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四十二章 狂风大作
    随后他带着姜黎去面见长老们,并主动交出了三张兽皮,这一刻苏阳感觉自己得道升华了,领悟了人生真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但这是错觉,他不过是学聪明了,集体制度下,个人拥有三张兽皮,那是罪过,交出来反而能得到更多。

    “好孩子!”长老们纷纷出声夸赞他的无私精神。并且事后还把他作为正面教材在部落里反复提及。

    之前赶墟时,苏阳就交出了自己赚到的皮子,现在更是连聘礼都给交了,这可比孔融让梨还要来得高大上啊。

    “已经两次让皮了,再来一次,就可以谱写一篇苏阳三让的曲子流传千古,就叫苏三的歌!”

    姜黎头戴一对牛角,正式以乱部落长老的身份,按照之前商定的分配规则与岩石部落达成了联合,这或许就是部落联盟的雏形。

    七天后,从有盐氏带回来的一千多斤卤水,已经全部熬煮完毕,大约得到了一百五十斤盐。成年人双手一捧,这个重量大约就是一斤盐,价值一张兽皮。

    苏阳也烧了五十个陶罐出来,而之前的三十四个陶,已经烧报废了五个,比他预计的更耐用。大约还有十天就是赶墟的日子,预计出之前还可以烧一百个陶,路途加上回来算个五天,部落中又可以烧出五十个陶左右。这里面他打了个时间差,也就是赶墟之后让有盐氏到乱部落进行交易,这样他就能按时交出一百二十个陶了。

    按目前的进度,偿还欠款是完全没问题的,可是他忽然想到那一根象牙,以及陨铁也没有付账。所以想要换来人口,就必须用到盐,幸好现在有足够的盐。

    在乱部落现的泉眼,平均每天能出盐水七十斤左右,能熬出三斤多的盐,每个月下来出产百斤盐无压力,这是一项长期饭票,白捡来的财富。

    气候又冷了一些,部落里开始有人生病,苏阳能做的就是让族人们养成喝开水,勤洗手的习惯。

    他腌制了两百斤左右的肉食,办法很简单,把肉分成长条形,约莫五斤重一块,然后涂抹上盐,就把肉放在陶罐中,用竹子盖好。其中要注意的就是盐的用量,若是盐少了肉就会臭,所以宁可咸一些,也不可淡了。

    等大概一周之后,把肉拿出来晾干,适当的晒一晒,就可以用烟熏,这便是腊肉。

    这日,他正带着几个人在溶化陨铁,实际操作后才现没那么简单,火力稍稍有些不足啊,如果能有煤炭就好了。

    为了保持火力旺盛,他让这几人轮番上前煽风,一点点的溶,到是当先倒出一点铁水,把他要的阉割四件套搞定了,工具成型,下一步他准备抽时间慢慢打磨。

    这四件套,包含两把阉割的钟表刀、放大版的针、加大版的挖耳勺,只用了不到一斤陨铁。

    他换回来的陨铁虽然只有婴儿脑袋大,但是重量不轻,大概有是十七八斤上下,想要整个熔炼出来建模制成斧头,还真没那么容易。

    无奈之下,只好溶化一点就倒一点出来,他先给制成了比较薄的铁片,整整用了一天多的时间,不间断的持续煽风点火,才终于把陨铁给溶了,变成了九块铁片。

    苏阳突奇想,叫来九个战士分别把铁片捶打了一翻,就当是淬炼了。

    炉火不停,他已经给斧头建模了,只等铁水倒进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煽风的人已经换了两批,木材用了一大堆,他把铁片一一放进炉子,终于全部给熔成了通红的铁水。

    就在倾倒铁水的前一刻,他又有了新想法,竟然用牙咬了些指甲下来,随着唾沫吐进了炉子里,跟着还削了点自己的头也扔进去,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好像叫作炼器的引子。

    可是他只闻到了焦味,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异象生,看来是被坑了!

    随即炉子倾斜,铁水流进了细砂模具之中,这个建模是一次性的,若是没制好,又得重头来过。

    等待良久,他才把模具砸开,见到了里面的斧头,可却与想象中有些偏差,这更像是一个毛胚,斧头刀锋的一面足有小指厚,这根本就无法依靠打磨来开封,幸好斧头的上端留下了孔,可以把木柄插进去。

    “哗啦!”

    直接泼水让斧头冷却,抓紧时间接上柄,而后再次把炉子烧起来,风不能停。

    他从战士中挑了几个最强壮的,找来石锤,由他指挥怎么捶打斧头,主要是把斧头的下端打成扁形,越靠近刀锋处就越薄。

    这次他也无需熔炼整个斧头,只要烧红就行了,而且只烧下端。

    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就是捶打斧头的时候始终不得要领,这也不能怪战士们,因为大家的脑海中没有斧头、打铁之类的概念。最后还是他亲自出马,演示了一下捶打的方法,又花了大半天,终于达到了他心中的及格线。

    这时苏阳顶着黑眼圈,心中狂吼,当年他到底错过了多少消防斧啊!

    趁着斧头还在红,温度未降,他咬了咬牙,狠心咬破了食指,硬是挤出几滴鲜血落在斧头上。

    忽然,平地起风了,天气说变就变,苏阳赶紧给斧头泼水冷却。等让大家撤离等到了山洞中时,外面已经是狂风大作,幸好因为他要打造斧头,今儿把所有的战士都留在了部落,所以这会族人们应该都回到山洞了。

    “该不会是要下雪了吧!”他挠了挠头,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果现在就下雪,那么陶罐是完不成了,对煮盐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回过神来,连忙去看斧头,心中满满的成就感,这极有可能是原始时期第一柄铁斧,有了这柄斧头,以后砍伐树木就会大大提高效率了,他也可以借此创造很多东西。

    当初他本来是想用陨铁打造成矛头,作为他的兵器,结果现在打造成了斧头,这叫无私奉献,足以再谱一曲流传千古了。

    “咦,这是什么?”

    当苏阳把斧头翻过来后顿时愣住了,在斧头的另一面隐隐有两个红色图案,他连忙用水清洗了一番,待看清楚后,已然明白这红光就是他之前滴落的鲜血,可这两个血色纹路图案很是特别啊。

    左边的纹路比较简单,像是一个“古”字。右边就比较复杂了,没有太过比较清晰的纹路,但图案的形状竟然像是一条小蛇盘在那里!

    ps:十万字了,求下收藏,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