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原始崛起 > 第二章 饮血茹毛
    等苏家人从山洞出来后,并没有立即各自回山洞,反倒聚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

    苏家兄妹五人,三个兄弟都是战士,他的父亲排行老二。老大家生了三个女儿,老三家也有两个女儿,只有他这一房,玛母只有他一个儿子。

    苏阳的大孃与小孃姑姑,没有出嫁,而是从别的氏族招了女婿,分别都生了两个女儿。这两个入赘的女婿,也就是苏阳的姑父,自然不可能是战士了,平日里在部落里打杂,连吃饭也没资格进玛祖的山洞。

    这么算下来,苏阳一共有堂姐妹五人,表姐妹四人,连他一起,这一代的孩子足有十人之多。苏家这个部落里的小氏族也足有二十一人。

    原本在他玛祖年轻时期,是由女人出去狩猎,后来因为死伤过大,玛祖的几个姐妹都没能活下来,到最后玛祖为了保存血脉,就让家中男人们出战,并且想尽办法为女儿招女婿入赘,多年过去,现在的岩石部落虽然还是女人掌权,不过战士都是男性。

    但是岩石部落的女性虽然不参与狩猎,可战斗力却不低,未必就比男性战士差,这有点似另类的狮群。

    以苏阳的眼光来看,岩石部落正处在母系氏族的后期,男性战士迟早会掌权,别的不说,如果要他冒着生命危险去狩猎,然后却把肉食分给别的家庭,自己连地位都没有,肯定不会干的。

    可现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改变,因为岩石部落的五大长老都是各氏族的玛祖,部落十几个合格的战士,也都是这五人的亲生儿子或是亲孙子。

    所以,如果现在苏阳登高一呼,宣扬男权至上,那下场肯定悲催了,说不定会把他这个赔钱货嫁到别的部落去。

    回过神来,只见三伯母抱着一个光溜溜的小丫头,正语飞快的说道:“我以前听玛母说过,要学巫不能过满节十岁这么大,我家大丫就正合适。”

    这话一出,大伯母马上反驳,“你家大丫都快满节了,还是我家二丫好。”

    大姑与小姑也连忙插话,她们可都是有两个女儿,也争先恐后的说自家女儿适合学巫。

    苏阳在一旁听着,自己脑补翻译理解后,已经搞明白是什么事了,原来是学巫啊。正当他不屑一顾的时候,忽然现记忆中没有关于巫是做什么的,只知道巫非常厉害,玛祖就因为年轻时跟随过巫,学了点皮毛,所以现在非常受人尊敬,在岩石部落说一不二。即便是有外部落的人来了,也不敢在玛祖跟前造次。

    这么一想,貌似只要成了巫,直接就会变得高大上了,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去学巫呢?

    正当他想多听点消息时,却被玛母一下抱起离开后,没一会便回到他家所住的一个小山洞,能有单独的住所,尽管是山洞,这已经非常不错了,主要还是因为岩石部落人口不多,而山洞还真不少,算是宝地了。

    “墩墩,你是不是也想学巫?”

    面对玛母的询问,苏阳挠了挠头,他刚才确实有那么点心动,但没搞清楚巫是做什么的之前,暂时还不会那么冲动。

    谁知玛母又说道:“墩墩,你就别想学巫的事了,岩石部落这次所有战士出去狩猎,收获到的东西加上部落多年来的存物,只够送两个人去有图腾的大部落学巫,你要是女孩还有那么点可能,但你是男孩,就别想了。”

    苏阳愕然,这也太过重女轻男了吧,谁说男儿不如女啊,哥现在就改名叫苏胜女。

    “玛母,巫是干什么的啊,在其它地方男孩就不能学巫吗?”

    容氏回忆了片刻才回答道:“巫能与天神说话,是大部落的长老,甚至是领,会很多本领。在很多座山,很多条河的那边,有巢氏居住过的地方,有男的巫……”

    苏阳大概听明白了,反正巫很厉害,地位比战士还要高。男孩也可以学巫,只是目前岩石部落这个情况,他的机会渺茫无比。

    等等,他忽然想到个问题,连忙问道:“玛母,你说的有巢氏是不是住在树上,跟鸟儿一样筑巢?”

    “是住在树上,有巢氏是一个大部落,不过现在有巢氏搬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容氏很高兴的为儿子解答道,以往顽皮的儿子可不会关心这些情况。

    苏阳挠了挠头,感叹历史老师死的早,他一个理科生,实在想不起关于原始部落时期的历史了,当然一些频繁出现的信息,他还是有点印象的,既然有巢氏出现过,岩石部落里也会钻木取火,虽然没有青铜器,但是各种石器出现了,这么说起来,部落的文明应该不算太低了吧。就算这不是地球的远古时期,那也应该有文明相通的地方。

    “墩墩,我们这里很多山,很多河,要属有陶氏的部落最大,他们有陶器,可以用火煮出好吃的秋泥,这些都是听你玛祖说的。”容氏这是在教导儿子,懂得越多,就会更聪明。

    苏阳再次愕然,没想到陶器也出现了,不过他也不懂烧制陶器,所以无所谓了,可是陶器可以当锅用,就能改善饮食了,好吧,想这些太远了。

    接下来母子二人围着火堆吃东西,植物的块茎可以放进火堆烧熟了吃,味道也还凑合,只是苏阳吃不出是个啥玩意,感觉里面的淀粉不少,维持生命不是问题。

    就在这时,容氏就如做贼似的在洞口看了看,然后在洞内角落干草中摸出了一把蛋来,小声说:“墩墩,你身体弱,快把这些蛋吃了,长力气。”

    苏阳已经见怪不怪了,记忆中容氏就多次私藏各种鸟蛋,不过都是给他吃,而在部落中私藏没有经过分配的食物,这可是重罪,弄不好就会被逐出部落。

    所以干这种事必须要小心谨慎,冒很大的风险。

    “玛母,谢谢你。”苏阳是真的感谢,虽然容氏喜欢揍他,但也是真的疼爱他这个儿子。

    容氏不懂苏阳说的谢谢是什么意思,大大咧咧的回道:“快张嘴吃吧,长力气。”

    苏阳稍稍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仰头张开了嘴,然后容氏把鸟蛋捏破,蛋黄和蛋清混在一起流进了他的嘴里,腥味很浓,但是营养价值高,也正如容氏所说,吃了这些蛋,感觉浑身都是力气。

    “墩墩,等你再大点,满节十岁之后跟你耶耶父亲去狩猎,就能喝到兽血,喝那个才更长力气。”容氏说着就把捏破的蛋壳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就给吞了。

    苏阳见玛母吃蛋壳,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不过他也不担心,因为记忆中他也吃过蛋壳,没有出现消化不良,这只能说是环境改变生存。

    喝兽血,这是狩猎战士的福利,每个战士都备有削尖的竹管,在狩猎时一拥而上,按倒了野兽就把竹管插进去,既能吸食野兽鲜血,也能让野兽失血过多而亡。但战士在外面不得私自偷吃猎到的肉食,必须带回部落,等待长老们的统一分配。

    想到生喝动物鲜血,苏阳就有些胆寒,突破不了心里障碍啊,如果煮熟就没问题了,可惜部落里没有陶器。

    “玛母,我也能当战士吗?”苏阳想了想问道。他到不是想去搏命狩猎,而是想学点保命的手段,那么就得让自己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