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三十九章 虚势
    火堆很快就架好了,照例让长老们先祭祀一下,以免到时候万一失败而背黑锅。

    苏阳尝试了一下钻木取火,居然没成功,果然理论与实践是两码事。

    采集队抽调的十个人,其中有两个姑姑、两个伯母,也就是婶婶。这四位连带他的玛母,都是下一代长老的候选人,五挑一,不过现在暂时都归他指挥了。

    本着照顾家人,他才把苏家血脉的男女都给留在了部落,男的战士在附近巡逻,女的在这里煮盐,相比之下,肯定比在部落外面更安全。

    “大姑、小姑、大婶、三婶,你们来烧火。剩下的过来磨豆子。”苏阳出声吩咐着。

    磨豆子是个比较难的活,因为没有石磨,他到是能试验出石磨的纹路,可却没有凿出纹路的铁器,连接上下两块磨石也需要用到铁轴,所以现在只能纯手工操作了。

    办法自然很古老,也费时费力,同时也会浪费很多豆子,最后还得进行简单的过滤沉淀,才能得到豆浆。

    两边同时进行,他一边教会几个长辈控制火候的大小,因为要熬煮七八个小时,蒸掉其中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水份,这就得用小火慢煮。至于说中途什么时候加入豆浆点卤,还要试过才知道。

    见这边按照要求进行着,他赶紧去了制陶的地方,新分配的十二个人已经到位,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入手。他就充当老师了,从选土、捏土开始,到筛土、揉土、造形……

    正好他要烧制一个炉子,用来溶化之前换回来的陨铁,便带着这些人一起动手。他的记忆中,见过溶铁补锅,也见过溶铝制勺、加工饰品,所以就用细砂来建模。

    斧头到也简单,形状出来了,到时候在开封,只要把斧头中间留出插入木柄的空间就可以。至于他要用到的兽医工具,一般是以铜来打造,相比铁来说没有那么容易生锈,现在用陨铁到更合适。

    小工具主要有四种,第一种是刀,长度也就十几厘米,形状极似钟表的时针与分针,顶端两边开封,尖端也很锋利,下面的柄是圆的,这与手术刀是两个概念。这种阉割的刀需要两把,大小外观稍微有点区别,针对不同的兽类。

    第二种就如放大版的针,长度也是十几厘米,要用到细丝搭配,可以用马尾代替。这个主要用于阉割带毛的禽类,也是实际操作难度最大的,苏阳大概阉割失败了两百只小鸡,才得以把手艺练到了及格线以上。

    第三种到是比较简单,一个勺子,长度同样十几厘米,形状似放大版的挖耳勺,这个也是必须的。

    第四种就有点繁琐了,长度一样,小指宽,似扁担,有弹性,而且两边带着锁扣,就如相框的挂扣,主要是用来固定扩充。

    其实后面三种都是针对阉割飞禽中的雄性,这个是有必要的,阉割后长得更快,也不会有那方面的念头,所以不会乱跑,脾气温顺。

    苏阳考虑过后,决定放弃第四种工具,因为造不出来,转而用固定的木制品代替,这也是可以的。而前面三种,只要保养得当,用上几十年都不是问题,一劳永逸。

    他要制造的炉子算是很小,大概也就四十厘米高,三十厘米的周长,小有小的好处,火力会更加集中,让温度更快。炉子的构造,就如缩小版的灶台,选的是黄颜色的耐火黏土,里面构造了槽子,一旦铁水溶化就可以顺着倒出来,流进细砂模具,冷却后就成型了。

    原理就是这般,说穿了极为简单,可实际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他带着十二个人,忙了两天,总共才弄了两个炉子。有一个备用的,内部形状也有点差别,到时候烧制出来在选择。

    这期间中,盐也熬煮了出来,两天煮了八锅盐,每一锅的出盐量大概在一斤三两左右,但只有四锅好盐,另外一半因为火候问题,成了劣等品,不过相比炭火刮出的黑盐也好出太多了。

