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六章 出风头
    苏阳震惊的看见大把人参,当然也有可能他认错了,但是部落既然是要送两个孩子去学巫,那么就得送出好东西,或许这才是战士们外出这么多天的主要原因吧!

    眼看父亲一连掏出十几根人参似的东西,其中有两根还非常大,这让苏阳那叫一个心疼啊,难道就不知道给他留一根吗?

    “丰收!”长老们欢呼,她们当然认得是什么,因为本来就是她们交代战士们去挖掘回来。

    疑似人参的东西,很快就被长老收了起来,看情形是不准备拿出来分配了,苏阳也只有看着眼馋,奈何没有言权啊!

    随后祭祀开始了,由五个长老一起主持,先是对着猎物念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大意应该是感谢神的赐予,期盼下次还能继续丰收云云。

    紧接着五个长老分别出声叫喊孩童的名字,并非所有的孩子都被选中,在以往根本就没有苏阳的名额,本以为今天能翻身,结果玛祖叫了大丫、二丫,还有一个表妹,反正就是没他苏阳。

    也就是十来个女孩被叫到老人们跟前,被赐福了,也就是被洒了水花,不过仪式显得很神圣,宛如圣水天降。

    完了后,一个长老念出了“春”这个音节,宣布春已经死亡,所有族人一起为春祈祷。不过很快春就众人被遗忘了,祭祀继续。

    苏阳摇了摇头,心想战士果然没地位,冒着性命去猎取食物,到头来竟然就这么没了,实在不值。但现在的环境如此,要生存,就会有牺牲。

    而这时候,长老们才终于开始为战士们进行治疗,其中以他玛祖的医术最高,也不知道把什么草药捣鼓烂了涂抹到战士伤口处,这就完事了,至少以往都是这般处理伤口,消炎应该没问题吧。

    “祭、祭、祭……”

    玛祖的声音铿锵有力,爆出强大的气势,亲自抓起一柄石斧,猛地往一头野兽的脖子上砍去,三两下就把兽头给砍了下来,要知道这用的可是钝器啊。

    另外有战士砍下其余两个兽头,一起摆放在柴堆上,而后族人们便围着一起跳着奇怪的舞蹈,这会还没到傍晚,这便算不上是篝火晚会了。

    苏阳逃离了玛母的束腹,因为身体小,见缝插针,很快就挤到了里面,留心观察那些猎杀到的小动物,琢磨着有没有适合养殖的品种,如果真的要养,那就必须满足食草、繁殖快等特点。当然,现在也只是看看,到时候好有心里准备。

    “墩墩,到玛祖这里来。”老人忽然冲苏阳招了招手。

    这让苏阳有些受宠若惊,以往这种场合他就是个看客,当下也不多想,连忙到了老人身边,这让两个姑姑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想,因为苏阳对她们的地位构不成威胁。

    老人是让他观看如何肢解野兽,并给他指出从什么部位攻击容易杀死野兽,或许这是提前对他普及狩猎知识。当然,不是单独为他一个人说,另外还有十来个孩童。

    这时战士们配合着老人的解说开始给野兽开膛破肚,随着内脏被掏出来,那场面极为骇人,即便是原始孩童中也出现了有胆怯的,这是天性。

    不过对于苏阳来说却是家常便饭,他在现代的职业决定了会时常进入屠宰场,现在这小场面根本不算啥啊。

    但让他的惊讶的是,战士们把野兽的五脏六腑取出后,居然只留下了心,其余都打算扔掉,没错是扔掉不要了。

    “我顶你个心肝脾肺肾。”苏阳在心中冒出这么一句来。难怪他以前听说过古代的军队普遍有雀蒙眼,也就是夜盲症,顾名思义,夜盲就是在暗环境下或夜晚视力很差或完全看不见东西。不过只要多吃肝脏、胡萝卜什么的就能痊愈。

    动物的五脏有:脾、肺、肾、肝、心;六腑有: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胆。这里面最精贵的应该是“胃部”,好比猪肚子,牛百叶毛肚,其次是肾腰花、肝、心、肺。大小肠也经常食用,小肠主要加工香肠,大肠就是肥肠了。

