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三十四章 火光兽
    商女惊愕的看着苏阳一溜烟跑了,转眼已经在山洞口冲她招手,叫喊着:“商女,快啊,风紧扯呼!”

    苏阳还真不是胆子小,关键是他现在这身板帮不上忙,见商女终于反应过来往上跑,也就放心了。用手搭了个凉棚,往战士们所跑的方向看去,只见到林子里在躁动,到底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啊。

    号角声还在持续,盐矿洞口开始有人跑出来,他带来人的这会也在矿洞中。

    “怒!”山上忽然传来一声嘶吼,是娅的声音。

    只见娅手提着长柄石斧从上面跑了下来,身后还跟着另外四个年轻的长老,当这几位出现后,有盐氏人们全都聚集了过来,不过孩童们全都跑进了山洞中躲避。

    这时春等人也出来了,飞快跑到苏阳所在的位置,不多不少他们这个队伍正好十七人。

    “可能是希夷人来了!”春出声说道。

    “什么希夷人?”苏阳连忙追问,他还真没听说过。

    “就是那些不信天神,专门抢别人东西的流浪人,我也是听玛祖说的。希夷人会在日落时驱赶着火光兽出现,他们叫我们东夷人。”春回忆着说道。

    商女惊讶出声,“我知道火光兽的皮叫火烷布,穿脏了,用火烧一烧就干净了,九黎部落有这种布,在巫师那里。”

    不一会后,苏阳搞明白了,火光兽就是传说中有牛犊那么大的老鼠,记忆中玛祖说过此事,还说火光兽是宝贝,价值连城,同时也很危险,见了最好快闪。

    突然,号角声有了变化,聚集在娅身边的人们也越来越多,前方原本跑出去的战士们纷纷回归,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有一些战士负伤了,也不知刚才在森林中遭遇了什么。

    央吉玛往这边跑来了,很快到了近前,开口就道:“苏阳,娅请你人帮忙,用盐换!”

    苏阳心中挣扎了一下,在他心中盐怎么能比人命值钱,根本没得比,可形势如此,他没有借口拒绝,只好回道:“没问题,那边生了什么?”

    “希夷人来抢东西,我们已经有人死了。”央吉玛咬牙切齿,每年入冬前希夷人都会来,可是这一次来的人更多。

    还真是劳什子希夷人,苏阳顿时想带着队伍跑路,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有盐氏的存在就是一个活靶子,若是没了,其它小部落说不定会遭殃。

    “干了,大家跟我过去!”苏阳当机立断,反正他不会冲在前面,见机行事了,现在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有什么好怕的。

    等到了娅那边之后,他才知晓了更多的信息,这场战斗估计打不起来,之所以请他们过来,纯粹是为了显得这边人更多一些,好准备接下来的谈判。

    没错,就是谈判,刚才在丛林中已经交过战了,双方都有死人,有盐氏丢了三具尸体,那边也差不多。这是一种试探,败的一方便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刚刚的比拼算是势均力敌,可是有盐氏还是处在弱势,如果不想继续死人,就得用物品来买平安。

    苏阳此时心中很是震撼,就那么一会工夫就死了三个活生生的人,仅仅只是谈判的筹码,这算什么法则?

    “吼吼!”森林中传来成片的呼喝声,瞬间跑出一大群人,约莫有五六十个,这些人的穿着非常怪异,竟是披着整张皮子,不是大型猛兽,大概是狼、野狗那么大的体形,直接把头部的皮套在脑袋上,后面的皮子顺着披在背上,这要是弓着身子,还真容易误以为是野兽来了。

    还有这群希夷人的长相,也稍稍有些差别,更加丑陋,仿佛与这边的部落差了半分进化年代。

    “娅,我们来了。”希夷人中走出一个白胡须的男子。

    娅手提斧头也走了出去,转眼两人相聚不过一丈,在说着什么。

    还没等苏阳看明白,忽然间娅与白须男子同时举起武器,瞬息之间就战斗了起来,双方的人群纷纷扯着脖子嚎叫,似在为各自的领助威。

    娅很是厉害,单臂挥舞着沉重的石斧,简单而暴力,每一击都往对方要害招呼。但那个白须男子也非常恐怖,双手握着一杆如同羚羊角似的木杖,与娅硬碰硬,

    突然,娅的石斧扫中了男子的胳膊,而男子的木杖也击中了娅的肩膀,两人脚步踉跄着退开了。

    “拿盐来!”娅有些不甘的大吼。

    很快,几十个竹筒拿了出来,不用说,里面都是盐。白须男子打开竹筒看了看,里面有白色的盐矿结晶,也有从木炭上刮下来的黑盐,价值几十张皮子了。

    “还要!”白须男子嘶吼,忽然他身后的人群散开,有一头恐怖大老鼠跑了出来,比牛犊大多了,赤红的毛如丝,着光,双目通红,宛如有火焰在燃烧,这便是传说中的火光兽。

    “吱吱吱!”这头火光兽出老鼠似的尖锐叫声,不停的刨着地,冲有盐氏这边出了警告。

    娅的胸膛起伏,最后一挥手叫道:“再拿!”

    又是几十个竹筒拿了出来,这次全是黑盐,但总算是满足了白须男子的要求,让希夷的人把竹筒全收了起来。

    “娅,下一个冬天前我们还会回来。”

    呼啦,希夷人快消失在森林中,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可随后有盐氏找回来的三具尸体却是血淋淋的,他们把尸体葬在了地上,这也是一种祭祀,让死亡的人回归大地之母。也有一些部落会把亡故的人放在树巢中,或是放在山崖缝隙中,不尽相同。

    有盐氏这次可谓损失惨重,送出去的那些盐至少价值六十张兽皮,是他们一年忙到头的存货,可却无奈妥协。

    这让苏阳有了危机感,如果他开了墟市,必然也会招来希夷人。刚才所见的几十个希夷人并不是全部,森林里还隐藏着,而且希夷人的队伍也不止今天来的这些人。

    “娅,那头火光兽很厉害吗?”苏阳忍不住问道,他觉得如果刚才有盐氏选择开战,应该会赢的,那头大老鼠才是娅妥协的关键。

    娅的神情凝重,回道:“火光兽可以点燃森林,把部落外面全部烧光。”

    我靠,有没有这么夸张啊!苏阳觉得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意思,可有盐氏的人全都深信不疑,且都认为只有巫师或是图腾战士才可以猎杀火光兽。

    “娅,什么是图腾战士?”

    娅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起他交易的事,想加大交易量。可这事苏阳无法答应,因为岩石部落现在出不了那么多陶,况且冬天就要来了,到时候白雪茫茫,根本无法晒陶烧陶,会进入冬歇期。

    好说歹说,苏阳才同意增加二十个陶的交易,这已经是极限了,要知道他外面还有债主,下次赶墟就要偿还近五十个陶。

    等他回到山洞后,想到今日种种,实在忍不住说了句豪言壮语,“待我成年,我会亲手猎杀火光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