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三十七章 统筹
    “你早我也早,一起来做广播操。伸伸腿,弯弯腰,看谁做得好……”

    天亮了,紫气东来,苏阳站在巨石上呼吸吐纳,打了一套绝世武功,号称至少要花一个学期才能练会的第七套儿童广播体操,他这是准备德智体全面展了。

    还真别说,一套体操练下来,每一个动作他都做得无比标准,浑身都舒展开了,而这套体操的模板人物是某李姓的体操王子,也难怪难以普及,坑了一代人。

    “这是你们岩石部落的战技吗?”商女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瞎练的,你要是想学,以后教你。”苏阳还不真怕商女学去了,依样画瓢是学不到精髓的。

    太阳初升,大家收拾好竹竿,准备绕道回部落了,若是继续往前走,多半会进入野人区域,没那个必要。

    在他们离开大概一刻钟后,那块巨石上忽然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昨夜跑走的小野人,这时她正在试着靠双腿直立起来,双手比划着苏阳之前所练的广播体操……

    “呼哟,是苏他们回来了。”

    午后,苏阳带着大家总算到了乱部落,路途中成功猎杀了一头野牛,这也是运气了,刚好经过动物饮水的地方,又恰好遇到牛群撤离,后面有几头掉队了,成了他们的猎杀目标。因为是两个部落联合作战,所以猎物也要一分为二。

    等把一半牛肉交给乱部落其他人后,队伍继续前进,还需要商女他们帮忙把卤水送到岩石部落。

    前前后后他已经在外面待了有五六天了,差不多还有二十天又得去赶墟,到时候他就得交出一百八十个陶左右,还真是不轻松。

    他们的回归受到了族人们的欢呼,尤其还带着肉食回来的。苏阳已经被容氏抱了起来,无论他在外面如何威风,都只是玛母的小儿子。他的父亲勇也过来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不过很快,长老们来了,需要祭祀一番,以感谢天神庇护这次外出平安归来,苏阳也需要汇报一下外出的情况,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就只说结果,对于过程也就几句话带过。

    祭祀还在准备中,他连忙去查看了一下陶器,不出所料,目前每天的出陶量在六到九个,基本达到了他的要求,可现在天气渐冷,陶器需要多晒几天才能烧制,而他现在恰恰就缺少时间。

    合理分配更多人手来制陶的事,等明日再定。此刻他一边让人安排柴火准备烧制十几个陶,在准备过程中,他又赶紧去看了看兔子,数量已经有六十多只,期间死了几只,这属于正常情况。因为是尽量分开养,到也不怕担心一死就是一窝。

    他养的白狐也好好的,除了吃东西,其余都在睡觉,即便放在兔子窝也会很安全。

    离开这几日,岩石部落也没出什么状况,战士们也根本就没有外出打猎,因为只剩六个战士在部落,人数太少,出去了收获要看运气,还有就是快要到冬天了,有可能会有其它部落的人来打秋风,偷枪些东西。

    苏阳感觉事情挤到一堆了,仿佛都需要他来从中调和,虽然玛祖大概还要一周左右才能回来,不过好在他已经赢得了其余四位长老的信任,让他的想法基本可以顺利推行下去。

    每次烧陶都需要进行驱邪,所以这会连带祭祀一并进行了,借此机会,苏阳详细的教会玛母如何烧制陶器,以及最后要用到的冷却液。到时候他陪同烧几次,就可以当甩手掌柜,应该说是悠闲儿子。

    没出意外,这一批陶全部成功了,外表上也比之前的要好,这便是熟能生巧了,术业有专攻。

    苏阳其实是想制作一批大陶缸,专门用来煮盐,可惜现在的陶工们可能搞不定,先就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赶不上了。而且烧制大型陶器也是个问题,不能用露天的办法。

    所以只有等他完成下次赶墟,再回过头来弄一个大点的窑,到时就可以批量烧制了,即便是在冬天也可以不停工。

    现在也只能用陶器了,容积大概有五升左右,就跟电饭煲的内胆差不多,换算成水量,一次可以熬煮十斤卤水,差不多要八个小时完工。按一天烧三锅盐,一个陶罐能消化三十斤卤水。

    他准备投入十个陶罐,一天三百斤,只要四天就可以收工。当然这是理论上的,刚开始没有那么快,目前的环境也难以二十四小时开工,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手。

    但以他推算,在赶墟之前把盐烧制出来,是完全没问题的。

    当即,他便把部落的之前分出去的十个陶收集了起来,连带放在长老那里的存货也有八个,加上刚烧制的十三个陶,以及之前换的两个劣等品,还有他手中剩下的一个,总计三十四个陶罐全部放进一个山洞。

    接着就取了五根楠竹杆子,小心的把里面的卤水给倒进陶罐中保存,这样即可以防止卤水从竹子中漏掉,也能先晾晒一下卤水。其实是可以晒盐的,只是时间忒长,季节也不合适,所以还是用煮的吧。

    另外还有一个情况,煮盐的时候特别耗费陶罐,一天至少要持续用火烧上十五个小时,使用这么密集频繁,顶不了多久就会报废,他预计能坚持十天就很不错了。

    也亏得他自己能出产陶器,不然还真有点消耗不起。

    要处理的事真的太多,必须得好好想想,用统筹方法,分出个先后来,所以今天他不打算动工了,好吃好喝的休息一下。

    这时候苏阳才想到,之前忘了送别商女,不过很快就会再见面,也就无伤大雅了。

    夜晚,回到家里的小山洞后,他睡在里面,父母在外面,有个转角,算是有私人空间了。相比后世城市人口人均那点居住面积,他这也算是千尺豪宅啊。

    借着火光,他看到了之前刻在墙上的正字,已经停了很久了,此刻手中拿着石块,却没有再继续刻字,因为觉得没那个必要了,他已经渐渐融入其中。

    旁边石台上放着一根藤条,上面打上了八个节,等到了冬天,就打上第九个节,代表他九岁了,再多一年就算满节,与十指同数。

    现如今,原始人的寿命,根据他不完全统计,平均年满十三岁后的族人,大约只能活到三十岁左右,这还不包括意外、战斗等死亡。仅仅只是指因为恶劣的环境,病死、冻死、饿死等丢掉性命,简直低得可怕。婴儿的存活率也不过七成,甚至很多部落只在五成左右。

    就如苏阳,并非是玛母的第一个孩子,在他之前还有一个姐姐,但是生下来没多久就离世了。反倒是三岁到十三岁的孩童成活率最高,当然这仅限于有意识保护孩童的部落。

    他不是医生,但怎么说也是兽医,对于提高婴儿存活率这点,应该可以帮上点忙。但无奈的是,接生与照顾婴儿这活是女人做的,现在也是如此,在如今的母系体质下,他没办法去插手啊。

    最终想到了曲线传授,办法就是尽快养一头母猪,通过养母猪、小猪的过程,让女人们学到更为科学的护理知识。

    摇了摇头赶紧躺下,不能在多想了,思维太乱,明儿别想开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ps:书里面的原始制陶方法,在现今一个岛屿上的少数民族还在使用,相传已经有六千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