    不过大小肠的“翔润”处理起来麻烦,现在又没有锅,所以扔了就行。胃部与肾部也很麻烦,都需要割开处理内部。反倒是不值钱的肺,与比肉便宜一半的肝,这两样完全可以留下来,此外就是“油脂”,这是每个动物都有的,也是好东西。

    苏阳现在就瞄准了“肝、肺、油脂”,这三样都不用清洗,扯下来后,找跟藤条拴起来挂着,好几天都不会坏掉。

    若要作为一个合格的吃货,那么就不吃大众能吃到的东西,所以苏阳准备行动了,晚了这些东西就给扔掉了,实在可惜。

    “玛祖,我要那些东西,试竹子。”苏阳连比带划的表达着想法。

    老人想了想,才点头道:“取吧!”

    苏阳顿时大喜,上前去摘出了肝脏、心肺、以及板油与水油,两种含油量不同的油脂。三头野兽是食草的,油脂不多,加起来也就十来斤重。

    “大丫、融,你们帮我去拿一根中间的竹子过来。”

    苏阳可没客气的让两人帮忙,然后自己提着油脂,一溜烟的跑回山洞先放了起来,作为人类三高杀手的油脂,在现在可是宝贝啊。

    也就一会的工夫,等他回到祭祀现场时,竹子已经拿过来了,苏阳又找了几人帮他弄成一段段的,最好不要完全破开,因为要用到竹筒。

    本着脑子好的不干苦力活,他自己抽了一根竹片用来加工成竹刀,要说竹子最锋利的部分就是外面的那层皮,一把小竹刀可以用来削苹果,也能轻易割开皮肤。不过得需要新鲜的才行,但现在对于苏阳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他用青色的竹子,把里面一层白色的撕下来,然后就如给刀开封一样,把竹片的边放在石头上打磨,很快就变得锋利了。

    到时候,苏阳把野兽的肝取了过来,颜色并不鲜艳,品质却非常不错,他用竹刀来切肝脏,这是个技术活,需要切得尽量薄一些。趁着天还没黑,得抓紧了。

    苏阳的这一番动作,自然引起了族人们的注意,不过都以为他在玩,本来今天他就一直在弄竹子。

    他切了一头野兽的肝脏就停下了,切好后放在大青叶子中,过会就能派上用场了。然后他让开位置,叫大丫、融几人过来切心肺,这个就不用将就了,别切太大就行了,反正他是不会吃心肺,所以无所谓了。

    想了想,他干脆去把肾部,也就是腰花寻来,用竹刀切成两半,然后把里面处理干净之后切成花菜的齿状,这下完美了,可以吃。

    等他搞定这些,长达近一个时辰的祭祀也完成了,长老们开始分肉,十岁以下的不参与,过十岁都能领到属于自己的那部分。

    苏阳的玛母与父亲都分到了一块肉,也没想着存起来,当即就砍成大块大块的穿在木棒上,开始烤了。当然,也都分到了一点点盐,相比起来盐可比肉更精贵。

    而苏阳这边的火堆也已经正旺,长短不一的竹筒已经弄好,里面装上了水,每个竹筒里面都塞了点心肺,这东西吃起来腥味很浓,但是煮出来的汤却非常浓白,营养价值不低。当然也可以煮好后凉拌肺片什么的,但现在根本没有调料来压住腥味。

    竹筒不能直接用大火烧,即便是新鲜的竹子,也会很快蒸干水分,变成竹炭,水就会漏出来了,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放在火堆旁边借热,苏阳为了喝一口有荤味的汤,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啊!

    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了,苏阳连忙取来一根竹签,抓来一块肝片穿在上面,然后直接伸到火上去烤,几乎是以读秒来算时间,肝脏迅变色,香气四溢。

    “墩墩,可以吃吗?”融在一旁吞着口水,他可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留在苏阳身边帮忙。

    苏阳笑道:“你试试看味道怎么样。”

    说着就把竹签递了过去,肝片已经烤好了,苏阳相信没有人可以抵挡这味道,今夜就是他出风头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