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七章 月圆墟开
    “呜呜,啊呜!”融吃得一阵狼嚎,好吃哭了。

    苏阳心说有没有这么夸张啊,连忙又烤了一片肝,入口后略微咀嚼就吞了下去,没有口齿留香,也没太过强烈的味道,因为连盐都没放,但实在太过嫩滑,火候刚刚好,加之有肝脏特有的淡香,必须得点个赞!

    如果这时候有莴笋木耳,来一份肝腰合炒;或是整一盘泡椒肝片,在来瓶冰冻瓶酒,那就完美了。

    孩童融实在无法抗拒这个味道,接连撸了三串,才被苏阳打去叫大丫过来。

    他自己这边继续烤,不用担心不够分,因为肝熟了之后会膨胀,他切得又比较薄,准备充分。

    不过片刻,大丫就疯跑了过来,比融的度还快。苏阳笑着给大丫喂了一块烤好的肝片,瞬间征服了这位堂姐的味蕾。

    “墩墩,秋泥吧,秋泥吧!”大丫这是在大叫着好吃,可是这音忒怪了,有点像泡菜思密达!

    “大丫,把这些拿去给玛祖他们,然后去把其它小伙伴叫过来。”

    这时候大人们的烤肉还没熟,苏阳的快三秒野兽肝片率先威了,而且威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大,没想到五位长老居然一起过来了,见他真的是用以往丢弃的内脏做出了美味,简直难以置信。

    他的玛母也来了,是给他送烤肉来,没想会见到这般场面。

    苏阳可不管那么多,手上飞快烤着肝片,融给他打下手撕竹签,也回收吃过的竹签继续用。

    “墩墩很不错!”老人玛祖这话也不知道是夸东西好吃,还是说苏阳的表现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分到肝片的孩童多了,扩散出去,连带有更多的族人吃到这种美味。苏阳眼看切好的肝片不够,索性把堂姐妹叫来帮忙烤,他只负责用竹刀切片,最后连这活也被玛母接替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好吧,这还没完呢,他一边吃着玛母烤好的兽肉,一边等着竹筒心肺汤……

    翌日,当苏阳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想到昨晚心肺汤好了之后的场面,实在是出想象,夜都黑了,战士们居然还跑去砍竹子回来,就为了一口汤,好些人都等到了深夜。

    无论是肝片还是心肺汤,造成的影响都太大了,苏阳这时想来,或许跟烹饪方法有关系,就如陶器的出现是必然,煮东西吃是隐藏的天性。

    看了一眼挂在洞里的油脂,这个才是杀手锏,油脂本身的味道并不算强烈,但新鲜熬出时那种香味,都能下酒了。

    这会父母都不在山洞,雷打不动的干活去了,战士们不狩猎的时候,也需要加固围栏,休整武器,砍伐树木等,除非下雨,不然很难有白天休息的时候。

    苏阳出了山洞,立时察觉到不一样了,但凡见到他的,无论大人还是孩童都会主动与他打招呼,部落里也多了许多砍竹子的人,因为昨夜苏阳不仅用竹筒煮了心肺,也煮了肉食,若是担心煮不熟,可以先烤一下在煮。

    不过用竹子煮东西依旧不方便,在没有金属可以用的时期,最好的办法就是烧制陶器了。苏阳心想若有机会,去有陶氏参观一下,他就能山寨出更好的陶器来,现在当然只能空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苏阳已经在洞壁上刻了两个“正”字,他重生到岩石部落已经有十天了,算是真的融入到了现在的生活中,即便有诸多的不习惯,可也只能去适应。

    油脂的出现果然再次引起了轰动,当时那情况,所有的孩童围着他打转,就为了吃一口熬完油的渣滓,俗称油渣,他是用石器熬油,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不过有了油脂之后,每天往竹筒热水里放一点,小日子那叫一个美啊。而且油脂里面放点盐,就能储存长达一年之久,这下不用担心营养跟不上了。

    当他的第一个背篓已经几乎成形的时候,玛祖当初说的宣布重要事情也终于来了,这天中午他们这一脉氏族所有人齐聚,连那两个姑父也被允许进了山洞。

    苏阳老实的坐在玛母旁边,眼神瞄了一下石台上的花环,上面的花草早已经干枯,但不知是不是玛祖忘了,这花环一直就放在那里,无人问起,也无人敢扔掉。

    人已经到齐,玛祖的眼神扫过众人,最后凝望着洞外,开口说道:“下雪之前,部落里要挑两个未满节的孩子,送往有图腾的牛头部落学巫,往后每一个下雪冬天之前,也都要送礼物到牛头部落,送到满节出师,都明白了吗?”

    苏阳起初没听太明白,经过大人们的议论他才搞懂,虽然学巫的名额肯定没他,但还是忍不住问个了问题,“玛祖,图腾是什么,我们岩石部落怎么没有图腾?”

    这个问题他问过父母,都没能搞清楚,实在是好奇。

    若是以往他这般冒失说话,可就犯了忌讳,但现在老人玛祖心平气和的解答道:“只有大部落才有图腾,有图腾就有巫,就有图腾战士。当部落挂起图腾时,就有战火。可以庇护别的部落,也可以覆灭别的部落,或被别人灭掉部落……图腾是天神的化身,能赐予部落力量。

    岩石部落送孩子去学巫,就是为了满节之年后能拥有图腾,拥有很多座山,很多条河。”

    苏阳还是听得懵懂,又觉得大概明白了,若是这般理解的话,岩石部落真的很小,就一疙瘩角的小部落,而外面有不少的图腾大部落,这就意味着这时期的原始人并不少,即便女孩们都长得不好看,但是量的积累,就有质的飞跃。他就不信从成千上万的女人中,难道还选不出一个符合现代审美观的王后?

    而且听玛祖的意思,是想壮大岩石部落,那么肯定就会开战了,好歹他也是学过下象棋的人,在网上战败过小学生,那他就铁定能混个大将军来当吧。

    摇了摇头,想太多了,还是先继续听玛祖怎么说。

    “部落里每一个半满到满节的孩童都有机会,玛母与长老们会好好挑选!在这之前,马上要到月圆墟开,玛祖会带两个孩子出去见见世面。”

    老人的话一落,苏阳的两个伯母,两个姑姑都飞快换算起来,最后自然没搞明白概率学,只是隐隐觉得,他们这一脉氏族中最多能有一人被选去学巫,毕竟岩石部落有五大长老,并且不止五个内部小氏族。

    既然最多只有一个被选中,而现在老人要带两个外出历练,脑子乱了,算不过来,但大家本能的开始争夺自家孩子外出的机会。

    苏阳原本是无欲则刚,性别决定了没机会争着学巫,可是听到能外出,顿时激动了起来,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啊。

    “玛祖,什么是月圆墟开。”他这是故意找话,希望引起玛祖的注意,可惜他的背篓差点就完成了,这可是加分的东西,时不待我。

    老人眉头皱了一下,眼神扫过石台上的花环,有那么片刻的柔和,一瞬即逝,当转过头时,忽然铿锵有力的说道:“墩墩不急,玛祖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什么是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