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三十五章 在路上
    “到时候希望大家都能在我身边,共同见证!”苏阳又补充一句,说到底猎杀这活,他只需要最后完成补刀就行了。因为按常理不都是最后一击才算人头吗?

    当天夜里的晚餐比较丰盛,怎么说他们也帮忙站了场子,有盐氏财大气粗,并没有伤筋动骨,何况马上就能从苏阳这里换到一百二十个陶。

    从宏观上来说,物品需要流通才能展,这个大方向是不会错的,但如何把别人的东西放进自己口袋,这就要看各自微调的本事了。

    翌日一大早,卤水已经装好了,只能估计个一千两百斤左右,用了十几根大楠竹装在其中,每两个人一组抬着两根走,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即刻就出,争取傍晚前至少赶到乱部落。

    “苏阳哥,下次玛雅去岩石部落找你玩。”

    看着比他小一岁的玛雅,心想如果玛雅是有盐氏的领,他到是可以考虑入赘什么的,这可以少奋斗好多年吧,可惜没有如果!

    潇洒的摆了摆手,苏阳转身就走,成长的烦劳这辈子他已经懂了。

    等再次经过债主的部落时,他询问了一下,还好希夷人没来这边,估计是觉得没有油水吧,就如以前的岩石部落,所有存货加起来怕也没有十张完整的兽皮。

    再有就是小部落的居住地往往很隐蔽,也易守难攻,依照强盗理论,也应该挑有盐氏这种肥羊下手,就是不知道之前那个会烧陶的部落是否被希夷人光顾过。

    “嗷吼!”

    忽然前方传来恐怖的兽吼声,惊起一片飞鸟,绝对是猛兽,队伍中所有人本能的蹲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出,到不是怕了,而是没有必要生冲突。

    “是剑齿虎,不对,还有血狼群。”商女双眸变得锐利起来,她的野外生存能力极为强悍,一个人独自花了二十多天才找到乱部落,这要是换了苏阳恐怕挺不过三天。

    “你是说狼群与猛虎在干架,我们能拣到便宜吗?”苏阳心动了,他见过一次剑齿虎的半张残皮,真实的还没看见过。

    商女摇头道:“不要去,血狼会吃掉同伴的尸体。”

    “那咱们快走吧,穷寇莫追。”苏阳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宁愿多花点时间绕道回去。

    春也赞同跑路,主要是春不相信乱部落的人,如果现场全是岩石部落的战士,或许可以考虑过去看一看。

    而乱部落其余人也根本没有捡便宜的心思,那好,大家意见一致,全都弓着身子,抬着楠竹杆往反方向跑了。

    剑齿虎并不是森林中的霸主,另外还有一种前肢力量更为达的刀齿虎能猎杀猛犸象,且这只是老虎类,其它还有不少能干掉老虎的猛兽,不过这些猛兽一般都有固定的活动山头,要遇到也不容易。

    柿子要挑软的捏,他们因为绕道的缘故,走的是不熟悉的路线,所以就不可避免的夜晚要在外面过夜了,这就有必要猎杀肉食,不仅路上吃,回去后也好分给部落里的人,现在是集体分配制度,若是在外面捡到一分钱,也要掰碎了回去分给大家。

    苏阳在来的时候到没觉商女的厉害,但现在通过比较,现商女要过春,可惜他还没能打造出锄头,暂时挖不了墙角。

    “有现,牛群,杀不杀?”商女半趴在地上,嗅着一大坨新鲜的粪便。再次与苏阳心中期盼的淑女形象渐行渐远。

    “春,有把握吗?”他询问手下的头号战士,关键时刻还得是自己人可靠。

    只见春飞快的爬上了一棵树,在高处观看了一番,下来后才回话道:“危险性大。”

    “那就继续走。”苏阳不愿意冒险,因为竹管里的卤水,若是熬制得好,可得一百五十斤精盐,这可是巨额财富,不容有失。

    随后商女又现了三次猎物,春否决了两次赞同了一次,但最后苏阳还是没选择狩猎,只是让大家采集路上见到的果子,能吃的块茎什么的,也意外抓了几只兔子那么大的小动物,烤了也能沾点肉味了。

    快到傍晚时,没想时来运转,刚好碰到一个部落狩猎归来,苏阳上前一问,得知是帕伯部落,他记忆力现在强,马上就想起来赶墟时见过这部落人的情形,几句话就套上了近乎。

    随后在他的一通忽悠之下,以君子协定,换走了半头猎物,约莫有六七十斤的肉食,而他付出的交换物自然是陶,下次赶墟还债。

    苏阳心想,如果他现在跑路了,会不会引原始人的信任危机,提前出现原始诈骗这种概念呢?

    “你怎么不去学巫呢?”商女犹豫着问了这么一句,她好歹也是出自九黎部落,虽然是部落中的下层人,可在这之前都没见过比苏阳更聪明的孩童。

    “没那个必要,你想啊,妹子们花十年苦功学巫,而我只需要花十天,甚至只要十个小时,就可以成为巫的男人。”苏阳这话语很快,用的是现代音,没人能听懂。

    然后他就转移话题了,继续赶路,不过这会要寻找过夜的安全地方了,选当然是山洞,但也有风险,保不准山洞里住着猛兽,那叫羊入虎口。

    最终他们选了几块比较靠近的巨石,爬上石顶上过夜,这个高度已经可以避免被猛兽突然袭击,也不怕被猛兽守住,怎么说他们也有十七个人,拼了命是可以大战老虎的。

    柴火很快找到,他带出来的陶罐还剩三个,正好分为三个小队煮东西吃,肉也可以烤,这样快一些,他手上还有一些盐,吃了恢复力气。

    “这里离乱部落不会太远了。”一个方向感比较强的战士出声道。

    苏阳点头,他也是这么判断的,而且他已经习惯了通过太阳的高度来判断时间,几乎没有多少偏差,这就是没有手机、手表的悲哀。

    春的身材偏瘦,一对一的战斗力只能说一般,但却是野外生存达人,此刻也出声道:“我们绕路后,可能会比较靠近野人的区域,等天亮了,在往那边绕一下,就该到乱部落范围了。”

    苏阳用一根手指对着月亮比较了几下,修正着方向感,这个就没办法精准了,反正明天肯定能回部落就行了,也就不想那么多。

    待吃饱喝足之后,他找了些干草铺在石面上,在往上面铺上兽皮,躺下就睡了。商女也躺在了他的旁边,到不是说原始人没有男女之别,而是商女把他当成了孩童,没有满节之前的孩子睡在一起,是生不出猴子的。

    苏阳侧躺着,背对商女,看似睡了,眼睛却是睁着的,心想商女这个名字倒是不错,刚好对应“商”这个音。

    一个时辰后,除了轮流守夜的,其余都睡着了,商女与他成了t字形,他又被当成了枕头,实在是无语。更无语的是他竟然失眠了,迟迟无法入睡,眼看月亮越升越高,再不睡觉明儿肯定没精神。

    所以只好闭着眼数绵羊,顺便复习一下九九乘法口诀,温故而知新,别到时候在原始时期生活久了,忘了这些秘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半睡半醒之间,他感觉有细微的沙沙声传来,却又没风吹过,本能的一惊,睁开眼后竟然隐约看见有黑影在快靠近,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