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四十九章 划水
    “快捞鱼吧,我在边上自己先练会,放心好了,这里水浅没关系的。  ”

    他决定用成果来证明人可以在水里游,当然也总结了为毛忽然就成了旱鸭子,这应该与身体不同有关系。就如一个会游泳的正常人,在胖了几十斤有了啤酒肚后,初次下水,铁定会沉啊。

    而他从成年人穿越成了小孩,在6地上还没什么,下了水肯定会有适应期。不过他对此很有信心,因为他在游泳馆里见过很多牛逼的小学生,滑溜得就跟泥鳅似的,各种游泳姿势都会,妥妥的花钱去专门学习了。

    “呼!”

    他先猛吸了口气,站着把头埋进水里,当然事先与商女做足了功课,避免被她打断了。读秒开始了,憋了大概一分钟,实在受不了才抬起头来,这情况他已经很满意了,因为破掉了他以前三十多秒的记录,当然水中憋气是可以慢慢训练提高的,这与肺活量有关系。

    就在他反复在水里扑腾的时候,抓到的鱼也越来越多,每个小组都大有收获,鱼的种类也很丰富,当然其中肯定有无法吃的鱼,到时再慢慢排除。

    没过多久,苏阳已经能上下摇摆着双腿在水中游走了,如果他的双手没支撑在水底那就完美了。

    “能先来个游泳圈,在好好玩耍吗!”

    直他搅浑一塘秋水,总算是找到感觉了,达到了浅水区水准,身体肌肉有了记忆,往后只要多练习几次,应该就能在河里畅游了。

    “苏阳,你真的能游啊!”商女他们已经惊呆了,完全被颠覆了认知,在他们的思想中从来没想过人也能在水中游动。

    苏阳停了下来,双脚踩到底,水面刚好在他脖子处,好吧,这水位也就是一米深左右,属于游泳池中的儿童区,实在惭愧。

    休息一会先,他也加入了捞鱼队伍,到了这个时间点,稍微大点鱼也差不多该浮出水面了。

    情况与他猜测得差不多,6续有巴掌大,半斤左右的鱼儿中标了,秋天也正是收获的季节,河里鱼真的很多。当然他也清楚,此时的做法并不对,因为不可能每次都用果粉捕鱼。

    其实他更想用矛,直接在水中插鱼,但貌似太困难了,那么就只能走老办法,用网捕捞了。不过现在没时间,就先用果粉了。

    又抓了一阵,他呼喊所有人上岸,忙活这么久,大家都还没吃早饭。鱼当然可以生吃,但先得解决刺的问题,越小的鱼,刺越密集,没法生扯下肉来。

    “收获真的不小啊!”

    看着水湾里抓到的鱼,真是充满了成就感。

    “商女,上油脂!”苏阳兴奋的搓着手,作为一个钓鱼客,他也酷爱吃鱼,主要是吃了不胖。

    说话间,拿起陶罐开始选鱼,全都选不过三指宽的小鱼,个头小,就能连鱼刺一起给吃了。至于说烤鱼,其实没那么想象中那么美味,不仅容易烤糊,也不容易进盐。若是提前用盐腌制后,又会有一股咸鱼味。

    所以吃新鲜的淡水鱼,最好还是要用锅,若是吃小鱼,用油煎完全腻!

    火堆点燃,陶罐先烧热蒸水分,这时商女叫喊着吃油,舀了点油脂在陶罐里,香味瞬间弥漫开来,用小火就行了,慢慢融化油脂。

    苏阳捻起一尾小鱼,根本就没有去鳞片去内脏,等煎好后整个都能吃,这不算原始的吃法,现代也是如此,很多景区都有卖油炸小鱼。

    但若要好吃,最好还是用动物油脂来慢慢煎鱼,只需要放点盐,若是有胡椒花椒粉,也可以适当洒一点。

    想到花椒、辣椒、葱蒜姜什么的调料,他到目前为止都没现,也是醉了。等到开春后,无论如何都要给食物增加点调味品了。

    “吃油,吃油!”商女捋了捋湿漉漉的长,等待着美味。

    苏阳一听到吃油这个音就觉得头皮麻,虽然他臆想过日后能吞并九黎部落,但还真没想过要成为蚩尤,因为这尊远古战神的下场很悲剧。

    如果现在蚩尤已经存在,又无可避免的会遇到,那么苏阳其实最想对蚩尤说六个字,“拜见岳父大人!”

    这当然是玩笑话了,他觉得连盘古都没有出现,或许蚩尤什么的人物,也只是传说罢了。

    “可以吃了吗?”

    商女的话让他回过神来,赶紧用竹筷翻了翻鱼,香味全出来了,鱼是快菜,很容易熟,可以开吃。

    “唔,就是这个味。”他一口咬掉半条鱼,鱼刺已经煎酥了,可以吞下肚。

    “你也吃。”

    剩下半条鱼喂给了商女吃,瞬间就征服了她的味蕾,咀嚼了几下就给吃了。

    “还要,快教我怎么煎鱼。”商女表现得很激动,或许因为这是用油脂煎出来的,正是她喜欢的味道。

    苏阳一笑,把另外几口陶罐也架上,详细教大家煎鱼肉,因为油脂不多,所以每次只能放一点点油,这感觉又像是铁板烧啊。

    这顿鱼肉,足足吃了近一个小时,所有人都敞开了吃,无限开火权。这也成了默认的规矩,但凡跟着他苏阳出来,都能占到便宜,至少能大吃一餐。

    “好了,继续捞鱼。”

    没人有怨言,现在的人都太老实了,若是有偷奸耍滑的,也进不了战士队伍,会被安排打杂的活,那么分配的吃食就会更差。甚至有被赶出部落的风险,严重的在一些部落已经有处死的惩罚。

    “商女,我来教你划水。”苏阳思量了很久,最后还是说出了这句。

    商女根本就没犹豫,连忙从水中跑了过来,问他要怎么才能学会划水,她对河流并不陌生,也时常在水里清洗,但都在河边上,对于之前苏阳那般划水,好奇无比,也非常想学会。

    “很简单的,我保证你能学会。”

    苏阳打着包票,他到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主要是考虑到教会商女游泳与急救,日后他来游泳时就有了保障,万一他不幸溺水,商女也可以救他了。

    可当他双手扶上商女的小蛮腰时,却出现了片刻间的失神……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