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十一章 猕猴醉
    队伍往前行进,没过多久就现了树上的记号,确定是春所留!

    “这边!”老人玛祖伸手一指,率先走到了前面。

    勇在后面解说,“春的记号指的那边,方向是反的。”

    苏阳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树上,没想到原始人都知道逆向思维了,看来他这个事业单位的骨干业务员也要拿出真本事了,在忽悠的时候不能小看原始人们。

    这一路上,先后现了多个记号,苏阳都已经学会怎么辨认,不得不说,这很有考古价值,属于人类起源文明之一。

    “注意,有人来了。”依旧是玛祖出声示警。

    苏阳也依旧啥都没现,不过没让他等久,很快从林子里走出两个满身污垢的男性原始人,手中都拿着石矛。

    虽说岩石部落的人也不是太干净,但毕竟洞穴多,靠近水塘,形成了规矩,苏阳也适应得很快,但眼前这两位就太脏了,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澡,衣着凌乱不堪,头都打结了,一张脸除了眼睛,就跟涂抹了烟煤,对,感觉就似黑煤洞里逃出来的矿工。

    “啊哈一波多aa#!”其中一个黑脸乱说了一通,偏偏语气还特别快。

    苏阳愣是没听清楚在说个啥,却见玛祖气势不变,开口吐露道:“我们去天狼部落结伴赶墟,借过这里。”

    说罢,老人取来一大块鹿肉,一手是肉,一手是矛,让两个黑脸男子选择。

    “岩石,过。”黑脸兴奋提过肉,然后就与另外一个同伴快消失了。

    老人这时难得解释道:“这是乱部落的人,这里是他们的领地,他们收了我们的肉,就会替我们保密。”

    苏阳琢磨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封口费,那两个人想私吞那块肉,就不能说出他们来过这里,果然,原始人也是有智慧的。

    “玛祖,乱部落有多少战士?”

    老人伸出一只手,说了一个满字,这是在表达五满,五十个战士。

    “怎么会这么多?”苏阳吃惊了,双方差距很大啊,若是生战争,十五对五十,这能有胜算吗?

    “乱部落全都是战士!”老人继续解释着,最后让苏阳搞清楚了,乱部落大约有六十人左右,但有五十人左右参与狩猎,也就是男女老幼几乎都进丛林,这就造成了高死亡率,所以多年来,乱部落的人口始终不多,可是占地却不小。

    岩石部落建立至今,其实也就十几年时间,当初人口不到三十人。而乱部落已经存在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了。如今岩石部落的人口几乎是乱部落的一倍。

    苏阳心想,幸好他没投错胎,若他跑掉乱部落,焉能还有命在。

    另外还有语言,岩石部落的口音是玛祖等人从大部落带来的,算是区域通用语,而乱部落就是扎根在某个小地方的土著,有着自己部落的方言,所以刚才苏阳才听不懂,但只要相处过一段时间,就能大概明白意思了。

    “玛祖,为什么我们岩石部落不打下乱部落呢?”苏阳不是好战,只是好奇,即便岩石部落战力不足,但可以联合如天狼部落一起参战啊,只要想就有可能。

    谁知老人回道:“先有图腾,得到天神的许可,才可征战。”

    这个问题,之前其实给苏阳解释过了,而要有图腾,部落就需要巫,这仿佛是一种标配,约束这种规则的力量,是虚无缥缈的天神,可是原始人笃定有天神的存在。所以即便苏阳是无神论者,也无法越过这些规则,何况他现在还没有言权,并非某个部落之主。

    继续上路,路途中又遇到了一波乱部落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的组合,想象中这样的配合会很弱,可是苏阳却觉得心颤,如果双方搏杀,肯定会很惨烈。

    最后玛祖依旧选择了用肉作为过路费,也是封口费。这让苏阳觉得,之前那次狩猎,也是老人预谋的,因为早就计划好了,需要肉食开道。

    春留下的痕迹已经越来越隐蔽,他们要仔细留意才能找到,或许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又一次,他们根据记号指引找下去,但这次走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下一个记号,即便是玛祖也没现。

    苏阳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记号,这样就能再次有所表现了,可惜并没有现什么,但却有了意外之喜,他现了一大片猕猴醉,俗称“猪腰子”,这东西无论是藤种还是果实的外皮都跟猕猴桃差不多,只是形状与猪的肾差不多,里面是拇指大的白色硬果实,皮壳厚。

    而这种猕猴醉果子,人不能吃,但却有一个很少见的用处,那就是能把鱼类醉晕过去,无论是什么鱼都抵挡不了,就连泥鳅黄鳝等也会中标,极为霸道。当然,如果过五斤以上的鱼,在流动的活水中,就无法被醉倒了。即便如此,猕猴醉的用处也太大了,得到了这种果子,就等于源源不断的鱼。

    “玛祖,你认得这是什么果子吗?”苏阳装着不懂的询问,他已经摘了好几个拿在手里了,应该没有认错。

    “认得,果子不能吃,吃了会害病,浑身无力。”老人解释了一句,然后就把心思放在打量周围环境。

    苏阳也识趣的没有继续去打扰,他又趁机摘了些果子,这只是作为标本,现在用不上,也不能用,不然就显得太过神异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没有把握之前,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加之他年龄还小,有的是时间。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后,玛祖终于确认了方向,带着他们快寻找了下去,最后来到了一处悬崖峭壁,并且他们站的位置是在悬崖的上方,只要往前走几步,就会掉下去了。

    苏阳趴着向前,在悬崖边看了一眼,差点恐高了,根本看不到底,悬崖最下面白茫茫一片,是雾气。

    而玛祖与战士们四处搜寻,也终于现了春留下的痕迹。

    “春下去了,我们也下去。”

    玛祖的话,让苏阳心惊胆战,他们也要下去,没开玩笑吧。这种悬崖能怎么下去,他虽然能爬上部落外面那一块巨石,但与这里简直云泥之别,没有可比性。

    就在这时,玛祖又开口了,“学巫并不是一定就能成为巫,只有得到下面的那个东西,我们岩石部落才有可能迎来一位真正的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