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五十六章 图腾
    “盐矿是要保护起来,我们岩石就会是下一个有盐氏!”玛祖认真的说道。

    苏阳跟着又说:“但是现在盐矿处在乱部落与野人区的交界处。我们岩石部落的地方太小了,没有河流,没有盐矿,也没有地精,价值高的东西都太少了。”

    玛祖回了一句:“岩石部落安全!”

    好吧,苏阳觉得还是先去野人区,至于建立墟市的事情,容他在好好琢磨一下“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这话的意思,若能有孟子的一成功力,这天下何人不能说服。

    “玛祖,牛头部落是什么样的?”他话锋一转,问起了个人最关心的事。

    玛祖沉吟了片刻才开口回道:“牛头部落的图腾就是牛,他们有很多很多的人,有巫师,有图腾战士,很强大。”

    “什么是图腾战士,我以后可以成为图腾战士吗?”苏阳直奔主题,他又不晕血,当然想有机会能成为强大的战士了。

    “我家苏阳当然可以成为图腾战士,等大丫、冬冬,她们只要能学成回来一人,我们岩石部落有了巫,就可以血祭图腾,到时候你便可以从图腾中获得力量,成为图腾战士。”玛祖郑重的说道。

    可苏阳却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之前不是说喝了兽血可以获得力量吗?但经过他亲自论证之后,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估计是因为动物血液中含有盐,所以吃了盐有力气,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入坑需谨慎啊,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还是继续练他的四肢奔跑吧,这个更靠谱。

    正好,食物可以吃了,他便结束了谈话,等到时真的见识过图腾战士再考虑。

    吃饭时他也与乱部落的人商量了一下,再次征得玛祖同意之后,便定下了回去的路线,穿过野人区在到乱部落,最后在回岩石部落。

    现在队伍有五十一人,各个都带着武器,帕布、商女、春,还有玛祖都很厉害,尤其是老人玛祖,在年轻时比有盐氏的娅还要强悍,即便现在老了,仅靠气势就能压住队伍。

    加之上次走了一次路线,春记得路,即刻就出了。这次赶墟过后,至少要等三个月才会开启交易,同时也是各个部落最难熬的时期。

    傍晚时,苏阳再一次到了遇见小野人的地方,石头还是那块石头,却半点不见野人的踪迹。

    “砰砰砰!”帕布开始砍树,要把这里围起来,大家今晚就要在这里露宿过夜了。

    盘古斧再次威,砍起树来木屑纷飞,一个人就能搞定,度贼快。而以往要两个战士配合,用藤条栓石块,一起力要忙活很久才能砍倒一颗大树。

    “帕布用的是什么?”玛祖惊讶无比,她走的时候盘古斧还没搞定,此刻是第一次见到。

    苏阳连忙解释了一下,然后斧头就到了老人手中,还好最后还是还给了帕布。

    “你说的那种打造斧头的陨铁能找到吗?”玛祖显然动心了。

    苏阳摇头,陨铁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他之前在墟市还问过来着,附近所有部落都没有,再说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帕布能听你的,这点很好。”

    这话什么意思?苏阳觉得玛祖不是再说反话,想想也对,老人不可能看出他有反骨,好吧也不能叫反,他只是想有朝一日成为领罢了。

    老人不知道他的内心想法,而他现在拉拢帕布几人,这就间接增强了老人在部落中的话语权,自然应该夸赞他了。

    这到是个机会,往后父亲勇与两个伯父,都会留在部落。而在外面狩猎的战士中,现在看来帕布的威望与日俱增,还有春的威望也不低,恰好帕布与春都可以说是他的人,这是好事啊。

    “苏阳,你快过来看看。”商女有些急促的叫道。

    莫非出什么事了,他连忙小跑了过去,却见在巨石后面有生火的痕迹,这很正常啊,总不能不让其他人在这里过夜吧!

    “你好好看看,这是野人留下的。”商女脸色凝重。

    春这时候也过来了,点头道:“是野人,还用了陶。”

    “我靠,该不会是小野人吧。”苏阳大胆猜测,距离上次他来这里,已经有二十多天,没准还真的是小野人。

    没一会,老人玛祖也来看了看,虽没有肯定是野人,但从留下的痕迹来判断,有些不对劲,仿佛是初学者留下的。

    苏阳搓着手,如果真是小野人,那么证明野人的智力没有问题,只不过一直延续着茹毛饮血,四肢行走的习惯,也形成了自己的语言。这只能说野人的文明比外面的部落慢半拍,这种文化上的差距,哪怕到了现代也依旧存在,不然又何来的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

    若他此刻所在的世界,就是地球的远古时期,那么谁也无法说清楚哪一个族群才是现代人类的祖先。

    大家一起动手,把砍伐的树木围在外面,形成一道防御,也点燃了七八个火堆,会安排人轮番守夜。这种安全上的事,不用他来瞎指挥,只管安心吃喝睡觉就是了。

    是夜,苏阳裹着兽皮躺在巨石上,心想这次小野人还会再出现吗?怕是不可能出现了吧,这么多人在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早晨醒来时,他着实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商女也裹进兽皮了,这样真的好吗?

    “出!”

    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大家醒来后,清点了一下人数就出了,这让苏阳觉得,他前几次疑似晕血的情况,极有可能是因为血糖过低。

    春与商女带了些人走在前面,帕布紧跟其后,玛祖坐镇队伍。至于苏阳当然是跟在老人旁边,大树底下好乘凉。

    “小心点,野人可能有图腾!”玛祖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咳咳,苏阳一愣,愕然问道:“您是说野人有图腾,这怎么可能,附近四十多个部落,就连有盐氏也没有图腾,野人怎么可能会有?”对于图腾这事,他其实一直没搞明白,作为现代人,都说自己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真要说起来,龙就是现代人的图腾。

    按他的理解,原始人应该想祭拜什么都可以啊,就拿牛头部落来说,图腾是牛,那么岩石部落也可以用老虎、狮子什么的作为图腾啊,何必搞得那么麻烦,还需要巫。

    现在他只有催眠自己,认为图腾能带来某种神秘的力量,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得通。

    可现在,玛祖忽然说野人也有图腾,这未免太过颠覆认知了吧!是文明在演变的过程中反而退步了?

    “野人很厉害,这么多部落,没有谁真的去猎杀野人,抢夺地盘。野人中可能有野巫,也可能有图腾战士!”

    这或许才是老人的顾虑,不过现在已经进入野人区,且先看看再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