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十章 天狼部落
    “墩墩,好样的!”勇非常高兴,他当年第一次狩猎时,可没有这么好的表现。

    苏阳的大蛮与小蛮,也就是大伯与三伯,也出声夸赞,另外三个战士也都不例外。对于战士来说,其余都是虚的,唯有能真正猎杀野兽,才是硬道理。

    老人玛祖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苏阳看得出来,同样也对他满意了,这不马上就给他治疗了伤口,虽然很痛,但绝对值得了。

    他刚才那一击,并不是福至心灵创造的,而是习惯如此,他以往医治家畜时,就喜欢把针扎在家畜脖子上,次数多了,也就熟练了。还有,他也多次见过杀猪的场面,对于该从脖子上什么部位刺刀,也了然于胸。

    可以说,刚才他的表现,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些投机取巧了,不过无论如何,他成功了不是吗?

    谁知他很快明白,这种野鹿非常弱,只是跑得很快,警觉性很高,所以难的不是怎么猎杀,而是如何追上。

    就如刚才那会,当野兽听到动静定格时,也就是突然不动了,狩猎者要么选择继续隐藏,要么就该当机立断起攻击。前者很容易错失良机,后者成功率也不高,所以狩猎的基础训练,是要学会如何尽可能的靠近猎物。

    当然,评估双方的实力也很重要,好比现的猎物是食肉猛兽,有时候就要学会悄悄的撤退了。这里面的学问说简单也简单,但都需要亲自体会过,才能明白。

    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因为猎杀野兽总能摸索出经验与方法,而人与人之间的战斗,才更加可怕。

    回过神来,大家已经在讨论吃鹿肉了,虽然战士在外面不能私自吃猎物,不过今天有玛祖金口一开,就不是问题了。

    当即,队伍迅撤离,因为原地有血腥味,容易引来大型猛兽,他们是要去赶墟,所以没必要节外生枝。

    等选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大蛮马上开始钻木取火,这是一个需要手掌够粗糙才能干的活,一般人即便明白方法,也很难引燃火堆。苏阳到是知道一个取巧的办法,只需要在木棍顶端栓上细绳,然后分别套在左右手的大拇指上,如此反复左右半圆摩擦着钻木头,就会省时省力了,当然,这办法依旧存于理论,他并没有亲自试过。

    很快木槽中冒烟了,大蛮抓来一把干草引燃,战士们找来干燥的枝条,火堆架起,烧烤进行时。

    苏阳敞开了吃,他需要变得更加高大强壮,趁着这会的时机,他终于搞明白此行是去干什么。

    原来,在很多年以前,有很多条河的那边,存在着一个级大部落,名为“墟”。这附近所有的部落都到墟去“以物换物”,但因为相隔甚远,有时拿着东西去了,别的部落却没人来,所以最后把交易的时间选在了月圆的那一天前后,每个月总计三天左右的赶墟期。

    尽管现在墟部落已经不存在了,但这个习俗却保留了下来,并且有传闻,若是哪个部落能占领墟,就能得到附近所有部落的臣服。

    “看来是类似于赶集了。”苏阳琢磨着这是个好现象啊,部落之间需要交流,也需要物品流通。大义上来说,人类才能得到展;小我上来想,这能让他快了解周围部落的情况。

    知道这些后,苏阳也变得兴奋了,恨不得马上赶到那里去,凭他的头脑,应该能忽悠到原始人,换取到过价值的好东西吧!不过,前提是他有东西可换,好吧,他现在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块兽皮围在腰间,换个毛啊。

    一回生二回熟,等搞明白了交易规则与大环境,下次过来,肯定就会不一样了。

    谁知他着急出,但是玛祖却不急,直接告诉他最快明天才能到墟。在这之前,他们还要去拜访一个名为“天狼”的部落,与这个部落的人结伴而行。

    “天狼部落?肿么感觉有点耳熟呢!”

    这时勇开口说道:“墩墩,你玛母就是来自天狼部落。”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苏阳了然,原来是母亲的娘家人啊。

    他也猜测虽然天狼部落这名号很吊,但肯定也是小部落,即便如此,能去其它部落看看,对他的吸引力依旧很大。

    “玛祖,我们什么时候出,我吃饱了。”苏阳满血复活,疲惫一扫而空,感觉伤口也不怎么疼了。

    但老人却神秘的说道:“墩墩不急,我们还要去一个地方。”

    当玛祖说出这话时,苏阳明显察觉到战士们的神色都有点微妙的变化,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队伍出了,走了一会,勇忽然在苏阳耳边小声说道:“春没有死,他在帮你玛祖找东西。”

    我靠!苏阳顿时大惊,原本在数天前已经宣布战死的春,居然还活着,可是玛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有什么东西是在部落里见不得光的,苏阳觉得即便有好东西拿回部落,以他玛祖的强势,也绝对有分配权。

    同时苏阳渐渐回忆起,春在岩石部落已经没有血缘关系的族人,说简单点就是孤儿,也难怪部落里没人为春的死太过伤心。

    不多想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相信很快就能知晓。

    当太阳高挂时,他们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程,期间有现猎物,但都提前避开了,老人玛祖仿佛真的有占卜能力,总是能提前预知危险。耳边不时传来让人心悸的兽吼声,远方时儿惊起飞鸟,让苏阳知晓丛林里很恐怖,若是他一个人,基本无法生存下来。

    他们来到一棵参天大树旁,这棵树得好几人一起才能合抱,树上有很多人为的刻痕。

    “过了这里就不属于我们岩石部落了。”小蛮出声说道。

    勇补充了一句,“前面也不属于天狼部落。”

    老人玛祖神色肃穆,开口道:“走,找到春留下的痕迹!”

    苏阳好像有些明白了,战士春居然在别的部落领地里作案,这对于地域性很强烈的部落来说,是犯忌讳的事情。玛祖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但还是秘密派出了春,那么所求的东西,肯定不简单,不然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

    而玛祖已经十年没出过岩石部落,这一次忽然要去赶墟,这事本身就很反常,苏阳可不会自恋到以为玛祖是为了训练他,所以才专程亲自出来带队。

    “等等,赶墟这个时机也有问题,因为这个时间点,就有合理的借口路过其它部落的领地了!”苏阳搓着双手,没得选择,只有跟下去,同时他非常好奇,到底是再找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