    盐的出现,在部落中引起了轰动,四大长老更是高兴无比,连连举办篝火晚会,载歌载舞,反倒耽误了不少工期。

    苏阳的地位再次提升了,他让春给姜黎传讯,每次狩猎成功,分配好收获后,乱部落就取肉食来或煮或烤,然后分给岩石部落的战士们吃,这就不算破坏岩石部落的分配法则,因为战士们吃的是乱部落的肉食。

    不过这肉不会白吃,最后苏阳会想办法偿还,这一点春隐晦的在战士队伍中传播开了。造成的影响非常大,想当初玛祖想掌控战士,到最后也有三个没有臣服。

    而这次外出狩猎的战士中就包括了那三人,在受了苏阳的好处,又得知以后狩猎都可以如此操作,在外面就能把肉食吃得饱饱的回来之后,马上就对苏阳亲近起来。

    也就是说,苏阳赢得了战士们的拥戴。再说制陶队伍一共二十一人,由他玛祖带队,他可以说是授业恩师,食物由他分配,所以这些人也对他很是尊重。

    又说煮盐队伍,他给了无限开火权,豆子可以随便试吃,豆浆可以随便喝,连带最后点卤出来的豆花沫子,也尽可以拿走。甚至这些妇女偷偷用手指沾盐来,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

    这是会做人啊,也飞快赢得了采集队的好感,觉得跟着他干活能占到便宜,还没有危险,原本该分到的食物也是一点不少,质量还提高了。

    至于说孩童队伍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就是孩子王,指拿打拿。

    如今在部落里形势一片大好,但这只是虚张声势,他若是现在就揭竿而起,说着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估计分分钟就会被剥夺现有的权利。

    所以维持目前这种状况,从外部着手,才是聪明的办法,就如他与乱部落的关系突飞猛进,到时候完全可以借势。

    这会他正守着煮盐,至于说烧陶到是不急,等数量多了,批量烧制也省得浪费柴火。制造好的炉子也需要阴干些时日,现在还不能用。

    “大姑,现在可以放豆浆了。”苏阳吩咐道,他在制定标准,就是该什么时候放豆浆,火候如何保持等等,都规范出来,确定能得出好盐之后,在大批量煮盐。

    “好,这就放!”

    眼前有三口陶罐,他分别在不同的水位放豆浆,豆浆的多少,火候的大小也有点差别,就是看什么程度更好。

    很快豆浆下锅,几乎是瞬间就浮出一片白色的沫,跟着就用竹子编制的漏勺给舀了出来,这种沫子是可以吃的,里面含着盐分,蛋白质也很丰富。人所吃的东西,无非就是碳水化合物、蛋白质、以及脂肪。只吃一种对身体肯定不好,三种都均衡摄入才能长寿,当然这是理论上的,其余还有各种维生素什么的,太复杂,他也不想搞清楚。

    煮盐的妇女们自己吃不完,就分给家里的孩子们,豆浆用不完也分,在部落里很受欢迎。

    苏阳也借此机会,收集成熟后的豆子,准备到时候播种在烧过陶器的地方,利用刀耕火种的原理来进行种植。还有,他开始规划排泄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这些排泄物到时候就是上好的肥料了。

    另外,兔子窝里的排泄物也能利用起来,这样就不用担心刀耕火种的后遗症,能常年保持土地的肥沃。

    思维散后,他火从制陶队伍中抽调三个人,赶制了一批粗糙的篮子出来,让外出的狩猎战士们带着,拾取在外面见到的动物粪便,这事说起来稍稍有些难以启齿,所以让他长老们代为吩咐的。

    但捡粪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可污的,后世大中华早期,狗粪都有人抢着捡取,能卖五分钱一斤。

    等到明年养殖了猪、牛这些大型点的家畜,就不用为肥料愁了,那时才算良性循环。

    “苏,找着了,找着了。”忽然,一个战士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

    苏阳正盯着盐锅,疑惑的问道:“什么找着了?”

    “就是,你让我们追动物,,舔石头的地方,找着了。”战士夸张的舔着拳头,好不容易才表达清楚意思。

    苏阳搞明白后,顿时兴奋起来,连忙嘱咐妇女们继续煮盐,最后看哪一锅盐最好,就用之前一样的办法煮。

    交代完后,他拍了拍身手的草灰,急忙道:“在什么地方,快带我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