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二十三章 收买人心
    苏阳虽然紧张万分,不过却没有干出外行人误导内行的傻事,他相信春知道该如何抉择。

    “吼!”

    战士们齐声咆哮,同时冲出,他们不怕流血,也无惧死亡。

    大公猪也动了,迎着战士们撞了上来,一对猪牙宛如象齿,极为恐怖,但是大公猪有一个弱点,它的度没有人类快,这或许是猪的硬伤,小的时候跑得贼快,但是体重增加后,即便是公猪也会慢下来。

    “散!”

    春吐露音节,只见战士们迅留出一个缺口,让公猪冲了过去,就在这瞬间,战士们的武器猛地招呼了上去,不求一下解决,但求给公猪放血。

    这是狼性猎杀法,即便母狮也经常用这招,面对比自己庞大的猎物时,只要想办法弄伤猎物,让其失血过多,只要耐心等待,就可能有收获。

    扑哧一声,春的长矛终于戳穿了猪身,划开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让公猪嘶吼不止,声音传出数里之外。

    但同时一个战士也被公猪撞了一下,顿时如遭雷击,倒飞了出去,大口吐血。

    “上!”春在低吼,一跃而起,手臂一抡,下一刻已经把一根削尖的竹管插进了猪身伤口处。另外四个战士连忙架起武器,挡了公猪一下,配合起来极为默契。

    但是受伤的公猪突然狂,一下撞开两个战士,疯跑了出去,大公猪终于知道恐惧了。

    “追下去。”春舔了舔嘴角,他也受伤了,不过这种情况对于狩猎来说,就如家常便饭,在所难免。

    苏阳长吁了一口气,跟着从树上下来,连忙去查看两个倒地的战士,正是他之前的两个制陶工,不过比他大五六岁罢了。没时间多感概,等确定两人的伤势后,苏阳终于松了口气,并无大碍,但是得修养一段时日了。

    他们三人留在原地,没有去给春他们添乱,希望很快就有好消息传来。

    结果却等来了乱部落的人,只因刚才的动静大了点,猪的叫声极具穿透力,相不引起注意都难。乱部落虽然全民狩猎,可所在范围的猎物却远比岩石部落丰富。

    “岩石部落,苏阳!”此时苏阳指了指头上戴着的羊角,意思是让对方找个能说话的人出来。

    乱部落来了八个人,其中只有两个成年男性,其余不是女子就是孩童,看似人多势众,但苏阳并不担心。

    “你能做主!”一个成年女性站了出来,手上还牵着一个几岁的孩子。

    苏阳挥了挥手,当即他这边的一个战士就从背篓中拿出了吃食,这是带出来的,有肉干果子块茎什么的。

    “这是买路钱,我要从这里过,去赶墟。”

    见有食物,乱部落的人一拥而上,瞬间就把东西瓜分了。

    这让苏阳很奇怪这个部落的分配法则,也显得极乱,但应该还是母系做主,这也是附近几十个部落的情况。

    “你叫什么。”苏阳询问这个女人。

    “我叫姜黎,你们在这里狩猎了?”女人反问道,口音依旧独特。

    苏阳早就适应了音上的差别,交流起来无压力,“姜黎,我要跟你们乱部落借十几个人,与我一起去赶墟。管你们这些人的食物,回来后,还会给你们盐,如果你们能帮上我的忙,另外还有食物相送。如果你们同意,那么在路上所有的收获都归我分配,也要听我的。当然,我不会让你们参与狩猎,不会有危险,你觉得如何?”

    “赶墟,听你的,食物?”姜黎消化着苏阳的话语。

    而旁边听懂话的乱部落族人也骚动起来,他们部落已经很久没有到过墟了。

    姜黎的眼神看向了背篓,眼前岩石部落虽然只有苏阳三人在场,可她也不敢抢东西,因为知道岩石部落在这附近还有战士。

    就在这时,春他们回来了,出去了四个战士都在,由两个人抬着大公猪,狩猎成功了。

    “姜黎,你想得怎么样了。”苏阳再次出声,他对乱部落有私心不假,但更多的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可怜乱部落的这些孩童。但如果乱部落不识抬举,到时候他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好,我们跟你走。”姜黎答应了。

    但苏阳却说人还不够,很快姜黎又叫了一些人来,乱部落足足来了十八个人,其中只有三个成年男性,有六个成年女性与八个孩童。

    “春,割猪肉吧,吃了在上路。我要这一对猪牙。”苏阳心情大好,玛祖不在,他现在是话事人了,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一块块肉被割了下来,苏阳随意抓起几块就仍给了乱部落的人,顿时见这些人火急火燎的生火,把肉稍微在火上烤了下就吃,这简直跟生肉沙拉没什么区分。

    苏阳自己早就不吃带生的肉了,都要烤全熟了才下口。这会时间短,到也没有拿出陶罐显摆。

    “苏阳,你带他们干什么?”春小声问道,表示不能理解。

    “春,放心吧,这事我与玛祖说明过的,她也同意过的。”苏阳没有多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春听了这话之后,就没在多问了,转而盯着肉食,他的观念中认为,乱部落这些人现在可以吃肉食,但必须是经过苏阳分配出去的,若是敢乱动,就必须受到处罚了。

    而苏阳略微想了想,当即叫来战士砍下了一对猪后腿,他上前提起一条,好家伙,得过二十斤了,随后就把这条后腿扔给了春,说道:“归你了,由我做主,可以给你更多,明白吗!”

    “苏阳!”春愣住了,忽然想到当年他为了一条后腿而受到饿肚子的惩罚,可现在苏阳却奖赏了他一条完整的后腿,即便这头公猪是他刚刚带人猎杀到的,可依旧让春的声音哽咽了,动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苏阳笑了笑,又把另外一条后腿扔给了几个战士,说道,“这是你们的,一起分了吧。”

    “吼吼,苏阳!”几个战士高兴坏了,看苏阳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

    而苏阳自己取了点排骨来烤,更让大伙另眼相看,肯定了他的人品,因为这时期的排骨肉属于是劣等品,大家都不愿意分到排骨。苏阳这是无心插柳了,一直到过了很久才明白这些小细节。

    吃完东西后,无论是乱部落的十几人,还是他这边的六个战士,全都干劲十足,精神大好。

    苏阳豪气干云地挥了挥手,继续上路了,但他却忽然看了一眼西边,那是玛祖离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