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九章 致命一击
    玛祖其实并不老,不过四满多一点,也就是四十多岁罢了。但原始人的寿命普遍都不长,一则是因为环境恶劣,二则是食物营养不均衡,故此鲜少有能活到六满,哪怕是五满也很少见,岩石部落最年长的也还没到五十岁。

    虽然寿命不算长,可只要活着,原始人中就没有弱者。

    苏阳现在就感觉自己是最弱的,连大丫都不如,好在他够矮小,当战士们弓着身体前进时,他依旧能抬头挺胸,渐渐地陷入到了奇妙的节奏中。那感觉就犹如母狮在草原上狩猎,把自身融入环境中,默默的蓄力等待致命一击。

    身边的战士们连呼吸节奏都变了,眼神锐利如鹰,弓身如豹,气氛很是紧张,可苏阳都还没看到猎物在哪里?

    忽然,玛祖举起左手,战士们顿时停了下来,轻轻拨开草丛,猎物终于出现了,是几头似鹿的动物。

    现目标后,战士们开始散开,苏阳知道自己帮不忙,干脆就站在原地没动。但是大丫却很兴奋,也跟着散开,没想到犯错了,大丫一脚踩滑,虽然马上就稳住了身体,但依旧弄出了轻微响动。

    在苏阳的视线中,几头正在吃草的鹿忽然愣住了,就犹如被施了时间定格,还没等他想明白,玛祖突然爆,如箭矢一般射了出去,动作快到了极点,同一时间,六个战士也冲了出去,口中出让人悚然的咆哮。

    “墩墩,冲啊!”大丫手握木矛也冲了上去。

    苏阳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就当是在猎杀山羊吧,食草动物没什么好怕的,很快他也冲了出去。

    结果,苏阳想象中的正面冲突并没有出现,那几头鹿跑得比人还快,根本就没有正面反抗,这些鹿四散开来,并不是从一个方向逃跑,这就造成战士们也跟着分开了。

    大丫认定了一头鹿,疯跑着追了下去,苏阳打心里来说,是不愿意与大丫组队,这太没安全感,可也担心这丫头的安危,没时间多想,刹那间作出决定,他也随着大丫跑了下去。

    “哥好歹阉割过不少小羊羔,还能怕了鹿?”苏阳为自己打气,可他也不想想,圈养的羊羔与原始野鹿之间有可比性吗?

    苏阳这一跑,就把自己累成了狗,不停地喘息,身上也被草丛刮出了细小伤痕,这应该差不多了吧,连忙叫喊着:“大丫快停下,穷寇莫追!”

    可这丫头怪叫着猛冲,哪里听得进去,转眼已经不知道跑出了多远,到最后大丫再次一滑摔倒在地,也没能追上鹿。连累苏阳也白跑了一趟,体力消耗殆尽。

    “都说了别追,你还跑什么啊!”苏阳数落着大丫,见她没摔伤,索性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先休息会的。

    不过片刻,玛祖与战士们赶来了,竟然抬着一头活着的鹿,果然厉害。

    “墩墩,你来杀它。”玛祖声音有些冷,显然进入到了战斗状态。

    苏阳到是很轻松,现在不兴保护野生动物,杀一头野鹿,小意思了。

    可马上,他就轻松不起来了,只见玛祖与战士们散开,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围圈,然后把抓来的野鹿放到中间,他的父亲挥动石斧砍断了野鹿的一条后腿,然后猛然间把野鹿放开了。

    “墩墩,拿起你的矛,靠你自己杀了它!”勇这也是在给儿子上课。

    苏阳愣愣的看到了大丫眼中的羡慕,以及战士们的期盼,还有玛祖冰冷的双眸。

    “后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诚不欺我!”

    用这样的方法训练孩童,碉堡了有没有。

    苏阳根本没得选择,缓缓站起身来,双手紧了紧石矛,这柄武器,其实就是在一根长木的尖端绑了一个打磨好的石矛,勉强算是精良,杀伤力有限。

    断腿的野鹿在嘶鸣,但并非没有抵抗力,已经挣扎着昂起了前身,只是无法跳跃起来,但这是一头公鹿,头上长着鹿角,尽管个头不算大,也有撞死苏阳的可能性。

    “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苏阳默念着千古名句为自己打气,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待觉得距离差不多了,豁然刺出了手中石矛,本以为这一击应该十拿九稳,谁知竟然被鹿角给荡开了。

    “战,上去战!”玛祖的声音充满了鼓动性。

    “吼!”苏阳的气势上来了,再次靠近了一些,举矛又刺,可结果还是被鹿角架开。

    又刺了几次,竟然还是不行,苏阳顿时尴尬无比,同时庆幸刚才大丫没有追上那头鹿,不然他现在多半已经躺下了。

    既然正面不行,他选择了聪明的办法,快绕到了野鹿的后面,但这头鹿死死的盯着他,他一动,就跟着动,始终以正面对这他,让苏阳无计可施。

    “玛祖,墩墩不行,让我来。”大丫这个猪队友,竟然在这时候站出来拖后腿。

    苏阳顿时急了,难道他一个现代成年人的智商,还不如一个九岁多的原始女孩。

    “拼了。”

    苏阳狂吼着冲了上去,矛当作棍使,双手一抡,狠狠地砸在鹿头上,下一刻他已经松开了石矛,身体从侧面一扑,双手精准的抓住了一只鹿角。

    “啊!”他确信已经把撸管的力量都挥出来了,毫无保留,借着这一扑之力,死死的把鹿头往地上压,反正这头鹿断了后腿,除了这一对角就没有攻击力了。

    这时老人玛祖摇了摇头,因为她觉得苏阳已经失败了,勇也神色焦急,若是换了他,用这样的办法当然可行,但是苏阳个头太小,力气不行,拼不过鹿角。

    果然,苏阳尽管额头上青筋乍起,还是压不住鹿角,哪怕他找对了最好的角度,只用对付一只角,但还是不够看,就犹如他在与一个壮汉掰手腕,这不是有勇气与决心就能赢的。

    谁知苏阳忽然松开了右手,这简直等于自杀,双手尚且压不住,单手又怎么能行,只要鹿角反弹上来,极有可能刺进他的胸膛。

    “死吧!”苏阳神情疯狂,热血沸腾,电光火石之间,他竟然抽出了别在腰间的竹制匕,闪电般刺进了野鹿的喉咙,下手之快之狠,宛如手术刀一般精准,分毫不差。

    “轰隆!”

    在苏阳刺中鹿喉的瞬间,也被鹿角撞飞了出去。虽然关键时间他的左手握着鹿角一撑,借助了反弹之力,可还是被鹿角分叉撞到了肩膀,扎出了一个小小的血洞,鲜血流淌,好不骇人。

    “呜呜!”鹿在悲鸣挣扎,可是挣扎得越凶,脖子处流出的血就越多,眼看是活不了了。

    苏阳笑了,猛然翻身而起,双手握拳,仰天大吼,宛如打了一个打胜仗。

    老人玛祖的眼神变得柔和,也露出了笑容,战士们捶打着胸膛,一拥而上,把苏阳抛向了高空,认可了这个即将成为战士的孩子。唯有大丫有些落寞的站在一旁,本宝宝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