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三章 兽医苏阳
    “我家墩墩当然可以成为战士!”容氏的语气非常肯定,就如每个母亲都相信自己的儿子能成材。

    在部落里每到冬天就会在藤条上打一个节,等到藤节的数量与双手十指相同时就是满节,满节是一个分水岭,孩童在十岁之前可以随便玩耍,但过了十岁就必须要劳动了。

    “玛母,我叫苏阳,不叫墩墩了。”苏阳再次纠正,末了又问,“那我要怎么成为战士呢,跟谁学?”

    容氏想都没想,回道:“你玛祖就是最厉害的战士,虽然你是男孩,平日玛祖也不待见你,但岩石部落需要战士,等你耶耶回来,就去与你玛祖说,让她亲自训练你。”

    苏阳想到那位苍老的玛祖,不知为何,感觉心里有点打鼓,这完全是气势上对他的压制。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想要在部落里干点什么,先得获得玛祖的支持,至少得不反对才行。

    夜幕很快来临了,山洞里虽然有火光,但洞外却是一片漆黑,今夜连月光也没有。远方的森林中,兽吼声此起彼伏,无比危险,在苏阳的记忆中,他还没有离开过部落一公里范围内。

    山洞里,玛母很快就睡着了,而他却久久无法入睡,这一天下来,他算是适应了现在的身份,一个原始部落的小孩子,不过小孩也能有一番作为。

    因为苏阳在重生之前的职业,他在现代是畜牧局的一个小办事员,本来他是要考公务员,阴差阳错进了畜牧局,他也没有兽医执照,工作是关于畜牧保险的业务,也就是督促养殖户为家畜购买死亡险。

    保险这业务,自然在原始部落用不着,但因为这工作,让他每天与养殖户打交道,他又想挣外快,所以后来他拜了一位退休的老兽医为师,学会了阉割,以及治疗家畜的常见病情。虽然过程中他的手艺不精,毕竟不是科班出生,导致医死了不少家畜,但这不是还有保险吗,故此他的胆子放开后,技术上那是突飞猛进,渐渐的与几个大型养殖场搭上了线,眼前着就能达了,没想暗恋的女神却要结婚了……

    往事不堪回啊!苏阳很是惆怅,现在回不去了,也就不想感情那点破事了。

    到是他的兽医技术,放到原始部落肯定能用得上,别的不说,如何展养殖,他是门清,而且他还可以养老虎、狮子、熊……

    还有,在“墩墩”的记忆中,现在这时期的猛兽与现代有些不一样,就拿老虎来说,那一对虎牙就跟匕似的,身躯比东北虎还要庞大,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剑齿虎。还有传说中牛犊那么大的老鼠,浑身皮毛红色的血狼……

    基本上,这时候的动物都是加强版,很是恐怖,所以并非所有的原始男性都可以当战士,在外面遇到这些猛兽,稍有不慎,就会丢命。

    想着想着,一股睡意袭来,这是原来身体的惯性,苏阳稍微抗拒了一下就睡着了,等醒来时,天已经透亮,玛母早已不在山洞,这时候肯定干活去了。

    苏阳翻身从草垫上爬起,一溜烟的出去了洞去,早餐是没有的,部落每天只吃两顿,如果食物不足,一天一顿,甚至不吃都是常事。

    昨天精神有点恍惚,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岩石部落的环境,虽然脑海中有记忆,但自然没有亲自体会来得直观强烈。

    不得不说,这时期的风景那叫一个好啊,空气也没得说,真正的原生态,可就是太过原始了,既不种植也不养殖,除了狩猎,就是靠天吃饭。倘若只是混日子,到也不错,但要壮大,就绝对不行了。

    “墩墩,快点,就等你了。”

    “墩墩,我们去打藤子。”

    一群小孩嚷嚷了起来,这些满节以下的孩子,在部落里没有被安排固定的劳动,不过也不是只顾着玩,孩子们要负责各自小群体的柴火以及水源,如果女人们现能吃的植物,有时也会叫小孩去帮忙挖掘块茎,当然都限于部落附近。

    这些孩子里面也有他的堂姐妹,但以他的审美来看,就没有一个是美人胚子,让他提不起萝莉养成的心思。一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原始女人为他生猴子,苏阳就有些不寒而栗。

    “我肚子痛,今天不去了。”苏阳揉了揉一个估计也就四岁的小屁孩,小胳膊的,基因好啊,女孩们也没有一个是属于柔弱的,虽然看起来有一种野性美,但是相貌与皮肤是硬伤,身上也脏兮兮的,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让他没半点兴趣。

    打走了这些光溜溜的野小子们,苏阳往另外一个方向单独出了。

    岩石部落有两面环山,这两个方向进不来也出不去,另外两个方向,由两位残疾了的成年男性巡逻,昨天他见过的那位蛮蛮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残疾了,但是战斗力也很强悍,只要他不跑远了,应该就没有危险。

    苏阳这时候是想寻找一件能讨好玛祖的东西,他琢磨着只要能讨得老人家的欢心,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谁知他还没跑多远,忽然被两个小孩追上了,其中一个比他高一个头,极为强壮,但却与他同岁,名字叫融。另外一个是他的堂姐,三伯家的大女儿,没名,就叫大丫。

    “墩墩,你想野去哪儿,二孃让我看好你,融帮我看着你。”大丫双手叉着腰,母系氏族的范儿十足,而强壮的融,就是个跟班的料。

    看着这一对组合出现,苏阳极为头疼,不过转念一想,能有两个帮手也不错啊,他虽然八岁了,但身体比同龄人弱,看起来也就六岁顶天,而融的力气很大,脑子又很笨;大丫也快十岁了,手里还拿着一根木矛,应该能帮上忙。

    想到这里,苏阳便低声说道:“我饿了,要去找吃的,你们去不去?”

    “什么吃的。”融吞咽着口气,这小子家里四个兄弟,很少吃饱过。

    谁知大丫却不干了,嚷嚷道:“墩墩,你敢偷找吃的,看我回去告诉玛祖,以后她就不让你和我玩了。”

    苏阳连忙说,“我就是找吃的送给玛祖,不过找到了我们要先尝一尝,要是好吃才能送啊。”

    大丫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一下就开心了,催促着苏阳赶快出,这感觉是已经接管了临时小队的领导权。

    苏阳擦了擦额头,感叹部落这些女孩全都是按照女强人培养的,谁娶谁倒霉。就说他的玛母容氏,除了无法要求父亲反对玛祖的命令,其余无论什么事都是指哪打哪。

    而他想要一统部落当上领,任重而道远啊!

    都说男人能征服天下,而女人只要征服男人就行,苏阳琢磨着,他要不要征服未来的一位女领,不就相当于征服部落了吗?

    这念头一出,马上就被他掐灭了,好歹他也是现代人重生的,不能这么没志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