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三十八章 赔钱货
    岩石部落目前有一百十六人,过四十岁的只有六个人,其中五个是长老。十三岁到四十岁之间的有四十八个,五岁到十三岁的足有五十五个,此外就是婴幼儿有七个。

    成年人中,战士原本是十六个,近期补充了四个,凑了二十整数。另外有八个十四岁左右的在制陶,两个体弱的男性,以及一个残疾,这就剩下十七个妇女,去掉容氏以及一个带孩子的,目前采集队是十五人,还不如战士多。

    不过只要再熬上几年,等这一批孩童成长起来,整体实力就会大大增强,或许老人玛祖就是这么打算的,到时候大丫或是冬冬学巫归来,马上就能快展。

    当然,现在苏阳出现了,那么原来的展路线就要变通一下了。

    好比他会尽快解决部落里单身汉的问题,以后岩石部落无论男女都只进不出,简单来说就是男的娶妻,女的招婿,利用这个方法来增加成年劳动人口。

    如今这个时期,已经禁止氏族内部通婚了,有血脉的不能嫁娶。岩石部落还好一些,因为山洞多,所以内部可以分清楚血脉,但有些部落的血脉就比较混乱,只知有母而不知有父,无法找到根源,所以一般是与其它部落通婚。

    原始娶妻其实也难,虽不要求有车有房,可得要嫁妆礼金,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不对等,倒是与现代差不多。

    就如春要从其它部落讨个老婆回来,需要付出三至六张兽皮;反之岩石部落嫁一个女子出去,就能得到三至六张兽皮的礼金。

    之前苏阳换取商女,姜黎就开价五张兽皮的礼金,这种价值观在苏阳看来贼便宜,可却难以实行。岩石部落一年到头也存不了几张兽皮,这只能解决一个战士讨媳妇的问题,根本就不附合实际状况。

    但这事能有办法解决,那便是用男的换女的,同样以春为例子,假设从乱部落讨媳妇回来,只要从岩石部落送一个男的过去,就只需要一至三张皮子的礼金了,比之前便宜了一半不止。

    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了,两个男的小于一个女的,价值偏差忒大!

    在换取的过程中还可以用到田忌赛马的方法,战士就相当于上等马,如果送出去换一个体弱多病或是身有残疾的老女人回来,就不用在付出礼金了。

    了解到这种情况后,身为赔钱货的苏阳,大叫着世道不公啊,想他在现代时整日忙着挣钱,不惜学了兽医去下乡,赚的都是辛苦费,医治家畜的收费一般是所用药品的两倍,出诊一次也就赚个十几元。而阉割一头猪,收费五元,其中还要花三元去买猪耳朵上的贴牌,这才赚两元。

    每个月所有收入加起来,也买不了一个平米的房子,到是有一辆公家的车,价值两万五的二手长安面包车!身为孤儿的他,要取媳妇当真是难,不然也不会一直没有向女神表白。没想现在到了原始时期,要讨个媳妇也这么困难,悲剧啊!

    平复了一下心情,此时他的想法就是做赔本买卖,利用陶器换取人口,现今部落里十三岁以上单身的男性有八个,女性足有九个,不过有四个女的是寡妇,之前的配偶已经过世。

    他取一个平均数,娶一个媳妇要四张皮子,招一个女婿要两张皮子,这算下来,增加十七个人口,至少需要五十个陶,真的便宜。但这也不是简单的配对,所以他预计换二十五个人回来。

    但这人不是想换就能换到,好比乱部落的总人口才五十二个,其中成年人总共才二十四人,单身的估计没两个,这还换个毛啊。

    好在有虚市的存在,这附近有四十多个部落,凭借他的口才,完全能达成这笔买卖,加上冬天马上要来了,各个部落都缺少物资来养活人口,也正是“开启转会”的佳期,过了这个时间点,进入冬歇期,想换人也没办法抵达那么远的地方了。

    这账目一算,加上他的欠债,若要换来人口,就至少要两百五十个陶,时间又只剩二十天左右了,搞不定啊。而且要保证一百多人平安的度过冬天,也需要储备大量物资,这就更显得捉襟见肘了。

    “看来,只有拿出一部分盐来交易了。”

    苏阳思索着这里面的花费,以及如何安排人手的问题,待想通之后,马上就去面见长老们,这会大概上午十点左右,时间耽搁不起。

    他先就提出让战士们外出狩猎,但是不能跑远了,必须当天出去当天回来,也不能去猎杀危险性高的动物,保命是第一位。因为玛祖带了八个战士出去,现在就只有十二人了,至少要留下三人负责部落安排,能外出的就只有九个,人就少了些。

    为此,他建议与乱部落联合作战,到时候猎物平分,但是乱部落可能消耗不了那么多肉食,所以他会用陶罐或是盐来换取更多的肉食。到时候把这些肉腌制成腊肉,就连一些内脏也可以腌制,完全不用担心无法储存的问题。

    之前部落里的肉干,都是烤过之后晒干的,储存周期短,也容易变质。而腊肉就不同了,远了不敢说,储存一年绝对没问题。

    这是第一步,在征得长老们的同意后,他马上就让春带队外出,直接去与姜黎商谈,就说是他的意思,想来姜黎也不会拒绝。

    而他的父亲勇与两个兄弟,外加少了一条胳膊的蛮蛮,一共四人,在部落外围巡逻,防止有其他部落的人来打秋风。

    安排到位后,他又提出从采集队十五人中抽调十人出来煮盐,另外五人全力去采摘上次试吃过的那种豆子,煮盐需要这个,虽然之前已经采集了不少,但还不够。

    这是第二步,很容易就说服了长老,毕竟盐的诱惑太大,就算玛祖在部落也会同意的。

    接下来是对孩童的安排,年满十岁的有十二个,全部送到制陶队伍去帮忙,这个年龄,应该能学会制陶了,这个提议也不问题,反正年满十岁后就必须劳动。

    而后就是三十多个孩童,从四岁到九岁不等,这些孩子只干一件事,准备足够多的柴火,无论是树枝还是干草,只要是附近能燃烧的,都给找回来。以及负责兔子每天要吃的草料。

    当然,战士们也不是每天都必须狩猎,这太幸苦,身体也顶不住。在不狩猎的时候就砍伐树木,抬回来后,交由孩童们处理晾晒,也是作为柴火来用,包括竹子也一样,枝条也都可以燃烧。

    孩童们由他那两个体弱的姑父带领着,负责部落安全的四个战士也会协助,力求不会在过程中出现意外。

    至于说长老们也有事做,负责驱邪烧陶,祭祀占卜,以及帮忙照看婴幼儿、兔子等。等到玛祖带着八个战士回来后,劳动力也会加强。

    可以说,苏阳把岩石部落所有人都给安排运转了起来,每个人都有事情做,没办法,这是在抢时间。

    他其实还有个杀手锏,等到把盐煮完之后,他就去捞鱼了,之前采摘的猕猴醉果子,现在还放在乱部落呢。

    “现在就去煮盐。”苏阳叫上十个妇女,直奔存放陶罐的山洞,准备先煮三锅,试了结果之后在增加陶罐的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