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五章 狩猎归来
    苏阳连忙收拾东西,前往玛祖所在的山洞,因为玛祖是他的亲奶奶,所以对于讨好老人家,他就没有心里负担了。

    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除了吃饭之外进入玛祖山洞。可见他这位独孙有多么不受重视。

    “玛祖,我带墩墩来了。”大丫邀功似的带着苏阳一起进了山洞。别看这丫头容易哄,但也不是笨人,早已学会怎么讨老祖欢喜。

    “孙儿见过玛祖!”苏阳又一次打量老人,现在气势上还是被压制了。

    老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略微点点头,就示意苏阳可以开始了。

    苏阳也没有多说什么,手上动了起来,很快就估摸着大小编了一个花环,接着在上面缠绕藤条,最后挑选青草花朵点缀,也就片刻功夫便完成了。

    大丫把花环接了过去,递到了老人手中,之后老人自己戴在了头上,奈何花环太过艳丽,与老人的气势相冲,显得极不和谐,但是老人笑了,露出了无声的笑容。

    老人是真的高兴,从兽皮坐垫上站了起来,身高大概一米七,算不上强壮,但就如一杆染血的长矛,稍有不慎就容易伤到人。

    “墩墩,你想改名叫苏阳?”玛祖忽然出声问道。

    苏阳愣了一下,聪明如他,马上就反应过来,应该是玛母在今天早晨给老人汇报了,没想到玛祖很认真的对待了他的事情。

    “是,我要叫苏阳。”

    老人点点头,但却说道:“等你成为战士,就可以自己改名。等这次祭祀之后,玛祖亲自训练你。”

    什么?苏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玛祖竟然主动提出训练他,莫非老人家终于现他是绝世奇才了?要培养他成为下一代领?

    好吧,苏阳也知道他想多了,关于老人态度的改变,应该是玛母出力了,虽然玛母是嫁过来的,但却是部落中非常能干的女人,再说也如玛母所说,部落以后需要战士。

    苏阳高高兴兴的离开了,继续去完成竹制品,他做事情不喜欢半途而废。

    老人看着苏阳的背影,良久才转身,没人知道老人在想什么,但老人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氏族。

    临近中午,成年女人们回来了,收获不小,但每人用来装食物的工具都很简单,用叶子包、藤条拴着、或用兽皮兜着,也有直接抱在怀里的,着实不方便,这也让苏阳更加想用竹子加工出生产工具。

    中午分配食物时,玛祖并没有表现出异样,花环被放在了石台上,并没有戴着。苏阳也没说话,默默的吃着分配到的东西,今儿分到一个甜果子,还有一点肉干,这或许就是老人的态度。

    午餐是在玛祖的山洞吃完在离开,或许是因为不用赶时间吧。饭后,年龄过十岁的都要去劳作,一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收工。

    不过今儿大家吃完午餐并没有马上离开,只见玛祖取来一根骨头,苏阳分辨出这是动物的大腿骨,也叫棒子骨。老人把这根骨头放进了火堆,就这么一直烧着,直到骨头被烧断。

    “丰收!”玛祖双手举过头顶,嘴里出一些苏阳听不懂的音节,不过从记忆中让他明白这是一种“占卜”。玛祖是在占卜外出战士们的收获,显然得到了好消息,可是这靠谱吗?

    女人们跟着一起大叫着丰收,音并不是现代的丰收,是苏阳自己理解的,或许也有胜利、收获等含义在其中吧。

    苏阳到也想过教导大家文字,但想到他当初学习英语的痛苦,在对比一下部落众人的思维理解力,这还是拉倒吧。即便有几个聪明的,没准到时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了。

    下午时,苏阳承诺明儿给女人们继续编花环,然后就抓紧时间反复建模,终于编制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背篓,可别小看了这东西,因为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都没被淘汰,背篓的出现能够把双手解放出来,依靠肩膀与腰背力,能大大的提高效率。

    放在部落里,不仅女人需要背篓,男人也一样。

    苏阳很兴奋,但想要编制出一件成品,仅靠他自己,没有一周时间怕是搞不定,当然这东西熟能生巧,越到后面度会越快。

    “乌鲁鲁啊揭露哟……!”

    忽然,远方传来此起彼伏的嚎叫声,苏阳第一反应就是有危险,正准备转身就跑,保命要紧啊。却见别的孩子与他想的方向正好相反,全都兴奋地往外面跑去,不仅有小孩,部落里的成年人也出来了。

    “是战士们回来了!”苏阳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迎接战士的呼喊声。想到中午他才说玛祖的占卜不靠谱,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脸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把背篓模型一揣,也跟着大家拔腿就跑,在现代时他是畜牧局的,那是每顿都能吃到肉,重生虽然还不到两天,但早就饥渴难耐,战士们狩猎归来就意味着能见到油荤了。

    等苏阳见到十几个战士时,再次想到了斯巴达,若是有三百个这样的战士,怕是可以横扫四方了,这一刻他心中已经燃起了战争之火,不过马上就掐灭了,还是先吃肉吧。

    部落里大部分人都跑来迎接,兴奋上前接过战士们的收获,有好几头庞大的野兽,大丰收啊!

    但苏阳却现这些浑身染血的强壮男人中好像少了一个,印象中出去了十六人,现在只回来了十五个,当然也有可能他记错了。

    他的父亲“勇”回来了。这是一个与玛母一样雄壮的男人,肌肤如岩石,披头散,丝已经被鲜血凝固,散着野兽气息,但眼神却很平和。在苏阳的记忆中,他的父亲是个老实人,在外听老母的话,在家听老婆的话,三好男人。

    “墩墩,我的好墩墩!”勇飞快跑过来,一把抱起了苏阳,高高举起,四十五度仰望。

    这情形,到是让苏阳好生尴尬,上天这是要弥补他生为孤儿的遗憾吗?

    很快,玛祖等五位长老来了,苏阳自然被勇给放了下来,可还没等他缓口气,又被闻讯赶来的玛母抱在怀中,最后坐在了容氏的肩膀上观看热闹。

    岩石部落上百号人全都来了,连婴儿都抱了过来,在山洞外的空地上,族人们已经在有条不紊的架起篝火,但苏阳很清楚,想要吃肉,少说也要等一个时辰后,所以现在反倒不急了。

    “吼吼吼!”

    “乌拉乌拉!”

    族人们尽情的欢呼,一起动手把猎物放在中间,有三头野马大小的野兽,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不过生有蹄子,应该是吃草的,另外还有山鸡兔子那么大的小动物十几只,小猪大小的动物五只,加起来过千斤的肉食,真的可以说是大丰收。

    只是可惜,这些猎物全都已经死了,让苏阳的养殖计划暂时泡汤。他本以为接下来就要开始祭祀了,谁知父亲与另外一个战士走上前,从怀中兽皮里开始掏东西出来,苏阳因为位置高,所以一眼就看清楚了,顿时惊愕万分,难道这些是要作为学巫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