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五十八章 穿针引线
    苏阳粗略数了数黑猩猩的数量,大概有五十六只,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成年猩猩,想来这还不是猩猩族群的全部,因为没见到小猩猩。

    “吼!”一头最为雄壮,看起来比帕布还高大的猩猩在嘶吼,极有可能是领。猩猩是灵长类的动物,与人相似,属杂食性,偶尔也会吃肉。

    玛祖虽惊却不慌乱,她年轻时天天在外狩猎,经验丰富,遭遇过狼群,手撕过豹子,自然也遇到过黑猩猩。

    “举起武器,上前!”老人晃动着一头白,紧握着石矛,一步步走向前去。

    “战!”所有人吼叫着往前走,凝聚出一股无形的气势。

    苏阳受到感染,也随着人群前行,他领会了玛祖的话,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不然终会一败涂地,反之将迎来胜利。

    猩猩暴动了,纷纷呜呜大叫,但当他们继续前进时,猩猩竟然在往后退,虽然只是慢慢挪动,但确实是退了。

    “乘胜追击的时候到了,这些猩猩原来是欺软怕硬啊。”

    苏阳觉得已经看明白了形势,反攻的时候到了。谁知下一刻玛祖却叫所有人从另一边走去,就这样与猩猩擦肩而过,根本就没有生战斗。

    “是野人留下了猩猩!”春开口说道。

    可苏阳还是不怎么明白,现在没生战斗当然是好事,可往后若要攻占这里,就少不了见血。看来还要继续想办法增加人口,可却没有那么容易。

    商女这时候神色凝重,出声道:“猩猩不会留在一个地方,我问过了,只有野人区有这么多猩猩。”

    玛祖出声了,“野人不杀猩猩。”

    “为什么不杀,难道……”

    苏阳忽然有一个荒唐的想法,从野人四肢着地奔跑的方式来看,与猩猩根本无法共处在同一片地域,就如岩石部落,不会允许其他两条腿直立行走的族群进入领地长久生活。难不成野人的图腾就是猩猩,这是假设野人有图腾的前提下,才有那么点可能成立。

    没过多久,野人终于出现了,不多,只有几个野人冒头,打了个照面跟着就飞快跑走。

    “玛祖,追上去。”苏阳急促说道。

    老人点头,队伍启动,循着野人跑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可一小会后就失去了野人的踪迹,哪怕是商女与春,也无法确定野人去了哪个方向。

    “肯定是我们人太多了,野人不敢出现。”苏阳犯愁了,这人来少了不安全,来多了却找不到野人,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不管了,先看看这里面有没有好东西,到中午时,他终于再次看见了那种植物,挖到了蛋黄色的根茎,约莫婴儿手臂粗,有十几厘米长,这么一株挖出了三个根茎。

    “啪嗒!”他把根茎掰成了两段,里面直冒汁,闻了闻没什么味道,但却不敢直接吃,万一有毒可就悲剧了。

    “把这些都挖出来,小心别弄破了皮。”

    多收集一些有备无患,等回去后用兔子试试,如果可以吃,或许可以考虑种植。他是一直没找到适合大面积种植的农作物,所以只能慢慢试了。

    队伍走走停停,沿着大概的方向,不一定非要今天赶回去,苏阳可以安排时间,这是玛祖对他的信任。

    可是,虽然野人区的物产相对是要丰富,有不少外面没有见过的植物,可真正能让他利用起来的,暂时还没现。

    “那边有个山谷,过去看看。”他坐在帕布的肩膀上,站得高看得远,心想其它东西到也罢了,怎么也要找到麻才行,有了这东西,冬天就可以缝制不漏风的兽皮,立竿见影的效果。

    也不知道是不是时来运转,刚一过去,他就瞧见了一大片,非常有可能是麻。这种植物的叶子比较特别,有点似佛手瓜的叶子,摸起来有绒绒的感觉,但不刺手。

    催促着大家赶快跑过去,他落地后手中长矛一扫,瞬间就折断了十几珠,跟着上前查看,茎皮真的扯不断,虽然与他印象中的苎麻不太一样,叶子没有那么尖,茎皮也没有红而是青色的,可这效果完全附合。

    他连忙扯了些茎皮下来,茎干有多长,茎皮就有多长,用水搓揉了一下,就变成白色的,不过不是纯白,是有一点偏黄的麻色,没错,这就是麻,绝对是正品,必须给好评啊!

    苎麻有很多变种,这可能是其中一种,也可能是最早形态的苎麻或是其它品种的麻,这个就不用去多考证了。

    这个山谷的苎麻能有好几亩,更难得是没怎么被破坏,收获简直太大了。而且他现在收割了,只要不是连根拔起,那么明年还能来。

    “大家一起动手,把这些全部收割了。”苏阳真的很兴奋,结果忽略了他这行为很反常。

    玛祖就不解的问道:“你要这个干什么?”

    坏了,他有些得意忘形了,之前挖出的块茎植物还好解释,现在这个麻,就仿佛他在专门寻找一样。还好他颇有急智,张口就道:“这个叫麻,我赶墟时听别人说起过,麻的皮扯不断,又很细,我就想着用来穿兽皮,还有捕鱼。玛祖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就这么糊弄了过去,或许这不是什么大事,玛祖也没多问了。

    现在已经有骨针了,不过是比较粗大的那一种,有些野兽的骨头本来就有孔,或是很容易钻出孔来。现在他穿的兽皮,就是用藤条穿起来,但这种藤条太大了,也太硬。若非身体已经习惯,绝对是遭罪。

    穿孔这应该算是原始人的模仿或是本能,他们会想办法在身上挂东西,一些植物的果实自带孔,只要有一人穿孔成功,那么就容易传播开来了。

    不过在苏阳的印象中,早期的骨针什么的,好像是用鱼骨头吧,具体他也不清楚。

    但他马上就可以找到替代物,在大家收割苎麻时,他拿了一些洗好的麻线,带上十来个人,飞快返回之前经过的地方,只因他之前看到了一棵带刺的树,就跟那种橘子树的刺一样,能有小指长,很尖锐,完全可以临时作为针来使用。

    “就是这个了。”苏阳兴奋的扯下几根树上的长刺,直接用刺头去戳另一根刺的尾部,这是个细心活,换了别人搞不定。而他没花多少工夫就钻出一个孔来。

    接着把麻线一搓,穿针引线,这下可以缝制兽皮了,要问他为什么会针线活,只因每年都过双十一,是条单身狗!

    他的针线手艺没到纳鞋底的程度,但衬衣扣子掉了什么的,还是能缝补完好,现在就缺一个织女下凡了。

    建了个书友群:41584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