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二十一章 刀耕火种
    苏阳在脑海中梳理了一下制陶的过程,虽然有些过于粗糙,但工艺上应该没问题的,面对这么个情况,一时间他也想不明白。

    索性就先抛在一边了,他可是早就饿了,吃饱再说。

    两个陶罐被架在火堆上,其实就是用石头搭建的简易灶台,另外还有一个烤盘,方便用来煎肉吃。

    很快水就烧开了,肉食放了进去,也不用去血水什么的,没那必要,吃的就是个原生态。

    虽然肉要煮上一会才能吃,但进行到这里,已经证明陶罐确实能用,可以继续庆祝,肉汤都不能停。

    玛祖在问过后得知,还有十几个陶胚等着晒干,后面也还能有源源不断的陶器出产,当然到了冬天就不行了。即便如此,在入冬之前,烧出过百个陶器,问题应该不大。

    所以长老们商量之后,决定这次拿出五个陶罐出来共用,让所有族人轮流煮东西吃,但依旧没有吃大锅饭,每个人的肉食是提前就分好了的,大家可以自愿搭伙一起煮。

    这情况也就是说,即便苏阳暂时也无法单独拥有一个陶罐,相当无语。还好他手中有一个劣等品,也就是换回来的那个陶罐,将就着用吧!

    之前用竹筒煮心肺汤,就已经让族人们无法抵挡,这次用上陶罐煮肉,那就更不得了了,几乎每个原始人都拜倒在这种肉汤下。

    不等苏阳提醒,老人玛祖自行站出来,高声说道:“墩墩制陶有功,以后改名为苏阳。太阳升起,阳光普照,万物苏醒……”

    苏阳理解着玛祖的话语,忽然间脑海中蹦出几个大字“太阳的后裔”,从而联想到泡菜思密达,再而想到其实可以烧制一些泡菜坛子,这种坛子在菜市场售价三十五元,还不够两斤排骨钱,但只要不碎,用上几十年都没问题,完全可以考虑烧制出来。

    只是泡菜坛子的造型稍稍要复杂一点,不过若能赶上冬天,用融化后的雪水泡菜,便是极品了,等到开春也可以泡酸笋。

    “苏阳,苏阳,苏阳!”

    族人们大叫着苏阳的名字,都明白是苏阳给他们带来了免费的陶器……

    转眼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期间又烧了两次陶器,得到二十来个良品,基本上就没有失败的,除了那种本来就有缝隙,这是前期手艺不精。

    同时,苏阳找到了陶器声音与颜色不对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缺少冷却液。也就是陶器经过高温烧制,需要快冷却,光用清水还不行,可他虽然是理科生,却也不清楚该怎么配置原始冷却液。

    最后求助到玛祖哪里,搞了一些具有消炎作用的植物,连带着树木竹叶一起泡制成了有颜色的水。用这种水给出炉的陶器冷却后,品质果然有所提高,颜色也更美观了。

    “大功告成!”

    苏阳拿起一个带着斑斑青色的陶罐,弹起来声音脆而不散,质量杠杠的,总算是满意的。

    又因为几次烧陶,每次都选择新的空地,导致这外边到处到是草木灰,苏阳突奇想,用竹子刺了刺焚烧过的地面,好家伙,土质松软,这不正适合种点东西吗。

    “刀耕火种!”

    他的脑海中冒出这么个词,这是最原始的种植方法,也就是通过焚烧植物,让土地变得松软,烧过的草木灰又能作为肥料。但是缺点同样明显,用这种方法种植,产量比较低,同一块土地也无法长久使用,因为草木的肥料终归有耗尽的时候。

    不过草木灰确实是好东西,就连大文豪鲁迅先生回家买老宅,那豆腐西施不都跑来占点草木灰的便宜吗。

    只是现在对于苏阳来说,还没到刀耕火种的时候,因为没有合适的种植物,没有种子,那还种什么。若是能找着麦子就好了,来年磨成面粉,部落里的制陶工们,直接就可以上手拉面。

    “春,你去告诉大家,以后我们就在那一片烧陶!”

    苏阳指着岩石部落的侧面,那边的土地比较平整,也靠近水塘,他是想着先把那一片给烧出来,铺上草木灰。万一到时候找到合适的种子,这不就是现成的土地吗,等冬天的雪化了,开春就可以播种,这也算是未雨绸缪吧!

    地也不用多烧,有个一亩三分地做实验也就够了。

    “苏阳,我和冬冬就要走了。”大丫忽然跑了过来。

    终于不用叫他墩墩了,苏阳这几天心情都很不错,回声道:“好啊,你去好好学巫,到时候回来帮我的帮。”

    大丫总觉得他这话有什么不对劲,可一时也没想明白,随后就只顾着玩了。

    天气越来越凉爽,大丫她们也确实该出了,据传此地到牛头部落,大概要五个太阳日,也就是五天,算上路上耽搁以及到了那边安排什么的,没有半个月别想回来。

    夜晚,苏家这个小集体聚在一起,老人玛祖也正是在交代这事,这次去牛头部落,老人要带走八个战士。而苏阳赶墟,也要带至少四人,那么部落的防御方面就很薄弱了。

    为此,决定从半大孩子中选出四个男性作为战士,凑足双满,二十个战士的总数。

    “苏阳,玛祖不在的时候,你多费心。”

    苏阳心说,他就怕没事做,况且只要能费心,那么就能掌握一些权利,这才是他最需要的。

    等把这些事情说完,大家散了之后,他又单独回到玛祖的山洞,开口说道:“孙儿想找乱部落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老人不解,也实在想不出与乱部落有什么可换的。

    “乱部落的人口,还有地盘。”苏阳这话可谓大胆,他竟是瞧上了整个乱部落。

    老人沉吟了一下,伸手在陶罐下面加了把火,这才开口道:“苏阳,你想拿什么交易?”

    “足够用来买路的食物,我要可以随时进入乱部落,等我搞清楚他们部落的情况,在进行下一步。”苏阳没打算一步到位,那不现实。

    老人笑了,点了一下苏阳的心头,“玛祖依你了。”

    “谢玛祖!”苏阳真正想要的才是这句话,他要更大的权利,能够在外面分配食物的权利。

    至于为何看重乱部落,是因为这个部落的所有人能有很强的野外生存能力,他恰好明年打算频繁外出,所以绝对用得上。另外就是乱部落的地域范围比岩石部落要大很多,物产也更丰富,就拿之前收获的人参,就全是在乱部落秘密找到的。

    “苏阳,制陶的方法千万不能让其它部落学去了,你注意一下。”老人对陶器非常看重。

    苏阳自己当然也明白陶器的重要性,可这玩意儿只能来快钱,时间一长,早晚得普及出去,所以趁早捞一笔才是正确的做法。如何利用陶器消弱附近几十个部落,而反过来壮大岩石部落,这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