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八章 外出赶墟
    “什么情况?”苏阳有些蒙圈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简直不敢相信。

    玛祖又开口说道:“也是时候训练下一代战士,明天就出,大丫也一起去。”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即便有人心中不满,也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等出了山洞,容氏就说了句,“墩墩,你的战士训练开始了。”

    勇也说让苏阳跟着老人好好学,这样的机会难得,而勇也坦然自己愚钝,只学到老人不到半满的本事。部落里喜欢用满节代表双手,勇伸出一只手,又弯了一根手指,就是代表只学到了四成。

    即便如此,勇在战士中能排进前三,比两个兄弟都更厉害。

    原始人大概还没学会说谎,所以苏阳信了父母的话,心中再次评估玛祖的本事,但有一点他还搞不明白,便问道:“不是在部落里训练吗?难道要到墟才可以成为战士?”

    大孃忽然出声解答道:“学会狩猎,就是战士了,部落里没有野兽狩猎,只有到外面去,墩墩这次去赶墟可要多加小心。”

    我靠!苏阳算是琢磨明白了,万万没想到战士训练竟然如此凶残,他还什么都不会,就直接要参与狩猎了,这是要在实战中去学会战斗啊。

    想到在现代时宰杀一头圈养的猪,都需要好几个成年男子配合,并且是用直插喉咙,这才能搞定。

    可是现在,要他这么小的身板去原始丛林狩猎,真的靠谱吗?

    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早知道这么危险,他就该低调的吃两年长饭,等满十岁再做打算。事已至此,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也只好走一步是一步。

    摆正心态后,苏阳赶忙继续去编造背篓,争取今天完工,明天就可以带着背篓出去了。

    大丫跑来邀功似的说道:“墩墩,你以后要听我的,不然玛祖就不带你出去了。”

    苏阳顿时无语,根本就不是这么个道理好不好,“大丫,你以前出去过吗?”

    果然,话题马上被转移后,到最后大丫再次被他哄住了,留下来帮忙编制背篓,这就是智力上的压制啊。

    到下午时,玛祖让父亲给他送来了一杆打磨精良的石矛,长度比他高三分之一左右,握在手中刚刚好,他目前这身材也只适合用长兵器。

    苏阳相信自己会长高的,父母都过一米八,没道理他会是个矮子啊。这会抓紧时间做了几支竹矢,凑合当成匕来用,没准可以用来保命。

    到傍晚时,背篓终于完工,卖了可以换一两斤猪肉,但在现在用处可就大了。天色已晚,他就没去炫耀了,赶紧临时抱佛脚抓起石矛乱舞一通,幻想着手起矛落人抬走的画面,这次外出是危险,也是机遇。

    “那燮嘛哆哆嗦嗦哟……”

    清晨,苏阳是被叫醒的,睁开眼就听见原始的吟唱,今儿无法睡懒觉,该出了。

    “墩墩,到了外面听你玛祖、耶耶的话。”容氏不停的嘱咐着。

    而苏阳这才知道原来父亲也要跟着一起去,这下就更保险了,别人他不敢说,至少父亲不会看着他丢掉小命,既然如此,完全不用担心了。

    父亲已经先出去了,当即容氏一把抱起苏阳,快跑去聚集地,也就是山洞前方的空地,当然没忘了带上他的背篓。

    “岩石部落壮大,不朽!”

    “部落,部落,不朽!”

    族人们仰着脖子呼喊,这让苏阳还以为要开战了呢,尤其见到玛祖换了一身黑色的兽皮服饰,脖子上带着骨齿项链,头上带着一对猛兽的角,原本苍老的脸上画上了青绿色的图案,手中握着一杆斑驳的染血战矛,满头白飞舞,眼神锐利如洪荒猛兽,无人敢与之直视。

    “谁愿跪在我面前,谁愿随我外出,为了部落的荣光,战战战!”玛祖的声音铿锵,眼神看向另外四位长老,似乎在传达着什么。

    苏阳心中一突,莫非他的玛祖已经不甘心只当长老,而是要崛起当领了,这对于他来说,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愿!”“愿,愿。”

    瞬间,就有九个战士跪在老人身前,这其中自然包括了老人的三个儿子,苏阳的父亲勇也在其中,眼神狂热地望着老人玛祖。

    这时玛母忽然小声说了句,“你玛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出过部落了。”

