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四十四章 烤火释兵权
    苏阳刚到山洞口,就现气氛不一样了。  以往他来这里,都会有蓬荜生辉的感觉,因为在内心深处只把其余四位长老当成普通老人,非但没有敬畏之心,反而觉得长老们沾了他的光。

    但现在玛祖回来了,顿时让他生出一种被召见的错觉。

    在后世很多地方都有“妈祖庙”,人们信仰、歌颂妈祖。苏阳也不知道妈祖这个音,是不是从远古开始流传的,但如果他有一天执掌大权,应该会为老人建一座玛祖庙进行祭祀!

    深呼吸了几次,让心跳回归到七十二度,确定已经非常清醒之后,这才大步走了进去。

    山洞中只有五位长老盘腿坐在兽皮上,身前点着一个火堆取暖,相比有盐氏十大长老的排场,这里就显得太过简陋了。

    “苏阳,你觉得岩石部落该做些什么?”玛祖示意他坐下慢慢说。

    这话可把他难住了,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我想赶墟的时候换点人口回来,部落里不是有单身的男女吗。”目前又多了两个寡妇,补充成年男女已经刻不容缓了。

    其余几位长老意动,她们虽然能坦然面对族人的死亡,但又本能的知道该增加部落人口,人多力量大。

    谁知玛祖却说:“赶墟的时候不行,换人口只有去部落,我带着物资出去换。”

    苏阳当然没意见,他虽然想到各个部落去看看,但是他没空啊,不过却补充道:“玛祖,我指的意思是以后部落的人口只进不出,咱们只换人进部落,不送人出去。”

    “玛祖明白!”老人在这原始时期活了四十多年,早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这下苏阳就放心了,至于其余有什么打算,他就不细说了,反正玛祖出去后他能忽悠住四大长老。

    所以他就把话题从换人口而扯到了部落现有物资,也就是冬季储备方面,然后到散会也没谈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玛祖直接拍板了,她们只看最后部落里增加了多少物资,不管他过程中怎么弄。

    这正是苏阳想要的结果,越是模糊的指令,他越有操作性,只要他自己能做到两袖清风,不私藏物资,那么一切都好谈。

    第二天,玛祖就展现出了雷厉风行的一面,这才刚刚回来,便要外出去换人,这次抽调了八个战士出去,都是单身汪,其中四人还未满十五岁,一个死了配偶,两个体弱在制陶,外加战士春。

    还有十一个单身女留在部落,预计总共换二十五个成年人回来,之前苏阳计算所需的陶器,还要翻倍,因为他忽略了两个陶才能换一张皮子。

    而现在陶器不够,也不方便携带大量的陶外出,索性全部拿盐出去换人口。

    经过他运用秘籍九九乘法口诀精确计算之后,让玛祖带了足足八十斤盐出去,这可是大手笔了,有盐就是这么任性!

    等玛祖他们离开后,苏阳忽然反应过来,老人这是在夺回掌控力啊,虽然看似把物资这一块交由他来操作,但他却没有分配权。而这次老人带走了差不多一半的战士离开,为这些人讨到了媳妇,同时又会换回过十个成年男性,以老人的本事,想要驯服还不简单。

    此外,留在部落里的战士,其中有三个都是老人的亲生儿子,剩余的七个也只有三个还没有对老人臣服,根本就无法翻起风浪。

    “被坑了!”想通后,他瞬间就郁闷了,姜还是老的辣啊,都不用跟他玩什么杯酒释兵权,只是召见他去烤了下火取暖就解决了。

    不过等他现其余四位长老还被蒙在鼓里后,心里总算好受些了,至少他能继续忽悠这四位,这段时间已经刷出了好感度。

    打了个招呼,他带上五个战士也外出了,虽然要大概两天后才回来,但只是到乱部落,并不远。因为这段时日两个部落达成了联盟,来往密切,很快就探索出了一条最短的路线,以往需要三个小时的路程,现在一半时间就够了。

    到了乱部落后他就让姜黎召集出所有人,没一会就集合完毕。有时候苏阳甚至在想,他干脆入赘乱部落得了,马上就能得到极大的权利与自由度,但这只是想想罢了,有距离才能产生美。

    正是因为无法对姜黎的地位起冲击,又能给乱部落带来实质性的改善,所以才能成为座上宾,一旦真的成了自己人,就会化身为奶牛了,吃的草,挤出的是奶。

    “今天不狩猎,除了战士之外,其余所有人一起磨豆子,磨烂之后装在陶罐里,千万别吃。”苏阳说的话,只要姜黎不反对,那么就相当于是号令了。

    随后他就抓起一个差不多有猪肾那么大的猕猴醉果子,放在粗糙的石面上磨了起来,因为采摘回来已经有段时日了,放干燥后磨起来贼快,没几下就磨烂了,连皮一起磨。

    等督促大家开工后,他叫商女带上几个战士与他一起去查看河流,今天不会打鱼,明儿早晨在开始。

    可计划往往不如变化快,他都说不狩猎,结果还没抵达河流就遇到了猎物,并且是不得不开战,因为前面树上趴着一头正在进食的花豹子。

    “先退!”商女举起手,缓缓退走。春没有在队伍中,她现在获得了作战指挥权。

    苏阳后悔没把斧头给带来,虽然还没打磨好,但绝对比石器要强太多了。

    等他们后撤了好一段距离后,战士们连忙商量怎么除掉豹子,只因这里与乱部落的住处实在太近了,有一头豹子在这附近活动,没人敢安心出来,就连战士们也担心会遭受偷袭,而他们因为要去盐泉,又不得不出来。

    所以哪怕不能干掉豹子,也要赶走。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狩猎时优先清空部落附近的猎物,以保证安全。

    苏阳吞了吞口水,这可是豹子啊,并且体形与后世的老虎差不多大,虽然不如东北虎,但他怎么感觉双股在微微打颤呢,未战就已经怯了三分。

    “怎么猎杀!”最终他还是鼓起了勇气,没有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