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五十九章 原始乐器
    苏阳当然希望天上能掉下个仙女妞,可惜他不想当牛郎,所以这只是臆想罢了。

    针线搞定,不过暂时不能用,麻线还需要晒干,此时只是作为演示,让玛祖以及大家明白麻的重要性,顺便再次刷威望,让新加入部落的二十六人信服。

    他想到过养蚕,可这东西难以普及,就如现代农村早期就流行种植桑树养蚕,但没几年桑树叶子都割来喂家畜了,偶有孩童采摘桑果。再到最后,有了更优良的桑果,以前那些桑树完全失去了价值。

    “小心!”商女忽然挡在他身前。

    苏阳心说又来了,每次这种时候他都觉得自尊受到了伤害,所有人都现了异常情况,唯独他毫无所觉,这算是反差版的众人皆醉我独醒吗?

    “是野人!”战士们如临大敌。

    苏阳已经准备随时跑路,因为他只带了乱部落的十个战士过来,不够看啊。

    瞬息之间,二十几个野人呼啦跑了出来,每一个都是四肢着地,灵活无比。可那一张张脸实在太恐怖了,这不是涂抹上去的,而是密密麻麻的疤痕,毁容了。

    “是你,小野人。”苏阳看见了与众不同的小猴子,正是那个萌萌哒的小野人,一张小脸毫无瑕疵,粉雕玉琢的分外可爱。

    突然,旁边一个战士就要大吼,苏阳连忙打断,如果这时候叫来玛祖他们,肯定又会把野人吓跑。

    “我叫苏阳,来自岩石部落,没有恶意,可以谈谈吗?”他说话间取下半竹筒的盐扔了过去,虽然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但这是表达友好的最好方式。

    “嘶!”野人们崩牙咧嘴,宛如在宣告这里是他们的地盘,生人勿进。

    无论是人还是野兽都有个习性,地域性很强烈,就好比在外面见到一条夹着尾巴随便可以欺负的狗狗,但这条狗一旦回到家中,马上就会变得凶猛起来,生人勿进。

    放到此刻,如果这里是岩石部落,那么苏阳即便害怕,也会站出来血战。反之,野人即便打不过他们的队伍,也不允许他们在野人区一直逗留。

    “你们谁能跟野人说话交流。”他这话早就问过了,与野人根本没法交流。

    野人们在慢慢逼近了,手上也有武器,木头上绑着石头,虽然没有外面部落的石器那么精良,可绝对能伤人啊,人数还比他们更多,而且根本就没去捡他扔的盐。得赶紧想想办法了,不然就得撤。

    “墟、赶墟懂吗,以物换物。”

    苏阳拉过商女,让她站在跟前,他拿出腰间的猪牙匕递给商女,又示意商女随便拿个东西给他,谁知商女取下了戴在脖子上的骨齿项链,然后给他戴上了。

    好吧,这真的不是在交换定情信物,私定终身啥的,他明明是在演示以物易物的过程啊,乱了,凌乱了。

    “咕噜咕噜。”野人忽然停了下来,说着听不懂的话语。

    只见那个特别的小野人跑去捡起了盐,然后扔了个东西过来,苏阳伸手去接,但却被一个战士捷足先登,让他颇为尴尬,个矮不是他的错啊,好歹穿越前他也是穿鞋一米八的高个子。

    “快给我看看。”等他接过东西,顿时惊讶起来,这竟然是一个奇怪的椭圆形石头,比鸡蛋稍稍大一点,石头上有好几个孔,应该是天然形成的,石头也很坚固,可这个石蛋是用来做什么的?

    忽然,小野人握着拳头放在嘴边,出呜呜的声音。苏阳福至心灵,对着石蛋的孔吹了起来,没想到竟然能吹出声音,而且手指按住不同的孔,出的声音还不一样,有古老苍凉的感觉。这居然是乐器,开什么玩笑,野人也有乐感?

    等等,他好像见过类似的乐器,大脑飞快运转起来,努力回忆,终于让他想起曾经在一个古镇上见过一种叫“壎”的乐器,那店家宣传说在石器时代就已经有这玩意儿了,莫非指的就是他手中这种天然形成的石蛋?

    我靠,苏阳再次怀疑小野人会不会也是穿越来的,这都玩上原始艺术了。

    “呀呀,咕噜咕噜。”小野人忽然暴躁起来,抓耳挠腮的,很是反常。

    苏阳一愣,跟着就把石蛋扔了回去,他有一把好嗓子,何须乐器。

    只见小野人拿到石蛋后就放在嘴边吹了起来,没想到竟然吹出了好几种鸟类,甚至是动物的叫声,惟妙惟肖,真假难辨。

    “不是吧,好像搞错了。”苏阳才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这石蛋竟然是这么用的。

    商女这时出声道:“野人用那个抓猎物。”

    “怎么抓?”他有些没理解到意思。

    随着小野人吹出鸟类的叫声,忽然间天空中竟然飞来了一些鸟雀落在树上,极有可能是被声音吸引而来。

    “我靠,原来是诱捕工具。”苏阳终于明白了,不由双眼放光,他完全可以用黏土捏制出“壎”,就照着石蛋捏就行了,到时候烧出一大批,大家就多了一个猎手的手段。

    “咕咕咕!”小野人突然又把石蛋扔了过来,这次苏阳亲自接住了,顶级的手啊,键盘侠有木有。

    “很好,我要与你进行交易,带我去你们的部落,就是住处!”苏阳尽量把话语说得慢一些,可惜野人真的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其中一个年长的野人嚎叫了一声音,然后所有野人纷纷转身离开了,小野人也跟着跑了,但快要消失时却扭头看了苏阳一眼,嘴里出呜呜声。

    苏阳手握着石蛋壎,挣扎了一下,没有叫大伙追上去,一回生二回熟,刚才的情况让他看到了曙光,让野人明白了以物换物,那么下次再来,完全可以继续换东西,相信次数多了,彼此熟悉后,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呜呜呜……”他吹着石壎,努力想找到音准,奈何无法吹出如梅花三弄什么的名曲,只有古老而苍凉的呜呜声,很质朴,也宛如天籁。

    等回过神来,见商女等人都很安静,颇有些陶醉在聆听壎声,这让苏阳忽然觉得自己很有音乐细胞,此地处处是知音,此处也可以有掌声。

    随后见到玛祖,他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老人也试了试石壎,然后微笑着摸了摸苏阳的头,说道:“你做的很好,以后都由你带队进入野人区。”

    顿了下,玛祖又说:“开墟的事情,我会与长老们,还有姜黎一起商量。”

    “那太好了。”苏阳兴奋的把玩着石壎,恨不了马上划出地基,然后就开盘贩卖期房,等收到预付款后,他就火跑路……呃,这只是想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