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十二章 大补之物
    曾几何时,老人玛祖也是学巫路上的失败者,所以才有诸般感慨。

    很快,众人寻来藤条作绳,当真是要到悬崖下面去,不过只有四个人下去。老人玛祖、勇与苏阳,还有大丫,这个组合根本就是一家人。

    剩下的五人在上面看守,也负责把他们给吊下去。

    苏阳是真的不敢,这玩意太吓人了,可是他根本没得选,长者赐,不敢辞!

    回过神来,玛祖搬起一块石头扔下悬崖,然后侧耳凝听石头落地的声音,这竟然是在评估大概高度,办法虽然够原始,却再一次让苏阳刮目相看。

    勇在腰间拴上藤条,一手抱起苏阳,然后就开始下悬崖了,当然上面有人拉着藤条的另一端,可即便如此,苏阳也是心惊胆颤,生怕就此一命呜呼,没地儿说理去。

    与此同时,玛祖抱着小丫,也如此往下落,齐头并进。

    苏阳只觉得耳边寒风呼呼的刮,他忽然有些尿急了,若是撑不住,这可就是迎风尿三丈啊,丢人丢大了。

    好歹他也是成年人的思维,即便害怕得要死,也依旧没有闭眼上,他在努力适应着,如此才会在现在的环境中成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看能看见崖底时,藤条也已经无法往下放了,勇就这般带着他徒手往下攀岩,有惊无险的到了下面,玛祖那边也同样如此,四人平安抵达。

    “是春留下的记号。”苏阳第一时间现了石壁上的图案,这也让他松了口气,冒了这么大风险,应该不至于白跑这一趟吧。

    “我们找过去,春现在不能动。”

    玛祖说着,便当先冲到前面,勇带着苏阳与大丫,也赶紧找了下去。

    路上遇到了几条大蛇,被玛祖轻松挑飞,根本就不做停留,也没多少工夫,勇忽然嚎叫了一嗓子,穿透力非常强,震得苏阳耳朵颤。

    “阿鲁鲁哟!”有声音回应,定然是春的声音了。

    苏阳简直无法想像,一个人怎么能在悬崖下面呆上几天,好像还不能动,这得需要多强的毅力啊,在他的记忆中战士春,其实并不起眼,个头不高,身材也比较干瘦,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近了,他们都看见了春,坐在一个只能弓着身体的小山洞口,那山洞在离地大概七八丈的悬崖上。

    “玛祖,他在里面,春一直守着。”春大叫着,声音中也有一种解脱。

    当他们爬上山洞口时,春见到苏阳明显愣了一下,恐怕从来没想过,苏阳会被带出来。

    “你们守在这里,我进去抓它。”玛祖当机立断,弓着身体进了里面漆黑的山洞。

    而外面,勇连忙拿出水源与吃食给春,这时候的春看起来极为糟糕,嘴唇已经开裂,身体也有些浮肿,这是严重缺水。春在洞口守了很多天了,吃食到是带了有,但是水早就已经喝完,但他一直没有离开半步。若是他们再晚上个一两天来,春或许就真的倒下归西了。

    “春,你到底是在抓什么?”苏阳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春好生看了苏阳一眼,这才从怀中掏出一根人参,指着说道:“是这东西变的,我追着它到了这里,守着它,等玛祖来。”

    苏阳睁大着眼,到底是他理解错了,还是他脑洞太大,人参变的?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人参娃吗?但是这可能吗,植物怎么可能变成娃,即便这是人参。

    “耶耶,你看见过它吗?”苏阳询问父亲勇。

    结果勇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语言混乱说了一通,也没说个明白。

    最后还是大丫说了句:“等玛祖出来就知道了。”

    既然玛祖没有让他们进去,那么就只能守在外面,想想春都守了这么多天,他们等上一会又有什么辛苦的。

    可是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左右,忽然苏阳听到了响动,连忙问道:“你们听是什么声音?”

