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五十三章 豺狗与牛
    听说斩白蛇、编草鞋、放牛……这些事与是否能称王,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所以苏阳决定尝试一下,此刻机会就来了,清晨队伍出后,他们遇到了狼,这可不是好兆头,狼群在森林中非常可怕。因为狮虎豹这些猛兽,狩猎时经常失败,所以一般不会穷追不舍。但是狼群却不同,有时为了吃口肉,追踪几十个小时都正常。

    不过这次他们遇到的是小号狼,与豺狗差不多大,也只有两只,这简直就是送菜啊。

    而且苏阳一点都不怕狗,作为兽医,打狗针是必备技能,虽然现在没有夹具,但他真的不怕狗,或许还会成为杀狼高手。

    “卧!”商女打着手势,队伍连忙弓身,小心翼翼的前进。

    苏阳有着身高优势,站直了走向前都不是问题,很快就看清了状况,竟然有一头大野牛在前方,野牛的旁边有一头小牛犊趴在那里,而在十几米开外,有两头豺狗在等着。

    一目了然,他都能推敲生了什么,商女他们就更不用说了。

    “吼!”帕布一声怒吼,提着盘古斧瞬间冲锋了出去。

    “坏了!”苏阳暗道不好,这种情形应该悄悄上前,出其不意的暴起,才有可能一网打尽。现在帕布这么一搞,没准会两头空,牛与豺狗都跑掉了。

    正当他打算跟着冲锋时,却被旁边的融给拉住了,苏阳顿时无语,就要忍不住教育一下融,这胆子忒小子吧,以后怎么成为合格的战士?还怎么为了他的大业而奋斗终生?

    可马上他就觉不对劲了,因为只有帕布一人冲锋,其他人迅散开,呈包围圈一般慢慢往前推进。

    “嘶!”两头豺狗崩牙咧嘴进行着恐吓。

    但是帕布根本就不管,几个箭步上前,斧头已经挥了出去,瞬间把一头豺狗劈翻在地。

    “战啊!”

    商女出了低沉的咆哮,猛地冲了出去,其余战士如箭矢一般冲出,小半人直奔豺狗,剩下的快围住了野牛,这是一头母牛,头上是长角的,母羊也一样。

    不过片刻工夫,那边的两头豺狗已经被砍死了,虽然肉不多,但是皮毛价值高。当然因为皮子小,无法与豹子皮相比,可也能制出一件围裙了。

    解决掉豺狗后,队伍一共十五个战士全都围住了野牛。苏阳也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好吧,原谅他的狩猎经验不足,帕布之前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若当时所有人都冲出去,恐怕就吓跑了豺狗,而帕布单独一人,豺狗觉得可以一战,才会折损在这里。

    他与融跑了过去,看见已经奄奄一息的小牛犊,身上有伤口,地上已经被血染红。应该是豺狗咬伤了牛犊,但是搞不定母牛,所以豺狗就在这里等着,只要牛犊死了,母牛哪怕再愤怒也只有离开,到时豺狗就能获得牛犊肉食了。

    而现在被他们给捡到了便宜,这不算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家先等等!”苏阳出声叫道。他不是慈悲之心泛滥了,这时期狩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可能因为母牛守护牛犊的伟大行为而放弃到嘴的肉食,况且一头牛的价值可不低啊。

    “谁去拿一个背篓过来,想办法盖在牛的头上,它看不见,就好猎杀了。”

    这方法不是他独创,而是当兽医那会,给牛马打针之前,就会让家畜的主人用布盖住牛马的眼睛,然后他在上前三秒钟解决打针,一般是把针药注射进脖子里,这个角度站位,兽医的安全有保障,若是打屁股,很容易被牛马的后腿蹬伤。

