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十八章 春风得意
    长安城里印书的生意意外地火爆起来,连李素都没想到这个时代对书本的渴望是那么的迫切,想想也是应该,连明个马桶都被称为“大学问”,百废待兴的年代里,文人和百姓们最渴望得到的,莫过于知识了。

    李素心情很不错,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美好日子即将到来。

    不知道文房店的掌柜这几日赚了多少钱,虽说如今是诚信年代,但李素还是忍不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掌柜的不会在帐簿上作假吧?有必要雇请一个财会人员去监督才是……

    河滩边,李素用木棍在沙地上练字,难看的飞白体,但不得不练,因为李世民就好这一口。

    心情好就得练字,练字就写诗。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非常意气风的诗,很适合自己目前的心情,拿到外面卖的话,这诗少说得卖三贯。

    诗是好诗,然而字却……

    李素看着自己的字,不由皱起了眉,不争气的字,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难看,必须毁灭证据,打死不承认是自己写的。

    伸出脚,打算把地上的字抹去,身后一道娇脆的声音传来:“别动!我多看几遍。”

    李素没理她,刷刷几下,用鞋底抹平了字迹。

    很好,人生中的瑕疵已抹去,自己又是一个完美无暇的英俊少年。

    “你……你,你这人怎么……”东阳公主跺脚瞪着他。

    李素笑道:“字太难看,远不如本人完美,不完美的东西要除掉。”

    说完李素蹲在河边洗手……很奇怪,用鞋底抹去的字迹,为何要洗手?算了,洗都洗了,洗手和洗澡都是一件很愉悦的事,就当享受吧。

    东阳公主恨恨剜他一眼,却用一根小木棍在原地写了起来,没过多久,李素刚刚的“春风得意马蹄疾”完整重现在沙地上,一字不差。

    东阳公主显然有点小得意,像只天鹅般高傲地扬起了小下巴。

    “又是一绝世好诗,而且我亲眼目睹了作此诗的过程,李素,再作一吧,好不好?”东阳公主软软相求。

    “不好,我马上就是有钱人了,作诗这么庸俗的事情,是有钱人该做的吗?”李素拒绝得很不留情。

    “作诗……庸俗?”东阳公主瞪大了眼睛,露出极度的困惑,不解,李素的话很毁三观,不是说有钱人才庸俗吗?怎么反过来了?

    眼睛眨了眨,李素看着东阳公主,冒出一个主意。

    “你是宫女?”

    东阳公主露出一丝慌乱,掩饰般理了理鬓,道:“啊……对啊。”

    “你们公主喜欢诗吗?”

    “喜欢……吧?”

    “喜欢我作的诗吗?”

    东阳公主俏脸有点红,讷讷道:“我……不知道,兴许,是喜欢的吧。”

    李素的眼睛变得愈明亮有神:“买吗?”

    “啊?买……什么?”

    “买诗吗?刚刚我作的这春风得意马蹄疾,三贯钱卖给公主,以后算是公主自己作的,我毒誓保密。”

    东阳公主吃了一惊,小小的嘴唇张成一个“o”,李素这张突然变得陌生且无耻的嘴脸显然吓到她了。

    李素不高兴了:“说话啊,这表情啥意思?嫌贵了?你自己也说了,这是绝世好诗,真不贵……”

    “你你你……你这个……你简直是斯文败类!诗也能用来买卖么?”东阳公主气得脸都红了,娇躯直哆嗦。

    “没关系,这东西我还有很多,家里盖大房子缺钱呢,先卖几救急。”

    东阳公主快气晕了,抄起手上写字的小木棍朝李素背后抽了一记,然后扭头便跑。

    李素也急了,赶紧朝她背影喊道:“喂,你不买就别拿我的诗跟别人显摆啊,要收钱的!”

    奔跑的倩影忽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跑。

    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李素神情黯然地叹了口气。

    买卖黄了,这种买卖还是不能跟太要脸的人做,李素现在忽然无比想念那位买诗的壮汉,看到他就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长安城,太极宫,甘露殿。

    数十位皇子和公主今日齐聚一堂,神情恭谨地跪坐在各自的矮几后。

    矮几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几位成年男子桌上甚至还有番国进贡的异域美酒。

    白天跟李素闹得不欢而散的东阳公主赫然也在其列,只是她的位置明显离殿中主位很远,远得快到宫殿的门槛边了。

    殿内排的座次很有趣,殿内正中的主位自然是李世民的,旁边是太子李承乾的位置,接下来的左边便是比较得宠的皇子,依次是魏王李泰,晋王李治,吴王李恪等等,右边则全是公主,紧挨着李世民位置而坐的,是毫无争议的晋阳公主,即乳名为兕子的李明达,长孙文德皇后亲出,长孙皇帝去岁逝世,伤心欲绝的李世民感念皇后多年夫妻之情,遂将晋王李治和晋阳公主李明达亲自留在身边抚养教育。

    众皇子公主们纷纷正襟危坐,唯独今年才三岁的晋阳公主李明达却一点也不拘谨,宫女小心在背后搀扶着她,而她肉肉的小手却捏着一只象牙箸筷不停地在矮几碗碟上敲啊敲,出很不和谐的噪音,可其余的皇子公主纷纷向她投以和善的微笑,哪怕再不耐烦也挤出笑容,绝不敢露出半点恼意。

    李明达是父皇手心里的宝贝,真正宠溺到骨子里,哪怕她只有三岁,皇子公主们谁敢欺负她?

    从殿内的座次就可以看得出,李世民虽然是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可他却是一个很失败的父亲,非常失败。

    殿内排座,皇子公主们不按长幼顺序,反而以亲疏而定座次,这个小细节里足可看出李世民对待皇子公主的随意和漫不经心,他对皇子公主们太极端了,喜欢的皇子恨不得每天把他捧在手里,含在嘴里,比如魏王李泰,晋王李治,不喜欢的或是下嫔所出的,只推得远远的,根本看都不看,比如东阳公主。

    ps:还有一更,先吃饭,吃完饭回来继续码字。。。求推荐票!!!