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四十三章 玛祖归来
    “难道,刚才不小心举行了某种古老而又神秘的仪式?”

    苏阳笑了笑,他之所以滴血什么的,不过是想在斧头上留下点印记,以此来表达是他造出了远古第一柄铁器罢了。

    外面的风很大,好在始终没有下雨,他与战士们交代了一番,就用兽皮包裹着斧头回自家山洞了。

    这场狂风来得突然,一直持续到半夜才渐渐散去,但第二天又是一个好天气,部落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还没做好迎接冬天的准备。

    大清早的,他就把斧头送到大姑父那里让其打磨,之前制陶的底座也是两位姑父磨出来的,包括部落里的石器也是如此。

    “这样磨,把斧头的边磨亮,但是角度不能太大。”苏阳耐心的交代着,磨刀是个技术活,好比磨时角度大,虽然很快就能磨得锋利,可却不耐用,也容易崩出缺口;反而以小角度慢慢磨出来,锋利程度差不了多少,磨一次还能用很久。

    斧头不用太锋利,但是刀锋一定要均衡,这就是他的要求!

    至于说兽医四件套,他就自己动手了,只需要磨出两把指针阉割刀就行了,部落里养的兔子不用阉割,他要确定一下手艺是否还在,就需要另外寻找目标了。

    为此让战士们外出的时候多留意一下动物崽子,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快中午的时候战士们抓了一头小狗熊回来。

    苏阳傻眼了,虽然他的刀已经基本磨好,可让他阉割小熊崽子,这未免有些太不兽道了吧!

    “你们打哪儿抓来的?”他仔细打量着小黑熊,看胸口的白毛,不是他在现代见过的亚洲黑熊,但想来品种应该差不多吧。

    “树洞里抓到的。”春解释着现的地点在乱部落,原本按照分配原则,是要宰了分肉。不过听说他要幼崽,乱部落的人就放弃了分配。

    苏阳搓着手,他可是只在动物园见过熊,现在能自己养一头,貌似也不错啊。熊是杂食性动物,很好养活,而且熊还有一项逆天本领,那就是冬眠,在冬眠时能把排泄物转化为蛋白质吸收,所以熊在冬天可以不吃不喝不拉。

    这马上就冬天了,完全可以把小狗熊喂饱后,就让它冬眠。

    “这头小狗熊我养了,以后就叫它熊大。”

    随后小狗熊就被拴在了一个很小的山洞口,引来了孩子们的围观。小狗熊还比较小,但是看起来胖呼呼的,苏阳估计小熊也就一岁左右吧,说不定能驯养成宠物呢?

    他逗了会没什么精神的小熊,就又去忙自己的了,另外有件事他比较疑惑,玛祖都外出这么久了,居然都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再有几天他又该出去赶墟了,今儿他把部落里的事情安排好,明天就会去捕鱼,这个季节正是鱼儿肥美的时候,希望能大有收获。

    就在这时,只见那位少了一条胳膊的蛮蛮疯跑了回来,边跑边吼道:“长老回来了,回来了。”

    “是玛祖!”苏阳瞬间反应过来,放下活计就跑了出去,从理性上来说,老人的存在会给他日后上位造成障碍,但岩石部落想要快展,又离不开现如今老人的领导。

    就如他现在看似能指挥战士们,但真到了需要开战时,他的年龄就成了硬伤,他无法冲在第一线,简单来说,他现在更像是扮演了文官的角色,这乱世还得靠武官才行横行。也如之前希夷人与有盐氏生冲突,娅就亲自下场打斗了,如果当时娅败了,有盐氏的损失极为可能会很惨重。即便无需娅出手,也需要与娅一般强势的领,才能震慑其他来犯的敌人。

    所以现在还很弱小的他,需要老人站出来遮风挡雨。还有,从感性来说,虽然从玛祖选择学巫名额,以及变相让他上交自己赚取的兽皮时,就已经否定了他的继承权,但同时老人又是真的开始关心他了,苏阳能从中感觉到亲情的存在。

    这或许就如封建社会,皇帝哪怕再喜欢某个女儿,也只能把皇位传给不争气的儿子之一。

    当回过神来,已经看见老人一行人了,全都风尘仆仆,显然赶路的时候没少受苦,眼尖的他马上现队伍少了两个人,他觉得这一次应该不是假死了,玛祖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安排两位战士外出,难道……

    “玛祖!”苏阳跑到了老人身前。

    没想老人顺手把他抱了起来,在这苏阳的记忆中,这还是头一次。

    “墩墩,不,要叫你苏阳了。你去赶墟还顺利吗,陶烧得怎么样了。”老人问着话,同时也抱着他往部落里面走。

    更多的人赶了过来,很快就聚集了大部分的族人。玛祖先是急忙的在部落是大略看了看,当看到一大堆的陶罐,以及装在陶罐里的盐时,可谓相当高兴。

    部落里这种情况,老人彻底放心了,这时候才转为宣布这次去牛头部落的事情,大丫与冬冬都顺利进入牛头部落学巫,但他们在回来的路上不幸遇到了狼群,有两个战士死了。

    此话一出,顿时有两个女人嚎啕大哭起来,还有几个孩子也抱着女人哭泣。

    苏阳心说,这真的是坏消息,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结果就这么损失了两个合格的战士,可面对这种事,他也无力回天。

    甚至连抚恤金都无法提出来,因为现在是集体制度,各家都没有余粮,这要是单独抚恤一大笔物资,没准还会出现骗保的事情来,谁也无法肯定,是否有战士为了抚恤金而故意去受伤,甚至是去死。

    他无法做到玛祖这般铁血,对于死亡只是宣告就完了,或许他还要继续学习,继续去适应,但也有可能他永远都不会改变对于人命的态度……

    此刻,篝火晚会再次上演了,庆祝队伍平安归来,更庆祝岩石部落送了两个人去学巫,这是希望,希望多年后岩石部落能有自己的巫,能有自己的图腾!

    老人玛祖正在与其它四位长老说话,询问着这些时日部落里的变化,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有料到这几乎全是苏阳所为。

    苏阳带队赶墟,换回来一根猛犸象牙、二十张兽皮、半满盐……

    苏阳带队去有盐氏,换回两满竹子的卤水,熬煮出了很多很多如雪花般的纯盐。

    还是苏阳,在乱部落现了盐泉,并且收到了乱部落的礼金,还促成了与乱部落的结盟。

    这还不算之前,也是苏阳烧制出了陶器,提议圈养兔子,编制出竹器等等。

    看似岩石部落相比以前也没做什么,还是原来的人口,原来的物资,但却把泥土、泉水等物变成了宝贝,现在相比以前任何时期都更富足了。

    老人玛祖思索了片刻,现一切都是从苏阳吃了地之精华开始,心想,难道她这个孙子受到了天神的庇护!

    “去把苏阳叫来与长老们一起说话。”老人玛祖,此时急切想知道苏阳下一步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