    遮眼猎马牛,打蛇打七寸、武松骑虎杀,都是一个道理,抓住了动物的弱点。

    很快,背篓就来了,商女亲自动手,很是灵活地跑动着,等靠近时跳起来躲过了牛角,单手把背篓反扣到了牛头上,这一番动作极有观赏性,有街头花式扣篮的错觉。

    战士们反应很快,抓住刹那时机,纷纷举起武器猛攻,给大野牛造成了伤害。

    “退!”帕布大吼一声,所有人纷纷后撤。

    受伤的野牛狂了,凶猛地甩着头颅,眼看就要把背篓甩出去,就是这个时候,帕布起了攻击,一个箭步跑到母牛侧面,双手紧握斧柄,用了一式力劈,悍然斩中了牛脖子,顿时牛血喷洒了出来。

    “上啊!”商女一把抽出腰间的竹管,其余战士也是如此,就连融也蠢蠢欲动。

    下一刻,所有战士从一个方向扑了过去,十几个人硬是把野牛给按翻了,几个强壮的战士死死地按住牛角,其他人已经把竹管插进牛身,猛力吸食了起来,这是在喝牛血。

    “苏阳快来!”“快来啊,血不多了。”

    我靠,他真的有点突破不了心理障碍,只因穿越前被坑过一次,那次是喝鸽子血,传闻特补身体,但那个血的味道简直太腥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啊。

    可是连融都已经跑去喝血了,唯独他不去,这就不是什么品德高尚,而是特立独行了。

    “罢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苏阳跑了过去,他也自备着竹管,心想装装样子,到时候在嘴唇边抹点血就成了。可谁知道,大伙太照顾,给他让出了黄金位置,也就是牛脖子哪里,他直接就可以吸食伤口处流出的热血。

    “没人懂我,寂寞如血,呕!”

    几分钟后,苏阳一脸是血,但其实脸色无比苍白的坐在地上,说好的喝了兽血可以增加力量呢?说好的“炮维儿”呢?感觉不会爱了,挥霍了崇拜!

    一小会后,队伍上路了,需要转移地点在来处理肉食,苏阳是真的出现了身体不适,但绝对不是晕血反应。

    最后是商女背着他上路的,这实在是有损形象,更郁闷的是他居然还睡着了。

    醒来后,依旧没感觉到力量增强,可却隐隐觉得多了一股子野性,以往他在森林中,始终有畏惧感,担心时刻会丢掉小命。但现在感觉没什么可怕了,野兽吃人,他同样可以狂饮野兽鲜血,勇者胜。

    这或许就是新兵蛋子在渐渐过渡到合适的战士了。

    “吼!”苏阳一个翻身爬起,仰天咆哮。

    战士们满脸含笑的看着他,或许他们当初也经历了这个过程。

    等冷静下,他惊愕的现那头小牛犊还没死,等查看了伤势之后,苏阳觉得其实还可以抢救一下。牛犊子只是失血过多,伤口并不是很严重,说不定可以熬过来。

    此外,那两头豺狗,是一公一母,母的豺狗还在哺乳期,根据他的推断,豺狗的崽子应该两个月左右大,如果断了喂养,绝对会死。

    当即他连忙询问关于豺狗的习性,这东西只是长得像豺狗,并非后世那种豺狗。

    得到的答案是群居,不过有时只有一两头,多的时候几十头也正常。他们猎杀的这两头,应该没有其它群体了。

    苏阳思索了片刻,随即就对牛犊抢救了一下,因为没有药物,所以他只能简单包扎伤口,想办法消炎,然后给牛犊喂食,至于能否熬下来,只有听天由命了。

    “商女、帕布,你们有没有办法找到这两头豺狗的窝?”最终他还是问出了这话,如果可以,他想找到豺狼崽子,进行驯养。

    他不信佛,却又觉得很多事都有因果,豺狗为了哺育后代而猎杀牛犊,而母牛为了保护崽子不忍离去,结果双双被他们干掉吃肉。如果他能拯救牛犊,养活豺狗崽子,说不定往后就会拥有耕牛与猎狗,同时也偿还了今日之果。因果循环,天理如此!

    当然,如果牛犊活下来,且养大后,无法作为部落中的劳动力,他也会毫不留情的斩杀吃肉。倘若找到了豺狗崽子,却又无法驯养,他或许也会亲手终结。

    “可以试着找,但是苏阳,狗崽子没什么肉,皮子一撕就烂不能用,没必要啊。”战士们纷纷出声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