    苏阳的眼神也有些狂热,不过并非是想去跪在老人面前,而是幻想着有一天他也能如此霸气。

    “还有谁!”老人的眼神直视剩下的六个战士。

    不过几个呼吸,又有三人顶不住压力,轰然跪下了。

    没有人知道为何老人玛祖会突然难,却又在接受十二个战士臣服之后,只挑选了一半六个人随她外出,老人也没有趁机提出要当领,依旧还是五大长老之一。

    苏阳有些抓狂,他居然看不懂这其中的门道,看来他对于部落的法则还不够了解啊。

    但是他看明白了一点,玛祖这是在掌控战士们,莫非老人已经明白了战士在部落里的重要性?

    这一刻苏阳忽然想到了印度的等级制度,最高等是婆罗门种,相当于祭祀;第二等是刹帝利种,也就是武士,战士;第三等是吠舍,平民老百姓;第四等是征战抢来的奴隶;还有第五等被称为不可触者,也就是抬尸人,只能拣垃圾,比奴隶还下贱。

    若是这般对比,那么往后在部落里掌权的不是巫师,就是战士了。而现在玛祖掌控了岩石部落的战士,很快就要送两个孩子去学巫。

    “等等!”苏阳猛然间心跳加,大胆猜测,玛祖今日其实是在与另外四位长老掰手腕,不是为了当领,而是为了争夺学巫的名额,难道玛祖不满足一个名额,而是要两个?

    这番猜测绝对有可能,如果未来的两个巫都是出自苏氏一脉,那老人作为玛祖,在部落里就是绝对的母系领了。

    摇了摇头,苏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这又不是官场,哪里来的政治手腕。但如果他猜对了,岂不是他也有机会去学巫,要知道这次玛祖可是带着大丫与他,两个孙儿辈的外出啊。

    等他回过神来,队伍已经准备无法了,老人玛祖领队,六个战士保驾护航,都带了不少东西。

    苏阳见此,连忙提着背篓上前去,很快就教会大家如何使用,最后由一个战士背着,带出的东西全都放在了背篓里,这下就等于把其余战士的双手解放出来。

    “出!”玛祖一挥手中长矛,一行人快步走出了部落。

    苏阳也转身冲玛母挥了挥石矛,虽然心中舍不得玛母的好,可更多的还是兴奋,这或许算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不,应该说是冒险。

    七个大人带两个孩子的组合,其实并不合理,不过没人提出反对,因为并非带两个孩子出来玩。

    苏阳很快就现,他与大丫都必须自己走,而且大人们并没有减慢度来照顾他们,若想跟上步伐,就必须小跑,可他才只有八岁啊,身高大概刚过一米二,体重绝对不过五十斤,看来接下来的路程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了。

    “这些山都是属于岩石部落。”玛祖指着前方,似在告诉他地盘划分。

    原始人的地域性很强烈,这并非方向感,而是对地盘的统治力,若是有别的部落进入己方区域,是不允许进行狩猎的,不然若是被现,就意味着战斗。这有点类似猛兽的本能,一山不容二虎。

    苏阳依旧是懵懵懂懂的,想要明白这些,他还要继续融入其中,并付诸行动,证明自己。

    在岩石部落自己的地盘里,战士们熟悉环境,行进度很快,苏阳虽然个小,但这身体是与生俱来的,每日在部落里疯玩也是一种锻炼,所以他还跟得上,只是对丛林充满了好奇,贼漂亮啊!

    苏阳见到了很多鸟类,在记忆中都无法与现代对应起来,还有很多奇特的植物,绝对是两辈子第一次见到。

    他还见到了“桫椤树”,这种树木号称活化石,传说中是食草恐龙的主要食物,至于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墩墩,以后见到这种树,一定要留心危险。”玛祖忽然指着桫椤树说了这么一句。

    苏阳顿时一愣,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桫椤树本身是没有任何危害的,就是植物罢了,可老祖为什么要让他小心呢。

    正当他要询问时,老人玛祖忽然举矛一指,低沉道:“去那边,有猎物。”

    而这时候六位战士都毫无所觉,是老人察觉错了,还是老人太过厉害。苏阳这位兽医也没现什么,现在只有跟着猛然间启动的战士一起跑,他人生中第一次狩猎就要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