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二十二章 头戴角饰
    “呵哈!”

    大早上的,苏阳起来舞了一趟疯魔枪法,结果差点把自己给伤了,只好赶紧收功。

    赶墟的日子到了,他这一趟的主要目的是为盐,准备到时候回来腌制腊肉,用来作为冬季的肉食储备。

    而腊肉的腌制也需要用到大陶缸,不需要封闭,只要够大就行。等腊肉出来后,就可以作为硬通货流动了,必然会出现在墟市上。

    这会清点了一下背篓,东西都带齐了,连陶罐也带了五个,只是没有他想要的地精,也就是那种似人参的东西。

    “出!”

    玛祖亲自带队,如上次那般,雷厉风行的出了,很快就到了与乱部落的交界处,到了这里就该分别了。

    “苏阳,你会来牛头部落找我玩吗?”大丫又些不舍,她最喜欢与弟弟玩耍。

    而苏阳挥了挥手,潇洒的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来的,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啊!”

    “嗯,我记住了。”大丫点点头。

    玛祖又嘱咐了苏阳一番,这才转身离去,渐渐消失在丛林尽头。

    回过神来,苏阳戴好一对羊角做的饰品,头上戴角,这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以此来证明他是这个小队伍的话事人,拥有对物品的分配权。哪怕这只是临时性在外面才有效,但以他的性别以及年龄来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即便是玛祖以前也不能给他这个权利,其余长老不会同意,但这次他制陶有功,简直是天大的功劳,加上要带队赶墟,所以才破例开恩了。

    “春,我们也走吧!”

    苏阳带了六个战士出来,其中两个是刚晋升的,之前在帮他制陶,属于没天分那种,索性补充为战士。

    随行的六人都没有血缘关系,这也省得苏阳尴尬。当然这其实是玛祖为了部落安危,把三个儿子都留着守卫部落,因为每到冬天的时候,偶尔就会出现别的部落前来抢夺食物,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到时候,就会生战斗了,虽然部落的成年女性也都不弱,但因为长年缺乏狩猎经验,所以已经渐渐不如男性战士了。

    苏阳抬起长矛,指着乱部落的方向,他决定按照上次的路线去赶墟,在路途中好好勘察一下这边范围内的地貌。

    虽然这会没有带多余的肉食出来,但果子与块茎不缺,只等遇到猎物,不就有肉了吗。

    大家的行进度都很快,也很小心,丛林里并不安全,若是大意,很可能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停!”

    走在最前面的春举起了手,他现了猎物。

    瞬间,所有人都进入了狩猎状态,即便是那两个新战士也如此,他们俩早在五年前就跟着参与过狩猎了。

    苏阳也变得紧张起来,小心留意着脚下别弄出声音,同时他也没有放弃成为强大战士的想法,因为这是在原始环境中安身立命的根本。

    大家的呼吸都仿佛变得呆滞了,如果他不用眼睛去看,估计很难现身边还有人。

    一步两步,七人慢慢前行,只要猎物还在那里,就千万不能急躁,这是经验之谈。

    春虽然不是战士中最强的,但却是韧劲最好的,其单独在野外生存的能力,早已得到了证明,在这方面也已经得到了玛祖的真传。

    不多时,苏阳双手拨开草丛,一眼就瞧见了两头大家伙,是大野猪,一公一母,那头公猪长得极为健壮,背如大弓,身长两米,一对猪牙如同弯刀,让他突然就想择日再战,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可他现在头戴角饰,是队伍的话事人,自然就不能随意胆怯了,何况又不用他上去拼命,心中飞快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那头母猪应该没威胁。

    但是公猪不亚于肉食性猛兽,战斗力极为彪悍,一对六,他们这边应该还是能有胜算的。

    苏阳看向蹲在旁边的春,后者对他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树上,意思是说等会让苏阳自己上树躲避,以免被误伤,这种场面不是他能参与的。

    好吧,大丈夫能屈能伸,玛祖也不在这里,父亲与长辈也不在,他也就不强撑着了,连忙表示没问题,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靠在了树干上。

    背篓早已经放下,六个战士抓起武器继续慢慢前进,不过这次没有选择分散开,因为公猪太强大了,一个冲撞就有可能把人给刺死。当然,他们的目标是那头母猪,现在希望能把公猪赶跑就最好了。

    气氛很是紧张,苏阳甚至能闻到公猪身上那种特有的气味,有点类似于“松露”。想想当初,他阉割了多少小公猪,也贩卖了很多小猪蛋蛋,几十上百元一斤,都是供不应求,现在碰上身体健全的大公猪了,报应不爽啊!

    “嗖!”

    突然间一杆石矛射了出去,直奔公猪的脖子,那是苏阳的石矛,但却不是他射的,他还没有那样的臂力。

    下一刻,春已经带着其余五个战士冲了出去,他们的目标是母猪,却不得不一起攻向公猪,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与此同时,苏阳那是手脚并用,一溜烟的工夫就爬上了大树,这场战士他确实无法参与,所以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战士们最大的支持了。

    “嗷嗷!”

    公猪出了沉闷的嘶吼,那杆石矛射中了它,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些野猪常年在地里刨食,也在泥浆里打滚,导致在皮肤上覆盖了一层泥壳,能起到极强的保护作用。

    “吼!”

    一个战士爆起,双手举着长矛,与旁边一个战士同时刺出,吸引着猪头,也就吸引了那一对能致命的猪牙。而另外三个人都扑了出去,想把公猪给按住,春更是大胆,趁机绕到后面,就要去抓公猪的尾巴。

    苏阳看得是目不转睛,同时思考着若是换了他应该怎么做,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一刀扎进猪喉咙,放了血也就拿下了,可这只能想想,没那么容易。除了这个,猪的身上其实有两大弱点,耳朵与尾巴。

    只要力气大到能拉住猪耳朵,或是猪尾巴,那么这头猪也就废了,只能任人宰割。就如武松打虎时,骑到虎背上,扯按住老虎的脖子皮,只要拳头够硬,老虎也得怒跪。

    当然,他这会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面对无论是体重还是力量都无比恐怖的原始加强版大公猪,想要一举拿下,这难度太大了,除非再来六个战士,大家合力围杀,拖到公猪筋疲力竭才行。

    “噗!”春身手无比矫健,一跃而出,人在半空,愣是精准的抓到了猪尾巴,但因为另外有两人并没有扑中,导致春很快就被甩了出去。猪尾巴没事,以人类的力量,基本不可能硬生生的扯断猪尾巴。

    前方那两个刺出石矛的战士,也没能给公猪造成什么伤害,那么这种前后夹击的方法行不通了。

    春当机立断,嚎叫了一嗓子,顿时六个人迅散开,成扇形,肩并着肩,一起举起武器与公猪对峙了起来,而那头母猪早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公猪没有惧怕逃走,这下战士们进退两难了,退就意味着没有收获,甚至可能被公猪追上撞伤弄残;而若是进,那么免不了会有一场苦战,同样有可能受伤,甚至是丢掉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