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十四章 女制陶,男莫近
    背篓里面竟然有十来根“地精”,也就是苏阳认为是人参的东西,而他与大丫吃的那个叫地之精华,可遇不可求。

    除此之外,还有两张兽皮,这是食肉动物的皮,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其中一张应该是豹子皮,另外一张他认不出来,想来也不会差。

    其余就是乱七八糟他不认识的东西了,不过苏阳很是虚心的询问,玛祖解说了一遍,他就全记住了,即便是生硬的音也能跟着念出来。

    “墩墩,都记下了吗?”玛祖含笑问道。

    苏阳当然不可能在这时候藏拙,语很快的指着十几样东西说了一遍,不仅没有丝毫差错,而且还举一反三,有了自己的见解。

    “好,很好!”老人伸出手摸了摸苏阳的脑袋,这对于玛祖来说已经是非常亲近的动作。

    “大丫,你也说说看。”

    大丫愣了一下,她其实已经算是听了两遍,但现在要她自己说,却吱吱唔唔的说出不到一半来,还有两样东西说错了。

    这番对比,立时高下立判,但是苏阳却赢得不光彩,正要出声缓和一下,却见玛祖也摸了一下大丫,赞道:“大丫,也很好!”

    好吧,苏阳再次现自己想多了,大丫的性别就决定了在部落中的地位。他与大丫,就犹如庶出与嫡系的区别,哪怕他表现得再好,再受宠,到最后还是无法继任家主之位;反过来,大丫生下来就是为了继承家产的,只是顺位高低而已。

    苏阳仿佛可以预见,若他以后要执掌岩石部落,必然会有一番内斗,或许还要与训练他的玛祖为敌,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只希望能用政治手腕,平和的逼迫对手妥协。

    摇了摇头,事情或许没有并那么复杂,顺其自然吧!

    很快,他们带来的东西已经摆放好了,玛祖守在这里作为交易人,大蛮带了两个战士去寻找晚上留宿的地方。

    而苏阳坐了一会,见短时间没有生意上门,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提出要四处看看。

    玛祖一口答应,却把春叫过来吩咐道:“春,好孩子,你以后就跟着墩墩,等到下一个冬天之前,玛祖给你找一个女人。”

    “玛祖!”春跪倒在老人身前,接受老人的抚摸。

    春是部落里的孤儿,受到了老人的庇护,所以他愿意为老人卖命,只是他依旧想不明白,苏阳为什么变得如此重要了,居然会派他专门保护。

    苏阳其实更意外,刚刚他还把自己比喻成庶出,结果马上就被打脸,玛祖给他派出了保镖,这在部落里可是独一份啊。

    先不管那么多了,火出,苏阳兴奋的流连于各个部落的摊位,死缠烂打地问东问西,遇到听不懂的就让春翻译一下,也能猜出个大概来,而且他好像真的变得更聪明了,渐渐的习惯了其余部落有些差别的口音。

    当然,他选的都是暂时没生意的摊位询问,交易盐的地方他没去,反正盐这东西无法山寨,那边生意太好,问了也没用。

    粗略问了一圈,天色也渐晚了,这时他选择来到交易陶罐的地方,这个部落来了十几个人,其中有四个成年女性,摊位的生意也很不错,但是看的人多,真正交易的却很少。

    苏阳问了句一张食肉猛兽的皮能换多少陶罐,结果其中一个女人伸出了两根手指,这价格把苏阳吓到了,店大欺客啊。如果这些陶罐是珍品也就罢了,但眼前摆放的这些全是粗糙货,属于那种两元店出品,还卖不出去那种。

    就如他手上拿起的这一个不规则半椭圆钵,无论是表面还是内部都是坑坑洼洼的,薄厚不一,用手指弹了弹,声音也不对,放在现代用来当狗碗都嫌弃,可现在居然价值半张猛兽皮子,实在是扯淡。

    可就这破玩意,摆放在这里的也只有不到十个,文明实在是太落后了。

    苏阳脑海中接连闪过很多画面,那是现代的记忆片段,全都是关于陶器的,有他见过的文字、图像,也有电影电视剧等画面,非常清晰,当他回过神来时,忽然觉得制作陶罐什么的,不要太简单啊,也无需用到煤。若想达到上千的温度,完全可以用炉子或者是窑子来辅助,用柴火就行了,若是对陶器的要求不高,露天烧制也是完全可行的。

    不过他能回忆的信息并不完整,不是全套流程,并且其中很多工艺都比较高级,比如制陶时下面那个转动的盘,他就无法打造出来,因为需要用到电,若是手工转动,又达不到始终一致的转,即便如此,他也有信心山寨出来,至少要比眼前这些强上无数倍。

    想到这里,苏阳放下陶钵,一溜烟地跑回玛祖哪里,小声道:“我看了那边的陶,想试着在岩石部落做出来。希望玛祖用东西去换取他们制陶的办法,我只要听了,就肯定能自己做出来。”

    谁知老人并没有表现出兴奋,反而给他解释了一大通,他自己翻译总结出来,得到了六个字:“女制陶,男莫近!”

    制作陶器从来都是女人的事情,哪怕是同一个部落,也不允许男人观看,更不可能外传。那边交易陶器的东山部落,也是因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换了一个有陶氏的残疾女人回来,懂得了一点制陶的皮毛,但是东山部落的陶器数量很少,质量也很差,用不了多久就会破裂,所以愿意换的人自然也很少。

    这还真是日了狗了,又是一出典型的性别歧视,谁说男儿不如女啊,后世那些制陶的几乎都是男的好不好。

    “玛祖,那等回去后,我要半满劳动力,给我满节的时间,我给你制出陶来。”苏阳这是在下军令状了,其实没那么夸张,他有绝对的信心。

    “墩墩,你是说真的?”老人终于动容了。

    苏阳指了指脑袋,撒谎道:“玛祖,我吃了地之精华后,这里变得好用了。看了陶器,就想到了可能会怎么做出来。”他尽量用老人听得懂的语句忽悠着,效果还不错。

    面对陶器这巨大的诱惑,老人实在无法抵抗,竟然当即拿出了一张猛兽皮子说道:“拿这张皮去换两个陶回来,你照着做。给你满节的人使唤,在冬天之前做出来,玛祖就让你改名叫苏阳。”

    “孙儿一定可以做到。”苏阳高兴万分,他忽然觉得有些想法可以提前了,以前他总想着以后如何掌管部落,却没想到其实可以先一步步壮大部落,等到他成年后接管一个大部落,便能节省太多起步时间了。

    在历史后,李世民的事迹,他可是看了很多个版本,完全可以学习一下。就如现在,玛祖毕竟已经老了,就算当了这附近几十个部落的领又如何,这天下终归是属于年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