    “是上面!”勇连忙把石斧握在手中,春也挣扎着站了起来,两人一左一右把苏阳与大丫护在身后,如临大敌的望着高空,却只看见白茫茫的雾气。

    “嗡嗡!”

    忽然有一个黑影从云雾中冲出,这仿佛是某种暗号,后面紧跟着黑压压的一群,俯冲了下来。

    “我靠,是猛禽!”苏阳叫骂出声,连忙拉着大丫往洞里退,他的石矛并没有带下来,现在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这时期的一些猛禽非常厉害,都能把孩童抓走,成群结队能杀死战士,只是鲜少有直接攻击部落的猛禽,林子里也不容易遇到,但是到了空旷的地方就说不准了。

    没想到,这会已经在悬崖底了,居然会遇到一群猛禽攻击,这也太过倒霉了。

    “咿呀!”

    一大波猛禽冲来,勇与春大吼着举起武器抵抗,却根本敌不住,因为山洞太矮,无法站直身体,施展不开,加之猛禽太多,爪子与啄都极具杀伤力。

    无奈之下,只好往山洞里面退去,不过只退了两丈就停下了,主要是担心打扰到里面的玛祖。

    不过也足够了,猛禽飞进山洞后,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空间就这么大,勇与春已经能挡住了,还乘机打落了几只,但这些猛禽仿佛根本就不知道害怕,源源不断的飞进来,时间一长,勇与春都受伤了,尤其是春,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实力挥不出一半来。

    苏阳看着很是焦急,就怕拖延下去,会出人命。但现在即便往里面退,猛禽也会跟进来,除了抵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若是能有火就好了,等这次度过难关,回去他就想办法研究一下能随身携带的火折子。

    “吼!”

    勇眼看春已经撑不住了,他咆哮一声,独自挡在了前面,一柄石斧狂舞,体力也消耗巨大,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这时,玛祖的声音终于从洞中传来,“勇,你们退进来。”

    有了这话,他们连忙后退,山洞里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但在压力之下,苏阳却跑得很快,磕碰难免,也顾不上疼痛了。忽然,眼前有了亮光,越来越亮,等到了里面,竟现内有乾坤,里面有一个五六十平米的山腹内洞,足有十几丈高,很是宽敞。

    勇与春退到了里面,总算能站直身体了,凶狠的砍翻了几只追进来的猛禽,也终于清静了,其余猛禽并没有追进来,或许是因为山洞太黑太长的缘故,但这是好事,没人愿意处在死亡的压力下。

    “玛祖,你拿的是?”苏阳愣愣的看见老人双手提着一根级大的植物,应该说是大了很多倍的人参,足有成年人的小腿粗壮了,连带上面的苗子连在一起,看情形是刚挖出来的。

    而且这个大的人参竟然长得如同婴儿,有手有脚,有身体,也有头部,只是没有手脚趾,也没有五官,可这也太不真实了,如果这会不是在原始时期,他绝对会以为是人造假参。

    “这是大补之物,玛祖在很多年之前就见过它。”玛祖的心情非常好,满面笑容的让苏阳与大丫上前去。

    “墩墩,大丫,你们一起咬住它的手,把它喝干。”玛祖语气坚定,让两个孩子面对面坐好,她拿起大人参,刚好把人参的双手凑到两孩子的嘴边。

    “咬,不要放!”

    苏阳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不过想来这肯定是好事,当即就狠狠的咬在了人参的小手上,瞬间,一股清香浓郁的汁液流进口中,实在是太好喝了。

    “不对,这应该不是人参,没听说过人参还能化成汁液。”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见大丫睁大眼猛吸,他自然也不甘落后,猛地肚子一鼓,大口喝了起来。在他们狂喝时,外表似人参的这东西也以肉眼可见的度干瘪起来,到最后大丫已经喝不下了,但是苏阳却没放弃,拼着撑出病来的气势,把剩下的全喝光了,他大概喝了有六七成吧,赚到了。可是这东西能有什么妙用呢?

    苏阳忽然觉得鼻子有点湿,伸手一摸,顿时吓了一跳,他居然在流鼻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补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