    长老们说什么也要把他留下来,盛情难却,他也想与天狼的族人们交流一番,便答应了留宿。

    可天狼部落的环境实在太差了,就这么两个山洞,一大一小,两边都有人群居,罢了,就当是体验生活吧,等有了房屋后,这种日子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天狼也有陶罐,从苏阳手中换的,为了刷出好感度,他友情赠送了一些盐与几个陶,马上就赢得了天狼族人的欢呼,以前他们中很多人不知道苏阳,现在都明白是自己人了。

    而苏阳也没吃亏,按照现在以物换物的法则,赠送是不合理的,所以长老们拿了一个好东西给他,是一个精心打磨过的角饰,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有一圈圈的纹路,淡青色,真的很漂亮,现在戴到了他的头上,一些长老也会在角饰上插着羽毛,或是在脸上涂抹色彩纹路。

    “快过来,看看这里。”商女忽然高声叫道。

    “怎么了。”苏阳疑惑的走了过去,在天狼部落这儿非常安全,想来是有什么现?

    等他过去后,见到商女正在看石刻,这些痕迹之前就看见过了,没什么特别的啊,各个部落都有,岩石部落的山洞中也有。他自己就在洞壁上画了不少东西,还在墟市那里留下了“歪怀”图形。

    怎料商女指着壁上说道:“我在九黎也见过这种。”

    “九黎,不是吧?”苏阳连忙让商女把他抱起来,没办法个矮看不清楚。这情形,算不算童养媳的原始打开方式?

    他仔细看了壁上的痕迹,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忽然想到现代一些幼儿园的题目连成年人也会答错,这是因为成人的心灵被污了,看不清楚本质,他现在的情形也差不多。

    商女就这样抱着他说道:“这上面好像是说,那一个冬天很冷。”

    好吧,原谅苏阳真的看不明白,不过他会找方法啊,连忙去叫天狼部落的人询问,最后把长老叫来了,反正就两个山洞,走几步就过来了。

    “苏,这些是我们天狼祖先留下的,我们天狼以前也是大部落……”长老指着壁刻解释了些信息出来。

    上面记录的基本都是生活琐事,而商女却表示,这种记录方式与九黎差不多,但天狼长老却表示他们与九黎没有瓜葛,从来没去过九黎。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苏阳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他脑海中都是现代文字,文明差距太大了,在这方面无法交流沟通。

    关于现代简体字,单从字体上来说,并非就好看,是为了普及才给简化了。而在过程中还有级简体字,丑陋无比,笔画省略到令人指,最后被叫停。

    他到是觉得,如果现在把简体字教给原始人,恐怕就是犯罪了,直接暴力破坏了文字演变的过程。就如让现代小学生都用科技产品打字,估计长大后连字都不会写。

    所以,如果有朝一日他执掌大权,估计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加原始人自己创造文字,而非他教导。到时候说不定他还要反过来学习呢。

    咳咳,他不关心壁刻,结果商女与长老却聊得起劲,根本就没他什么事了。

    苏阳也没去干别的,就这么两个山洞,洞外面积也不算大,实在没什么好玩的,他又不想抓着藤条爬下直立的峭壁,干脆就站在这里听听看吧。

    “长老,这上面说有一年生了大战,我们九黎也有这么回事。”商女蹙着眉头,很是想不通。

    天狼长老也很惊讶,“那就奇怪了。”

    最后苏阳猜测天狼长老确实没吹牛,说不定天狼部落以前很厉害,破败了逃亡到这里呢,远古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战士们回来了。”也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总算结束了这边探讨壁刻的事情。

    苏阳也连忙叫道:“走,去看看收获怎么样。”他让帕布带了几个人一同出去狩猎,主要是不好意思吃现成的,因为天狼比岩石贫穷很多。

    战士们猎杀了一头雄鹿,足够大家饱餐,而鹿角也是好东西,可以拿到墟市上交易,皮子也能用。

    要吃肉先祭祀,这边也有篝火晚会,直接在山洞中进行,幸好里面够大够空旷,空气流通不是问题。

    “神,感谢你赐给我们食物。”天狼长老双手似捧莲花一般举在两边,与肩膀齐高,对着雄鹿祈祷。

    其余所有人都站在长老后面,这场面与岩石稍稍有些区别了,只见天狼长老忽然弯腰,把耳朵贴在鹿嘴旁边,一小会后站起来说道:“神已经同意我们吃它,感谢天神庇护。”

    而后天狼长老带领着大家跪拜这头雄鹿,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天狼部落会把猎杀到的野兽当作是神的化身,要经过神的允许才能食用。最后还会把猎物的内脏给包起来,栓到树上面去。

    “我们九黎以前也是这样祭祀的,后来就祭祀图腾了。”商女小声说道。

    苏阳点头,目前他所知晓的,每个部落都会进行类似的祭祀,“天神”也是他自己理解的含义,原始的音比较拗口,估计也就是神的意思了。听商女的意思,九黎的人是把对天神的信仰转移到部落图腾上面了。

    “要不他先提前画条龙出来,以后当作图腾?”这想法一出,他又担心与东夷龙氏的图腾相似,到时碰面了,谁才是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