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贞观大闲人 > 第六十九章 奏对问策(上)
    实在是令人指的答案。

    李世民和房乔有过各种猜想,比如少年怕生,或是欺世盗名,或是性格惫懒等等,二人根本没想到银钱那方面去,而且他们死活也不愿相信一个能治天花能作好诗能杀贼能献策的少年英杰,居然对银钱如此看重。

    李世民和房乔傻傻对视,一旁的东阳公主深垂着头,瘦弱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给……钱?”李世民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答案,不由再次问了一遍。

    “是的,不仅是国策,他作的诗也卖,好诗两贯,绝佳的三贯到五贯不等,无钱免谈……”东阳说着忽然觉得是不是太毁李素形象了,又补充了一句试图挽回:“……童叟无欺。”

    李世民脸色有些不善了,从跟随父亲太原起兵到如今稳居大宝,大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死要钱的。

    房乔捋须,黯然仰望殿顶房梁,这是礼乐崩坏的前兆啊!

    “朕就不信了,朕再问他一次,没钱给,他敢不说?”李世民怒道。

    拍案而起,李世民杀气腾腾拂袖而去,房乔摇头叹息,朝东阳苦笑一声,也跟着离开。

    东阳抿着唇,看着父皇的背影,心中愈忐忑。

    李素不认识她父皇,但东阳知道,自从认识李素以来,似乎他对任何人的态度都是不卑不亢的,对权贵从未折节攀附过,父皇性烈如火,李素外柔内刚,两人若是冲突起来……

    东阳俏脸顿时煞白,目视着李世民的身影消失后,急忙唤过府中侍卫。

    “快,叫两个人,从府里支十贯钱,抄小路送去李素家,告诉李素,有人问他话必须知无不言……”东阳恨恨咬了咬牙,道:“……反正钱给他了,拿了钱就要办事!”

    满头雾水的李素前脚送走公主府侍卫,接着便看见刚才那两位工部官员杀气腾腾朝他家院子走来。

    李素呆了一下,马上露出宾至如归的笑容:“二位大人又来了,欢迎欢迎,适才小子招待不周,实在抱歉,二位海涵,万莫往心里去,小子给二位大人赔礼了……”

    李世民一楞,满腔怒火顿时如同被当头浇了一盆火,熄得不能再熄了。

    “二位请坐,请上坐,寒舍无茶,聊以热水待之,水暖心更暖……”

    李世民:“…………”

    房乔:“…………”

    一拳打在棉花上大抵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吧?甚至连拳都未出。

    刚才那皮笑肉不笑的“呵呵”呢?那副懒散欠抽的嘴脸呢?现在这热情好客的模样实在令人很不适应啊!

    李世民沉默半晌,捋须沉声道:“小子为何前倨而后恭?”

    “刚才小子太忙,怠慢了二位大人,二位走后小子深悔不已,喜见二位再临寒舍,小子自然不敢再怠慢。”李素的瞎话说得很诚恳。

    礼数做得十足,李世民终于无法再挑礼,神情不由缓和了许多,一旁的房乔甚至露出了微笑,一脸“孺子可教”的模样。

    李世民访李素不完全是因为对他好奇,更主要的是李素献的推恩之策虽是妙策,然则终究太过含糊,很多细节方面的疑问必须当面问一问。

    李家院子内,李世民和房乔渐渐坐直了身子,神情变得肃穆起来。

    李素直到现在仍对二人的身份有些糊涂,不过公主府侍卫刚才跟他说的话还是记住了,况且……就算不说那些话,十贯钱的威力还是很强大的。

    “我有一问,请你作答。”李世民严肃地道。

    李素也坐直了身子:“小子知无不言。”

    李世民和房乔打从心眼里感到一阵舒坦,跟刚才的“呵呵”比起来,现在的李素才勉强有了一点“少年英杰”的形象。

    “推恩薛延陀之策,如何施之?”

    李素想了想,道:“薛延陀真珠可汗据说有两个儿子,莫如将薛延陀国土和国中军队裂成三份,分赐真珠可汗与其二子。”

    李世民紧跟着问道:“薛延陀与我朝不合,虽名分上是君臣之国,实则并不服我王化,大唐皇帝的旨意真珠可汗如何肯遵?”

    李素道:“重点不是真珠可汗肯不肯遵旨,而是我大唐皇帝陛下的旨意到了薛延陀后,他的两个儿子动不动心,世间财帛都能动人心,国土和军权更能动人心……”

    望向李世民,李素眨眨眼:“……大唐应该知道真珠可汗那两个儿子是什么货色吧?”

    房乔捋须笑道:“真珠可汗嫡长子名叫拔灼,二子非正妻所出,名叫曳莽突利失,长子多谋,二子暴虐,常以杀戮牧民为乐。”

    李素张嘴想说话,又觉得眼前这二人身份不明,不管怎样,先表个忠心再说,于是面向太极宫方向虔诚拱手:“我大唐皇帝陛下英明威武,未雨绸缪,预敌于先,原来已将薛延陀内部的事情打探清楚,实在是可敬可佩……”

    李世民的神情明显比刚才更缓和了,脸上甚至露出了矜持的微笑,房乔笑着指了指他,没说话,显然他也不敢当着李世民的面骂李素是个滑头。

    等李素虔诚拱完手,李世民笑问道:“长子多谋,二子暴虐,何以谋之?”

    李素回答很快:“数管齐下,不愁薛延陀不内乱。”

    “何以为?”

    “遣使,用间,渗透,收买,煽动,以及暗中结盟。”

    李世民和房乔两眼一亮,今日耗费光阴折腾大半天,总算说到戏肉了。

    “此话何解?”

    “遣使,施之以明,派使者过去宣旨,若真珠可汗两个儿子有心,自会派人暗中接触我大唐使者,用间和渗透,施之以暗,派探子暗中潜入薛延陀,查清薛延陀各部族势力人物喜好和立场,若能收买而为大唐所用自然最好,若是不能收买上层人物,亦可收买其麾下部将,令其关键之时煽动将士作乱,至于暗中结盟,其目标自是真珠可汗的两个儿子,他们不可能对汗位没有想法,有想法就是漏洞,就是机会,至于与谁结盟,与谁敌对,我大唐如何乱中取利,如何消耗薛延陀实力,相信朝中的大人们自有决断,小子就不胡说八道了……”

    好渴,好想喝水……

    这十贯钱赚得太辛苦,下次不干了。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